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98章 当时有个女孩儿救了你,有印象吗?

时间:2018-05-24作者:素时了了

    江承御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后,总感觉哪里不对,也起身离开了。

    ……

    厉憬珩开车去了聂宅。

    这一路上,他的车速前所未有的快。

    陆轻歌走了?!

    他完全不想接受这个现实,甚至潜意识里不去相信。

    因为,男人隐隐觉得,如果她真的走了,那一定是为了躲开他。

    他不免想起,当时陆轻歌说的让他一个月不要出现在她视线之内,现在……不正是一个月么?

    所以……他早就计划好了么?

    男人的眸子暗沉到可怕!

    当古斯特停在聂宅的时候,厉憬珩很快下了车,抬脚进去按下门铃。

    过来开门的是冯叔。

    厉憬珩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进了客厅,扫视了周围一圈之后,才看向冯叔道:“聂诗音呢?”

    冯叔第一次看到这么失控的厉憬珩,有些犹豫着要不要说。

    很快,二楼处响起了聂诗音的声音:“厉总,大半夜的,你一个男人跑到我家,合适吗?”

    他抬头,看见站在二楼处的聂诗音,抬脚了了楼,直到站在女人身前的时候,他才克制着自己内心的冲动,薄唇张合道:“歌儿,去哪了?”

    “我不知道。”

    男人轻嗤:“呵——”

    聂诗音,”……“

    他轻嗤之后很快开口了:“聂小姐,只有你知道歌儿走了,现在你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去了哪?”

    聂诗音无视他的愤怒,甚至还露出了几分笑容:“对啊,我知道她走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难道不可以吗?”

    厉憬珩抬手扶额,只觉得烦躁的厉害。

    楼下的门铃又响了,冯叔过去开了门。

    来人……是江承御。

    二楼,两个人丝毫没有在意楼下的动静,完全就是针锋相对的态势。

    厉憬珩盯着聂诗音,黑眸里泛出狠厉的光芒,满口警告意味:“告诉我她去了哪,否则,我不保证自己不会对聂氏动手。”

    聂诗音,“……”

    她会怕他么?!

    女人轻笑,看着他道:“厉总,我不是和歌儿一样谁想捏就捏一下的软柿子,所以你的要挟在我这里无效,我不买账,我不知道她在哪就是不知道,别说聂氏,你就是现在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知道她在哪。”

    言语于此,她嗓音清冷地盯着男人,又补充道:“如果你想搞垮聂氏,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厉总是有多大的能耐?”

    江承御刚进门就听见了两个人这种你死我活的沟通言语,忙着上了楼,他抬手把聂诗音拉到了身后,看见厉憬珩道:“憬珩,你冷静点,你找诗音是干什么的,吵架还是问陆小姐行踪?”

    被江承御拉到身后的女人狠狠地摔开了他的手,并剜了他一眼。

    男人皱眉,也没说什么。

    ……

    十分钟后,聂宅楼下的客厅。

    佣人分别给厉憬珩和江承御倒了茶,聂诗音坐在他们对面,但谁也没有开口。

    江承御看看两人,轻咳一声之后,端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之后,放下,而后看着厉憬珩开口了:“憬珩,想说什么,心平气和地谈。”

    男人扫了他一眼,后者眉头微挑。

    然后……厉憬珩把视线落在了聂诗音身上,薄唇张合:“聂小姐,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聂诗音,“……”

    她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男人道:“在这等着。”

    语罢就上了楼,三分钟后,聂诗音下楼,走到沙发出之后,在男人跟前的茶几上放下一枚戒指,又抬脚走到自己原本的位置坐下:“厉总,这枚戒指是歌儿走之前让我还给你的。”

    厉憬珩浓眉微皱,脸色暗沉的不像话。

    他盯着那枚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的钻戒,脑海里不自觉响起她之前说过的话——

    厉憬珩,如果有一天我们离婚了,我会把你的戒指还给你,你把诗音送我的手链也还给我。

    他忍不住想,是不是从那时候起,她就已经坚定了离开他的决心?!

    男人缓缓抬手,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钻戒,盯着看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她走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

    聂诗音许是还在为厉憬珩刚才的态度生气,所以语调极其清冷。

    厉憬珩现在不在乎她的态度,只遵循着自己的意愿,所以再次开口了:“聂小姐,你就算不说,我也会去找她,国内国外,只要我下定决心找,总有找到的那天。”

    “你不用去找她,该出现的时候她自然会出现。”

    “她什么时候出现?”

    “我怎么知道?!”

    厉憬珩皱眉,脸色越来越难看,颇有要动手的架势,即便……聂诗音是个女人。

    但他并没有真的冲动到动手。

    江承御看了聂诗音一眼,和颜悦色地道:“那个……诗音,憬珩他也是心急,你就多和他说点,让他死心或者放心,这样你们也不用大半夜就这么坐在这里僵持了,嗯?”

    聂诗音虽然生气,但很理智。

    江承御这话……没错。

    所以,她把视线落在了厉憬珩脸上,语气也缓和了几分:“厉总,你四年前遭遇过一起绑架案,还记得吗?”

    男人淡声开口:“嗯,记得。”

    聂诗音又问:“当时有个女孩儿救了你,有印象吗?”

    他如实道:“有,但一直不知道是谁。”

    “那个女孩儿,就是你的前妻陆轻歌。而她的养父陆牧,就是死在了当年绑架你的那个绑架犯手中,这样,你还要去找她吗?”

    厉憬珩瞳孔骤缩,连带着身体都瞬间僵硬了起来。

    男人宽厚的手掌,也在这一刻握成了拳,眸中是前所未有的震惊。

    后者再次开口了:“歌儿为了你,中了一枪,又因为你遭遇报复,养她多年的父亲在出狱前一天就那么被杀害了,你说都这样了,你找她还有什么意思?她会愿意见你吗?”

    聂诗音看着厉憬珩痛苦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歌儿并不想让你找她,而且……她如果想见你早晚会出现的,她不在海城的这段时间,你们两个都好好地冷静冷静也未尝不是好事。”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