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94章 来吧,这章很劲爆

时间:2018-05-24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原本把属于厉憬珩的那份早餐递给他之后就开始吃东西了,但听着他的话,她吃东西的动作突然就停了下来。

    她不是没有感情的生物。

    夫妻一年,两个人之间也不算没有一点点的美好可言。

    所以,他偶尔的话,虽然她不多做回应,但并不代表没有在她心底激起一点点的涟漪。

    三五秒左右,陆轻歌什么都没说,就又继续吃东西了。

    男人的声音适时又响了起来:“虽说后来云婶过去了,但有时候我还是挺想念你下厨做的东西,只不过有时候是怕你累没让你做,有时候又怕得罪你不敢开口说。”

    陆轻歌,“……”

    男人又道:“歌儿,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他说动了,随口就应了句:“什么问题?”

    “我在你心里……真的一丁点位置都没有了吗?”

    陆轻歌淡声开口:“不至于。”

    闻言,厉憬珩的眸子似乎突然亮了几分。

    他准备再说什么时候,陆轻歌开口补充了:“结婚一年,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是拿你当丈夫来对待和相处,虽然说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失望,但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整整一年,不至于离婚第二天就把所有的记忆都抹掉的一干二净。”

    厉憬珩,“……”

    他嘴角动了动,终是没再说什么了,开始慢条斯理地吃东西。

    今天之前的最后一顿早餐。

    早餐之后,厉憬珩看起来没有主动要离开别墅的打算,陆轻歌只好开口催他:“你该走了。”

    他看着她,薄唇张合:“你不去上班?”

    她淡声回应:“暂时不去,你走吧。”

    “打算休息多久?”

    陆轻歌掀起眼皮看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再问下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立刻翻脸。”

    他点点头,自嘲般笑了下。

    不过随即,男人换上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她道:“歌儿,有件事需要拜托你,和厉氏有关的。”

    因为他态度明显的转变,陆轻歌狐疑地开口问道:“什么?”

    他薄唇张合:“厉氏和罗氏还在进程跨境电商产业园建设的项目,对方选择合作方要求很高,这段时间,厉氏不适合闹出什么不好的新闻,所以我们离婚的事情,希望你暂时不要对外公布。”

    “你放心,只要你不来打扰我,我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公布什么离婚的消息,更何况,我也不是公众人物。”

    厉憬珩,“……”

    他没说话,也没有动静。

    陆轻歌站了起来,朝着玄关处的方向伸手示意他离开,还开口提醒道:“厉先生,你的话如果说完了,按现在也该走了,按照你说的,一个月之内别再出现我眼前。”

    男人顺着她的手臂的方向扫了一眼,起身走到女人面前:“一个月之后,就可以么?”

    此刻,他并不不知道,一个月之后她就会离开海城了。

    陆轻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波澜不惊地道:“随便。”

    他唇角微动:“嗯,一个月后见。”

    陆轻歌,“……”

    厉憬珩深深看了她一眼,原本是有点想要抱一抱她的冲动的,但是看着她一脸寡淡的表情,他最后还是放弃了。

    男人很快抬脚离开了别墅。

    直到关门声响起,陆轻歌才舒了一口气,扭过头朝着玄关处看了过去。

    什么……都看不见了。

    ……

    厉憬珩终于说话算话了一次。

    半个月过去了,他都没有再出现在陆轻歌眼前,反而……让她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是她很努力地去适应这种不习惯。

    时间就这么过着。

    陆轻歌偶尔会在电视上看到有关厉氏的新闻,那些画面里没有厉憬珩,但是他的名字被主持人提及的频率却很高。

    而且,跨境电商产业园建设的项目最后还是被厉氏拿下了。

    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陆轻歌嘴角不自觉浮现一丝笑容。

    等她发觉的时候,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她笑……应该是因为自己现在也算是持有厉氏股份的股东吧,毕竟……公司赚钱了,她也会跟着赚到不小的一笔。

    陆牧出狱的前一天,陆轻歌把别墅从里到外打扫了一边,又去超市买了很多新鲜食材。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起了床,开车去了北郊监狱。

    陆轻歌站在外面满怀期待地等着,然后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滑动接听:“你好,哪位?”

    “陆轻歌小姐吗?”

    她一边看着监狱的大门,一边开口应声:“对,我是。”

    “这里是海城北郊监狱,您父亲出事了。”

    陆轻歌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停止流动了。

    她声音不可避免地颤抖着:“出……出什么事了?”

    “他遭人杀害,去世了。”

    嗒——

    陆轻歌的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

    ……

    陆轻歌目光呆滞地坐在凳子上。

    她面前坐着的狱警道:“陆小姐,您的养父陆牧先生是在昨天晚上被人杀害的,动手的人是和他关在同一个地方的绑架犯,今天一早我们才发现,很抱歉。”

    她不受控制地哭着道:“那个绑架犯叫什么?”

    “罪犯孙明诚,据我们了解,这个孙明诚,在陆牧先生服刑一年内,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应该算的上的是……朋友。”

    陆轻歌哭的撕心裂肺,盯着面前的男人问道:“那他为什么要害死我爸?!”

    狱警明显有些为难:“抱歉,这个……原因目前还没有查明。”

    陆轻歌哭了好久,但是有些事她还是不得不面对。

    ……

    为了分析孙明诚的杀人动机,警察把他三年前绑架案的资料拿给了陆轻歌看。

    陆轻歌在资料上发现了那个杀害自己养父的绑架犯……

    居然是她三年前报警举报的那个人。

    所以……

    她为了救别人把孙明诚送进了监狱,而孙明诚为了报复杀死了她的养父?

    太荒唐了,她完全不能接受。

    最悲哀的事情是,陆轻歌还在资料上的某一栏看见了那起绑架案的受害人——

    他的名字叫……厉憬珩。

    ————

    求月票,今日万更结束。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