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18章 她慌慌张张地落下两个字:“别走。”

时间:2018-05-09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的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掉了下来。

    她死死地咬着唇,逼着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或者叫出声。

    女人的眼睛瞪得很大,死死盯着自己的膝盖下面的位置,她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只是这个姿势眼神就那么落在了那个地方。

    她双手紧紧攥着,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地颤栗起来。

    恐惧感是最让人无力的东西。

    你无法和它单打独斗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等着它蔓延到浑身上下四肢百骸。

    陆轻歌承认,这一刻她是怕的,怕到了极限。

    卧室门被人推开了——

    陆轻歌控制着自己的战栗,下意识地朝着玄关处的位置看去,那一刻,她心底是动了念头的,希望厉憬珩出来,哪怕他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让她看着,她的恐惧感都会消失那么一点点。

    有人说心诚则灵。

    所以这一刻,她真的看见了厉憬珩站在门口的画面。

    厉憬珩脸上好像有几分紧张,自推开门之后,他就一直盯着陆轻歌看,直到女人的视线对上了他的目光,他才松开门把,迈着长腿走了进来。

    男人在床边停下,躬身把女人抱在了怀里,俊脸贴在她的头发上,大掌拍着她的肩膀:“没事了,别怕。”

    陆轻歌的眼泪比刚才一个人听见打雷的时候更加汹涌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是因为这样的天气让她想到了自己逝去多年的父母?

    还是因为想起了自己怀孕三月还没成型就已经被流掉的孩子?

    又或者……是因为看到了男人眼底的疼惜,感受到了他的担忧和小心翼翼?!

    除了眼泪在汹涌和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抱着她的男人大概猜到她哭了,松开了女人的肩膀,想要起身去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但是他刚要离开的时候,女人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身,沙哑的嗓音带着几分恐惧,慌慌张张地落下两个字:“别走。”

    她环着男人精瘦的腰,一张小脸埋在他胸口,鼻涕眼泪浸湿了男人高档的定制衬衫。

    厉憬珩摸着她的脑袋,眸低溢出心疼如斯的情绪:“不走,我整晚都会在这里陪着你。”

    雷声并没有持续多久,除了起初的几声之外,就再也没有响起过了。

    陆轻歌靠在男人的胸口,不知道哭了多久。

    到后来兴许是累了,不知不觉中直接在男人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厉憬珩帮女人换了睡衣,抱着她在床上躺下,然后自己连衣服都没有去换,就那么在她身侧躺了下来。

    他抬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黑眸盯着女人布满泪痕的脸蛋,只觉一颗心被揪得难受。

    一整夜就这么过去了。

    ……

    第二天。

    海湾别苑外面吹着微风,地上还是湿湿的痕迹。

    室内二楼的次卧内,陆轻歌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身边躺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

    她红唇微张,几次想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昨晚她很清醒,所以发生了什么记得一清二楚。

    厉憬珩眼睛还闭着的时候,无意识地抬手按了按眉心,然后睁开了眼睛,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躺在自己身侧的女人。

    四目相对。

    对视不过三秒,陆轻歌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男人道:“我去洗澡。”

    说完,她就下了床。

    厉憬珩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浴室门被关上才收了视线。

    她刚才的神色,似乎没有和昨晚之前有什么区别。

    当然……他虽然在次卧里陪了她一整夜,但并没有奢望因此她就会彻底原谅他。

    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久而久之……才能发生质的变化。

    厉憬珩从很快起了床,打电话交代杨震买早餐过来之后,去了主卧洗澡换衣服。

    ……

    半个小时后。

    海湾别苑的餐厅,两个人相对而坐。

    陆轻歌安安静静地吃完了这一顿杨震送来的早餐,吃饭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吃东西的动作和以往比起来也慢了很多,像是有心事一般。

    厉憬珩看着她的样子,薄唇动了动:“歌儿,你不用纠结该怎么面对我,如果你还没打算原谅,那就继续用之前的态度对我,我很清楚是我活该,再者,昨晚那样的情况,我没有不管你的理由,是我自愿,你不需要有什么精神压力,我也没有非要在那件事中得到些什么。”

    听完男人自述的这些话,陆轻歌握着餐具的手越来越紧。

    她默不作声地吃完了自己的饭,放下餐具的一瞬间,抬眼看向了厉憬珩,眼神里是一派坦荡:“昨晚谢谢你。”

    他看着她,配合地落下三个字:“不客气。”

    她的早餐吃好了,但是厉憬珩的没有。

    不过……陆轻歌也没有坐在那里等着男人吃完,她很快站了起来,对着厉憬珩道:“今天周末,我去聂宅找诗音,晚上会回来给你做饭。”

    男人盯着陆轻歌看了一会儿,薄唇勾出几分笑意,很温和的那种,然后他沉稳的嗓音响了起来:“歌儿,如果你想和聂诗音待在一起,周末两天可以都住在聂宅,当然,如果你想回来,我更乐意。”

    陆轻歌微愣,她彻底惊讶了。

    厉憬珩这是第一次主动让她在外面住,之前……从来没有过。

    她看着男人,红唇微动:“好,那我周日晚上回来。”

    厉憬珩眸光微动,然后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嗯,周日提前给杨震打电话,让他去接你。”

    “知道了。”

    陆轻歌落下这三个字之后,起身离开了餐厅。

    女人现实上楼拿了东西,然后才离开了别墅。

    坐在餐厅里的厉憬珩,他的那份早餐还没有吃完。

    其实是……食不下咽。

    有些话,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心里,并不是那么期望的。

    他不过是想让她对自己的厌烦减轻一点点,所以想法设法地顺着她的喜好说一些话,允许她做一些更符合自己意愿的事情。

    但……周末她去见朋友了。

    他就成了……孤家寡人。

    偌大的海湾别苑,此刻只觉空荡荡地厉害。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