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510章 甚至……摸上了他的皮带卡扣

时间:2018-05-26作者:素时了了

    君玥酒店。

    苏郁跪坐在房间的地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紧紧攥着,眼底泛着发狠的眸光。

    她牙关紧闭,内里几乎发出声响。

    女人在地上摊坐了好久,才打开了手机的通讯录页面,她在搜索框输入重点字,找出一个号码。

    苏郁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好久,最后才下定决心拨了出去。

    电话被人接通的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有些慢。

    她猜不透对方是在忙工作或者……其他的事情。

    但总归,接通了。

    属于男人醇厚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

    只有三个字,给人一种陌生又久违的感觉。

    苏郁抿唇,咽了一口唾液,才开口:“宋……宋时,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

    宋时这两个字落下之后,苏郁一下没忍住就哭了出来:“我……我被人欺负了。”

    那端的男人问道:“在哪?”

    “在君玥酒店,你……过来的时候,帮我带件衣服吧,商场里码数适合的长裙就可以,我一般穿170的号……”

    说到这里,苏郁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收紧,硬着头皮道:“我……我的胸围是34c,内衣按照这个尺寸买就可以……”

    女人的声音里,透着娇羞,一句话越到后面,声音就越小。

    “嗯。”宋时应声。

    只有一个字,苏郁从那语气里判断不出什么喜怒或者……其他情绪。

    电话很快挂断了。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沙发旁坐下。

    ……

    宋时从小背着私生子的名号,行为一向低调,他不是没有心腹,但多疑的性格让他对最亲近的人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所以……为了不落人口舌,他亲自去了商场,给苏郁买她要的东西。

    长裙很好选,他随便进了一家店,大眼一扫,选了个尺码合适的就离开了。

    直到……他进了内衣店。

    看着内衣店五花八门的内衣,男人眉头不可避免地蹙了起来,尤其……店内百分十九十八都是……女人。

    他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宋时的长相其实很出众,因为成长在环境的原因,他长期隐藏压抑自己的情绪,如今……英俊的脸上散发着十足的禁欲气质。

    店员都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看见长的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连过来接待都少了几分勇气,宋时径直走到了一个穿着店员衣服的女销售身边,报了自己要的东西号码。

    那女销售红着脸问:“先生,你要哪个款式。”

    “随便。”

    那销售员出于某种少女心思选了个自己比较喜欢的款式之后,宋时去付钱。

    男人很快离开了内衣店。

    他迈着长腿朝商场的电梯走去,拐角的时候,一个女孩儿慌慌张张地跑着直接撞在了他身上。

    宋时手中的购物袋……掉了。

    那女孩儿顺着东西落地的声音看了过去,忙着道:“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帮男人捡衣服。

    当她看到里面装着黑色的bra时,忍不住偏头打量了宋时一眼。

    男人脸色微沉,透着明显的不悦。

    不过……倒是生得一副好皮相。

    女孩儿起身,把购物袋递向了宋时:“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啊,我赶着去看电影所以有些慌。”

    他看了她一眼,女孩脸上的笑容张扬明艳,像是盛开的向日葵花,杏眸澄澈,不染世俗。

    她说着道歉的话,但是没有丝毫觉得自己错了的愧疚感。

    男人什么都没说,接过衣服后抬脚离开。

    宋时等电梯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先生,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偏头,皱眉盯着那女孩儿,没说话。

    女孩儿笑了笑:“你长得很帅,我看着很喜欢,所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宋时,“……”

    他自然是不会理她的。

    直到……电梯门被打开,他抬脚准备进去的时候,女孩儿挡在他身前:“帅哥,出来混的,连个名字都不敢报吗?”

    “宋时。”

    他话音落下之后,绕过女孩儿进了电梯。

    那女孩看着电梯门关上,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哥,你帮我查个人呗?”

    ……

    君玥酒店。

    苏郁听到敲门声,瞬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抬脚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扯破的衣服,抬手把肩膀处的布料又往下扯了几分,bra的肩带也被她连带着扯了下去,女人胸口的风光若隐若现。

    苏郁这才开了门。

    看见宋时的一瞬间,她眼眶的泪水流了出来,然后自己冲上去抱住了他:“宋时……”

    男人没有任何回应,抬眸扫了眼室内后,把苏郁从自己身上扯开。

    他看着她的脸:“去换衣服。”

    苏郁点点头,拉着宋时进了房间,房门关上之后,她又猛地抱上了男人,双手在他腰间摸索,甚至……摸上了他的皮带卡扣。

    ……

    陆轻歌中午和brody一起在外面吃的饭,饭后brody把她送到陆宅后,说自己要去拜访一个海城的老朋友,就又开着车离开了。

    她一个人进了别墅,整个下午就是吃吃东西看看电影。

    其实……挺无聊的。

    尤其……她一个人待着,又没有在美国时繁忙的工作,不免胡思乱想。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脑子里开始回荡厉憬珩上午对她说的那些话——

    从今天起乃至以后的每一天,陆轻歌这三个字,是我心底分量最重的存在,无人能及,无事可比。

    着实……动听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只觉得心里面好像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酸酸的,又涩涩的。

    陆轻歌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佣人走过去开门,开门声响起的时候,陆轻歌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brody,你的记性有这么差吗,连家里的密码都记不住?”

    她话音刚落下,就听见佣人恭敬地开口:“小姐,有客人过来了。”

    女人一边抬头一边朝玄关处看了过去,狐疑地道:“什么客……”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厉憬珩那张脸就映入了视线。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