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07章 这样的男人我要来干什么用

时间:2018-05-03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从书房出来的时候,不自觉地抬眼朝楼下的男人看了过去。

    距离有些远,但她还是看得出来厉憬珩的伤疤已经被处理好了。

    她不动声色地下楼。

    女人走到沙发处,看着厉憬珩与其寡淡地道:“爸让你去书房。”

    没有称呼,没有表情,说话的时候也是漠然的陈述。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仰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陆轻歌,眸子深邃如斯,他似乎是要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捕捉到点什么东西,但是三秒左右,女人收了视线,在沙发上坐下。

    厉憬珩还是没动。

    于是她也不嫌麻烦地重复:“爸让你去书房。”

    他的视线从空气中挪动,侧过脸盯着她看了两秒,最后点点头轻“嗯”了一声。

    他到底还是起身,上了楼。

    客厅里只剩下几个女人。

    除了陆轻歌,就是温雯,厉憬晗以及温茜。

    陆轻歌原本一直坐在沙发上,垂着脑袋也没有主动和谁说话。

    她在想厉建东的话。

    想剩下的时间要怎么和厉憬珩在海湾别苑渡过。

    坐在一旁的温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了,她看着陆轻歌,言语之间都是安慰的话语。

    无非就是对她失去孩子表示痛惜和难过,然后又替厉憬珩说了些好话。

    陆轻歌抿唇而笑,没有回答。

    而温雯作为过来人,自然也看出了那笑脸之外的不由衷。

    厉憬晗坐在一旁,也没说什么话。

    更别说温茜,全程沉默。

    ……

    十分钟左右。

    厉憬珩从书房出来了。

    他整个人的脸色和进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下来之后先是和温雯说了要离开的话,然后对着陆轻歌开口:“歌儿,我们回去?”

    男人说话的时候,朝着陆轻歌伸出了手。

    但后者并没有把自己的手送上去,她起身之后,看着温雯道:“妈,我们先回去了。”

    “哎。”

    温雯应声之后,又交代厉憬珩路上开车的时候小心点,以及注意伤口之类的话。

    他应下之后,陆轻歌先转了身,抬脚朝玄关处走去。

    厉憬珩自然也跟上。

    回海湾别苑的路上,古斯特的车厢里一直都很安静,静的厉憬珩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直接开了车载音乐。

    陆轻歌对此毫无反应。

    等到了海湾别苑,女人换好鞋之后,就抬脚往楼梯口去了。

    那样子看上去像是要上楼。

    而这个时间点,接近午饭。

    她上楼基本代表不准备吃午饭了。

    厉憬珩阔步跟上她,在沙发不远处拦住了女人。

    她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红唇连动都没动一下。

    男人开口了:“该吃午饭了,在楼下坐会儿吧。”

    “那你呢?”

    厉憬珩看着她,浓稠如墨的眸子里,泛着幽暗深邃的光芒,他猜不透女人这三个字里的意思,所以连怎么回答都变成了一个难题。

    数秒之后,男人轻咳,又滚了滚喉结,才沉声道:“我……陪你坐会儿。”

    看着他纠结克制而又隐忍的样子,她的心突然就难过了一下下。

    但陆轻歌尚且保持着几分理智,只是看着男人低低地道:“你应该知道我不想和你坐在一起。”

    厉憬珩终是蹙起了眉头,脸上的愁容也不再掩饰:“歌儿,我有话和你说。”

    她抿唇低着头,没答应也没拒绝。

    男人直接拉住了陆轻歌的手腕,带着她往沙发的位置上走了过去。

    陆轻歌就这么任由他拉着,直到停在沙发处坐下。

    可两个人分明都已经并肩而坐了,男人扯着她手腕的大掌却没有松开。

    陆轻歌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低着头,语调淡漠地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厉憬珩侧身看着女人白皙的脸蛋,薄唇张合:“刚才在厉宅,你去爸的书房和他聊了什么?”

    她杏眸动了下,然后抬眼看着他:“离婚。”

    女人话音落下的时候,清晰地瞥见了男人眼中的意外,俊逸的眉宇也跟着蹙起。

    然后,她看着他薄唇勾出讥讽的弧度,也不问她和厉建东谈的结果是什么,看着她坚决地落下三个字:“不可能。”

    自从陆轻歌流产开始,厉憬珩对她一直都是谦让,姿态也摆的很低,那都是因为她没有触犯到他的底线——离婚。

    但是现在她说了,所以男人刚才和她对话的语气瞬间就变了几分。

    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那不容置疑的语气,不能更加符合厉大总裁的人设。

    陆轻歌也没和他争吵什么的,只是淡淡地道:“我要离婚,不是你说不可能就不离了。”

    “如果我非要不离婚呢?”

    “可以,你把苏郁也送到监狱,我就考虑不和你离婚的事情。”

    男人看着她,眉心皱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面色为难地厉害:“歌儿,你分明就是在无理取闹。”

    她看着他笑了下,自嘲般道:“在你面前,我哪有无理取闹的资本啊?”

    厉憬珩看着她,默然。

    女人对上他的视线:“厉憬珩,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现在暂时和你离不了婚,但是我一定会和你离婚的,既然你这么不服气,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说到这里,她收回了视线,也不再看他,声音更是冷了几个度:“第一,我们结婚的时候,本来就没有一点感情基础,所以这份婚姻其实很容易维持不下去,它很脆弱,一点点打击都经受不住;第二,夫妻相处讲究相互信任,而你对我的信任度是零;第三,身为丈夫的你利用我救自己心里白月光,甚至为了救她不惜暂时放下对我的怀疑,让那个你以为不是你亲生骨肉的孩子在我肚子里成长着,说的难听点,厉总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第四,苏悦的一张照片就可以让你直接判我这个身为妻子的女人死刑了,这样的男人我要来干什么用?!”

    闻言,厉憬珩点了点头,而后看着她开口:“我承认这些都是我的错,但是歌儿,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这些就是你对我全部的认知?!”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