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99章 商界盛传,厉氏总裁有一个怪癖

时间:2018-05-24作者:素时了了

    她话落之后,厉憬珩有些无措地摸出了一个烟盒,拿出一支香烟准备点燃的时候,看了一眼聂时郁,征求道:“可以抽烟么?”

    聂诗音,“……”

    她冷不丁地落下两个字:“随便。”

    打火机点火的声音很快在响起,慢慢地有烟味儿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江承御看了厉憬珩一眼,道:“憬珩,话问完了,不如我们走吧?大晚的一直在这里打扰人家诗音不合适。”

    男人看了江承御一眼,没说话。

    江承御,“……”

    紧接着,厉憬珩取下叼在口中的香烟,用指尖弹了弹烟灰后,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歌儿什么时候离开海城的?”

    “一周之前。”

    “国内还是国外?”

    聂诗音,“……”

    得寸进尺么?

    她没吭声了。

    厉憬珩抬眼,看着她道:“聂小姐,国内还是国外,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聂诗音有些无奈,她心平气和地反问:“我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呢?”

    他像是喃喃自语般:“歌儿从来没出过国,我担心她孤身一人去国外会不习惯。”

    “你该担心她的时候不担心,现在来事后诸葛亮有用吗?”聂诗音忍不住嘲讽了句。

    男人也不在意,只是重复自己的问题:“聂小姐,告诉我,让我心里大概有个数,谢了。”

    也许是这男人太能纠结了,聂诗音最后还是开了口:“她在国外。”

    话音落下之后,她立刻补充:“不过厉总,你不用担心什么,她就算没出过国,但也是个成年人,现在手机地图什么的功能齐全很好用,她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我知道了,多谢。”

    话音落下之后,厉憬珩把剩下的半截香烟按灭在了烟灰缸里,起身,抬脚朝玄关处走去。

    聂诗音看着他打开了门,不免又最后开口提醒了句:“厉总,歌儿不希望你找她,如果你爱她,或者还顾念你们之前的一点点情分,就如了她的愿。”

    回应她的是男人的沉默。

    江承御这会儿也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咳一声看着聂诗音道:“诗音,我也走了?”

    聂诗音白了他一眼:“以后给我打电话,记得永远开免提。”

    江承御,“……”

    男人眼底掠过薄薄的笑意:“我错了,别生气,嗯?”

    聂诗音抿唇,指了指玄关处的位置:“离开我家。”

    江承御抬脚,走到她身边,在女人猝不及防之际按住她的后脑勺,薄唇覆上她的唇瓣轻吻了下,离开之后,笑道:“晚安。”

    聂诗音气恼,抬脚就要踢他,可男人已经抢先一步退到她五米之外的位置,唇角笑意玩味:“早点睡觉。”

    ……

    海湾别苑。

    次卧内,厉憬珩左手拿着那枚陆轻歌留下的戒指,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它,脑海里放映的……是陆轻歌的一瞥一笑。

    她的音容笑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深深烙印在他脑海里了,不用刻意去想就会随时出现。

    男人右手指间夹着名贵香烟,他眼神迷离,脸色暗沉,整个人像是中了蛊一般。

    偶尔,他会抬眸瞥一眼次卧的床。

    那个……他前妻一年之内接触最多的地方。

    大概凌晨一点左右,厉憬珩熄灭烟头,起身去了次卧的浴室,他洗完澡之后,直接睡在了次卧。

    床上似乎还可以隐约闻到女人残留的气味,他头靠着枕头,直接将被子拉过头顶。

    ……

    第二天。

    厉憬珩睁开眼睛的时候,下意识打量下周身的环境,他突然就认清了一个事实——

    他的歌儿走了。

    男人抬手按着眉心,消化完这个消息之后,他还是起了床,然后洗漱下楼。

    厉憬珩吃早餐的时候拨出去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了。

    男人开**代道:“北郊监狱关着一个叫孙明诚的犯人,派人盯着他,一举一动,有必要的话,买通狱警以及他住在一起的几个犯人。”

    “是,厉总。”

    “有任何异常随时通知我。”

    “明白。”

    早餐后,厉憬珩去了厉氏。

    这一路上,每逢红灯路口,他都忍不住瞥一眼副驾驶的位置。

    可每一次,都是空空如也。

    有时候,绿灯亮了男人还在失神,直到后面的车辆响起阵阵鸣笛声,他才重新将车子驶出去。

    ……

    厉氏地下停车场。

    厉憬珩下车的时候,刚好碰见从另一车车上下来的苏郁,她身体已经全部康复,整个人容光焕发,看见厉憬珩,她走过来和他打招呼。

    男人态度淡漠,但似乎……并没对她的好心情产生丝毫影响。

    电梯口,苏郁很识相地上了员工电梯,她看着厉憬珩走进另一台电梯,看着他关上电梯门,然后自己也笑着按键关门,保持和他动作同步。

    而且,苏郁的工作状态比之前,好了太多。

    ……

    晚上。

    厉憬珩回到海湾别苑,吃过饭就又进了次卧。

    不大不小的空间,只要是陆轻歌用过的东西,他都格外怜惜,连看它们的眼神都不一样。

    厉憬珩交代云婶……

    以后次卧的床单被褥她都不用再碰,需要清洗他会自己动手。

    自那以后,整个海城只有云婶知道——

    海湾别苑的最大的主卧一直空着,她家先生夜夜睡在那个前任厉太太睡过的次卧。

    而商界盛传,厉氏总裁有一个怪癖。

    每次不管出席任何商业活动,他下车的时候,永远是从副驾驶下来的。

    而后座最尊贵的位置,坐着的人却是身份地位都低于他的人。

    有一次,不懂规矩的合作商,在谈完合作后兴高采烈地跑到后座替厉憬珩打开了车门,男人看他一眼,眸低笑意不明,紧接着他收回视线,亲自动手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那场合作最后以失败告终。

    而……整个海城再也没人敢和那家企业谈合作。

    厉憬珩——

    他笑的比之前更少,为人比之前更凉薄。

    但是——

    没有人知道,他高价聘请了一名恋爱咨询师,每周周末都会在海城的高档会所跟他碰面将近两个小时,咨询的……都是一些恋爱中的情商问题。

    比如……如何博取一个女人的倾心。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