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09章 太太,不好了,先生他发烧了

时间:2018-05-03作者:素时了了

    女人杏眸动了下,犹豫之后,还是看着他勉强提醒了一句:“厉憬珩,你……你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男人理所当然地道:“把医药箱拿过来,重新给我包扎。”

    “我不会。”她果断拒绝。

    他抬眸瞥了她一眼:“我教你。”

    陆轻歌抿唇:“你自己去医院看吧,我不会给你包扎。”

    “这是新伤口,处理不及时会感染,你让我跑到医院,是打算让它更严重么?”

    “那是你的事。”

    陆轻歌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以前貌似都是厉先生的台词呢。

    她抿唇,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男人在她身后开口:“歌儿,云婶今天休息不在别墅,你如果不给我包扎伤口,那就让它一直流血吧,等到感染之后再扯出点什么发烧之类的,我就住院,你也别上班了,只去医院照顾我就可以了。”

    陆轻歌,“……”

    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这些变态的理论都是怎么形成的?!

    真是让人长见识啊!

    她想着这些的时候,脚步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止。

    只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听见男人唇齿之间传来了一声痛苦的低吼。

    陆轻歌不为所动,直到上了楼,往次卧进的时候,才偷偷朝楼下瞄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恰好对上了男人看过来的视线。

    而她看到——

    厉憬珩把原本包扎好的纱布扯开了,血液好像沿着伤口开始一点点地往外溢。

    陆轻歌,“……”

    想自残……那就自残吧。

    ……

    陆轻歌回到次卧之后,拿着手机刷了会儿新闻之后,直接就去睡午觉了。

    可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不可避免地出现进卧室之前看到的画面。

    那男人的伤口流血了,而且……他还把纱布揭开,就那么让伤口**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大概真的会出事吧。

    一方面,她心软想去看看。

    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因为这个就让厉憬珩以为自己原谅他了。

    她没有那么不长记性。

    不知道想了多久。

    陆轻歌慢慢睡着了。

    许是太累了,她这一觉睡的很沉,时间也长。

    ……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轻歌迷迷糊糊地听见了次卧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她睁开眼睛,瞥了一样玄关处的方向,有气无力地问了句:“怎么了?”

    “太太,不好了,先生他发烧了,在楼下的沙发上躺着,额头上还有伤口,您快出来看看吧。”

    陆轻歌脑袋稍微清晰了点。

    她抿唇,想了数秒之后,道:“让他去医院吧,我也不是医生,看也没什么作用。”

    “可是先生好像发烧很严重,一个人去不了医院,这……我也扶不动他啊。”

    陆轻歌,“……”

    不管怎么样,说到最后都是她的事情就对了。

    陆轻歌从床上起来,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她看见云婶一脸焦急地重复:“太太,先生发烧好像很严重,您赶紧下去看看,是带他去医院还是怎么?”

    陆轻歌点头,然后抬脚下了楼。

    厉憬珩还在中午的那个位置躺着,脸色很差,额头上的伤口一眼看上去就能分辨出是加重了,她皱眉,抬手朝他额头摸了过去,当然避开了男人那伤疤。

    烫的厉害。

    这一刻,她心底已经没了慌乱和不安,只觉得这男人可真是有魄力,居然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明明好好养两天就会好的差不多,现在呢?!

    不作不死。

    ……

    陆轻歌最后联系杨震把厉憬珩送到了医院。

    她本来不打算去的,但是杨震面色为难地看着他,说什么照顾人这种事情他一个粗人不合适,云婶又说自己年纪大了也不方便。

    最后……陆轻歌还是跟着去了。

    医生给厉憬珩打了退烧针,又把他那伤口给重新处理了一遍。

    都弄好之后,穿着白大马褂的医生看着陆轻歌道:“你这是怎么照顾病人的,他额头上的伤口那么深,居然还弄到感染,就算年轻人闹别扭,也不是这样的,纯粹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还给医院的医生添麻烦。”

    陆轻歌,“……”

    她真冤。

    那医生又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陆轻歌也没说什么,抬眼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杨震:“小杨,给你们厉总安排一个看护,然后送我回海湾别苑吧。”

    “太太,您不在这里陪着厉总吗?”

    她有些意外地看了杨震一眼,笑了下:“你的意思是……他躺在床上睡,我要在这里坐一晚上看着他?”

    杨震面露尴尬:“这……厉总的身体不知道半夜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所以我说给他找个看护,高级看护也可以,他钱多,付得起。”

    杨震,“……”

    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照做的时候,陆轻歌又开口催了句:“快去吧,我晚饭还没吃,很饿。”

    杨震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现在昏迷不醒,他也没办法征求他的意见,只好按照太太说的做了。

    杨震出去之后,陆轻歌才把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男人身上。

    脸色很差,虚弱而苍白。

    她应该是第一次看见厉憬珩因为这一副病态的神色,说实话,除了五官棱角分明一点,那脸色差的和正常人生病也没什么区别。

    本来都是人,生病了也就都是病人。

    没区别也是应该的吧。

    杨震安排好看护的事情之后,陆轻歌就让他送自己回了海湾别苑。

    车子在别墅停下的时候,他下车给陆轻歌开车门。

    她下了车,看着杨震道:“小杨,辛苦你了,快回去吧。”

    杨震看着陆轻歌,试探性地问道:“太太,我明天过来接您去医院吧?”

    “你明天过来接我,然后送我去公司上班吧。”

    “您……不去医院看厉总了?”

    她看着杨震,脸上的笑意温和:“病人一般都需要静养,我就不去打扰他了。”

    杨震,“……”

    事到如今,他已经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儿了,也没有再多嘴。

    陆轻歌转身进了别墅。

    云婶看见她回来,脸上带着几分意外:“太太,您没在医院陪先生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