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97章 他杀害陆叔叔的事另有隐情?

时间:2018-05-24作者:素时了了

    聂诗音看着陆轻歌,眸低掠过复杂又难以言说的情绪。

    这样的问题,她自然是不会回答的。

    两个人相对沉默地坐了会儿,陆轻歌才偏头对着聂诗音再次开口:“诗音,我打算这周去美国了。”

    “好,到时候我去机场送你。”

    陆轻歌又低声道:“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你说。”

    “我奶奶在阜山养老院,你能不能每个月抽一次时间去看看她?”

    聂诗音点点头:“没问题。”

    话落之后,她又看向陆轻歌:“歌儿,你的情绪……真的没事了吗?”

    陆轻歌对上她的视线,抿唇之后,淡声开口:“还是很难过,但又不能不接受现实,而且……即便孙明诚认罪了,我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比如……如果孙明诚真的和我养父关系好,那应该早就知道我和我养父的关系了,为什么会在我养父出狱的前一晚才动手?”

    聂诗音被她说的浑身发毛,看着她到:“歌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情绪不好就想的多吧,尤其孙明诚还主动认罪,那么配合警察的工作,他应该是早就料到,这样以来就不用被判处死刑了,反正在监狱里过了四年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方式,也许……一辈子也不不是不可以接受。”

    “你的意思是……他杀害陆叔叔的事另有隐情?”

    陆轻歌抬手抓了抓头发:“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

    聂诗音叹了一口气,也没再说什么了。

    ……

    当晚,陆轻歌给teresa打了电话,说了她和厉憬珩离婚的事情,以及……去美国的打算。

    teresa问了个大概,很耐心地宽慰了她几句。

    机票订在了后天上午,十点的航班。

    第二天,陆轻歌去了阜山养老院,她没有告诉陆奶奶陆牧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离婚的事情。

    只是说,因为工作原因忙,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过来看她了。

    陆奶奶自然没有怪她什么。

    当天下午,陆轻歌接到了苏郁的电话。

    看着来电显示的时候陆轻歌已经累的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了,接了电话直接道:“我和厉憬珩已经离婚了,照片你可以处理了,或者你就那么留着自己欣赏。”

    “我知道你们离婚了。”

    她冷嗤:“是么?”

    “对啊。”

    陆轻歌淡淡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挂了。”

    “陆小姐,我听说你养父被孙明诚杀了,节哀顺变。”

    陆轻歌的瞳孔骤缩:“你听谁说的?”

    苏郁突然就结巴了:“我……我听憬珩说的啊,还能有谁?”

    呵——

    也是,厉憬珩和苏郁的关系,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她没再和苏郁废话,直接收了线。

    ……

    第二天。

    聂诗音去送陆轻歌,两个人在机场说了些好朋友分别之前该说的话,也没有其他特别的,陆轻歌进安检之前,两个人互相拥抱了下。

    过安检的时候,所有的金属物品都要放在收纳筐里,陆轻歌被工作人员提醒她手上的那个钻戒需要取掉。

    经过这么一提醒,陆轻歌直接转身,越过排队的人群跑到了聂诗音面前,她把戒指塞给了聂诗音:“如果有机会见到厉憬珩,帮我把这个戒指还给他。”

    聂诗音点点头:“好。”

    陆轻歌又交代道:“别告诉他我去了哪。”

    她笑着应声:“嗯,放心吧。”

    ……

    陆轻歌就这么走了。

    海城的一切对她来说,暂时画上了句号。

    厉憬珩大概是真的一直在自我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让陆轻歌对她的态度变化那么大。

    这反思期间,他没敢再去打扰她。

    甚至……不知道她其实已经离开了海城。

    直到一周之后。

    厉憬珩叫了江承御和萧硕,去了酒吧。

    包厢里。

    萧硕看了厉憬珩一眼,打趣道:“憬珩,这可是你第一次主动找我们出来,怎么回事?”

    男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而是……把视线落在了江承御身上,假装很随意地问了句:“最近有没有歌儿的消息,她怎么样了?”

    江承御想了下,才道:“好像很久没见了。”

    “打电话问问聂诗音。”

    江承御,“……”

    他本来已经厉憬珩只是随口一问,他也只是随口一答,没想到他会提出让他打电话问聂诗音。

    男人不免笑了下:“你找我们,不会就是为了给自己和合理合适的机会打听陆小姐的消息吧?”

    厉憬珩没有回答,直接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打电话问。”

    江承御,“……”

    他看了萧硕一眼,萧硕耸耸肩:“我是觉得,我可能在聂小姐面前没什么存在感了,她遇事找你不找我,真是每次想起来都让人觉得倍感心寒。”

    江承御轻嗤,心底又带着几抹不动声色愉悦。

    许是因为心情好,他真的给聂诗音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什么事?”

    “在忙什么?”

    “现在难道不是晚饭时间,我自然在家吃饭啊?”

    “嗯,最近没见陆小姐,她情况还好吧。”

    江承御这句话落之后,按了免提键,便于厉憬珩第一时间知道陆轻歌的消息,他也省的重复。

    聂诗音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她离开海城了。”

    厉憬珩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就变了,立马开口问了句:“去哪了?”

    聂诗音一听是厉憬珩的声音,瞬间意识到江承御给她打电话开了免提……

    给她打电话居然开免提?!

    “江承御!”

    她喊他的名字,毫不避讳地透着一股警告的意味。

    而且……话音落下之后,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

    包厢里安静了两秒。

    然后首先响起的是……萧硕幸灾乐祸的笑声。

    江承御,“……”

    厉憬珩脸色很冷,看着江承御道:“聂诗音现在在哪?”

    江承御,“……”

    他其实挺不想说的,毕竟聂诗音都生气了。

    但看着厉憬珩焦急的模样,还是做了个舍己为人的选择:“在聂宅,吃晚饭。”

    他话音刚落,男人直接站了起来,一句话不说开门走了。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