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96章 否则,我就撞死在你面前

时间:2018-05-24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这句话落下之后,就抬脚上了楼。

    卧室门口,他突然顿住了脚步,眸低全是犹豫的神色,因为想起了当初的一个月之约。

    虽然说现在情况特殊,但以他对陆轻歌的了解,她对看见他应该并没有多大的期待。

    不过当下的情况,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只是……会有些担心遭到她更为深刻的厌恶和反感,这样一来,他大半个月的等待和忍耐将会前功尽弃。

    厉憬珩很少有这样的犹豫和不自信。

    然而再纠结,他还是选择了推门而入。

    男人进去的时候,陆轻歌还维持着聂诗音离开时候的样子,双眼闭着,整个人处在一种紧绷的状态,看她躺着的姿势就很容易分辨。

    厉憬珩一步一步走到了她旁边,盯着她看了会儿,才温声开口:“歌儿……”

    男人话音刚落下,陆轻歌几乎瞬间就睁开眼眼睛。

    她偏头,准确无误地对上了厉憬珩的视线。

    那一瞬间——

    女人隐没了半周的眼泪一毫无预料地掉了下来,但情绪却比之前更甚,因为除了掉眼泪,她还控制不住地发出抽泣的声音,连带着浑身颤抖的反应。

    其实从他进去的时候,陆轻歌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但是她不想睁眼面对,但男人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直到最后看见他,情绪再也遏制不住地爆发……

    她没有和厉憬珩说话,没有谩骂没有指责,更没有给他一个事实真相。

    她只是转过身背对着男人,把自己的哭声压的越来越低,并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忍不住颤抖的身体。

    陆轻歌……咬着牙在忍。

    这样的状况让厉憬珩茫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开口安慰些什么?

    还是说……安慰只会显得更加捉襟见肘?!

    男人薄唇几度张合,才终于下定决心稍稍俯下身去,以一种安慰的姿态握住了她的肩膀:“会过去的,别太难过,嗯?”

    陆轻歌手臂抬起,拒开了他,带着浓浓的鼻音道:“你出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歌儿,我担心你。”

    她克制着自己,尽量平和的开口:“再也没有谁的担心比你的更多余了。”

    这句话落下之后,换来的是男人的沉默。

    陆轻歌深呼吸,语气不由得重了几分:“你走吧,我死不了!”

    这个时候,厉憬珩自然不会再开口和她理论什么,但是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陆轻歌虽然背对着男人,但没有一丁点的脚步声代表了什么,不言而喻。

    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抬手抹去眼泪之后,掀开被子下床走到门口打开了卧室的门,冷声道:“出去。”

    这是对着谁说的再清楚不过了。

    厉憬珩还是抬脚走了过去,走到玄关处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女人满是泪痕的脸,眸低掠过心疼如斯的情绪。

    然后脚步就这么顿住了。

    陆轻歌偏头看着外面,再次冷声开口:“出去。”

    男人抬脚,出了卧室门,就没再动了。

    陆轻歌,“……”

    她微微仰脸,控制住那些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然后抬手拽着厉憬珩,也不看他,直接快步往楼下走去。

    经过聂诗音和江承御的时候,陆轻歌也没有偏头去看,她直接把厉憬珩拉到了玄关处,然后抬手打开了门,又把他推了出去。

    厉憬珩任由她的动作。

    直到……他彻底出去。

    陆轻歌用有些湿润的眼睛看着男人,凉凉地警告:“厉憬珩,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踏进这栋别墅半步,否则,我就撞死在你面前。”

    她话音落下之后,紧接着是“啪”地一声,门被摔上了!

    没有人看得到门外的男人是怎么样的表情……和心情。

    陆轻歌折回别墅的时候,走到了沙发处。

    江承御和聂诗音已经站了起来。

    陆轻歌的视线从江承御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聂诗音脸上,她暂时没说话,但整个人看上去又像是有话要说。

    似乎……在酝酿着要怎么对两个人开口。

    聂诗音许是看了刚才她对厉憬珩的态度,不免有些心虚。

    她往陆轻歌身边走了两步,拉起了她的手:“歌儿,我不该把厉憬珩找来,对不起。”

    陆轻歌抿唇,看着她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他的确该来。”

    聂诗音不懂她话里的意思,轻叹一声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她失去过亲人,所以比谁都懂她的感受。

    陪伴远比言语上的安慰更重要。

    陆轻歌很快看向了江承御,她松开了聂诗音的手,直接弯身向江承御鞠了一躬,红唇张合:“江先生,谢谢这段时间以来你对我的帮助,我知道你是看在诗音的面子上,但还是谢谢。”

    江承御轻咳一声,微微挑眉看了聂诗音一眼,然后勉强露出几分笑容,对着陆轻歌道:“不会。”

    她抿唇,对上他的视线:“我已经没事了,江先生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

    男人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好,我先走了。”

    语罢,他对着聂诗音摆了摆手,然后又指了指玄关处,抬脚离开了。

    他走之后,聂诗音又拉着陆轻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歌儿,你还好吗?”

    陆轻歌平复了呼吸,低着头淡声开口:“没有太差。”

    话音落下之后,她又喃喃道:“看见厉憬珩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该清醒了,所以才说他的确该来。”

    聂诗音皱眉:“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女人再次掀起眼皮,对上聂诗音的视线:“你知道我养父为什么会死吗?”

    虽然说厉憬珩查了,但是查的只是个表象,并没有原因。

    所以聂诗音摇了摇头。

    陆轻歌扯唇:“四年前我受枪伤救了的那个人是厉憬珩,当时的绑架案主犯叫孙明诚,他在监狱里主动承认,是因为知道陆牧是我养父,才在他刑满释放的前一晚,动手杀了他。”

    聂诗音,“……”

    她彻底愣住了,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陆轻歌又自嘲般道:“我因为多管闲事,不但自己中了一枪,还害的我养父送了命。你说厉憬珩是不是我的灾星?”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