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05章 歌儿,我没事,不疼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厉建东话落之后,还没有听两个人开口回答,就又看了一眼温茜,最后把视线落在了温雯身上:“刚好今天茜茜也在,中午让厨房做多几个菜。”

    温雯朝他点点头。

    厉建东又看向了厉憬珩,这会儿心情看起来很好:“憬珩,一直站着干什么,坐下吧。”

    他没动。

    而陆轻歌也缓缓把自己的手从温雯的手里抽了出来。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是很明显的不对劲儿了。

    不止厉建东和温雯,就连厉憬晗和温茜原本聊天时的一脸笑意都慢慢散了下去。

    空气安静了几秒之后,温雯开着陆轻歌开口了:“轻歌,你和憬珩是吵架了吗?”

    她低着头,突然觉得自己面对了无数无形的压力。

    温雯和厉建东都那么热络,尤其温雯,言语之间都是对她的照顾以及对那个孩子的关心。

    甚至,和厉憬珩一直不和的厉建东,还主动心平气和地招呼他坐下。

    但这些和谐美满的家庭氛围,很快就要被破坏了。

    温雯又喊了一声,有些无奈也有些着急:“轻歌,你们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句话啊?”

    陆轻歌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直站着的厉憬珩低哑的嗓音响了起来:“妈……孩子没了。”

    温雯脸色顺便就变了,原本焦急的神色慢慢回缓,面色逐渐僵硬起来,她看着厉憬珩:“孩子没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憬珩没说话,大概是觉得没脸说。

    陆轻歌低声开口了,那说话的语气好像都是她自己的错一般:“妈……我不小心被车撞了,所以流产了。”

    厉建东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直接看着厉憬珩道:“是这样吗?”

    “不是,苏悦给歌儿下药,害的她流……”

    啪——

    低沉的男声还没有彻底落下的时候,白蓝花纹相间的瓷茶杯和地板接触时因碎裂而发出的偌大响声就传了出来,而在此之前,那个瓷茶杯先砸到了厉憬珩的……头上。

    血液顺着男人额头一点点地留下。

    很快……侵染大块区域,鲜红的血液覆盖了麦色的健康皮肤,看起来触目惊心。

    坐在一旁的厉憬珩和温茜几乎是同时悻悻地喊了一声:“二哥……”

    就连陆轻歌都被那一声吓得睫毛颤动。

    她下意识地朝着那个身为自己丈夫的男人看了过去——

    他岿然不动地站在那里,那张脸依旧英俊,眼神里没有任何的不屈,反倒一片淡然。

    她呼吸蓦地一沉,瞳孔骤缩,连忙抽了几张桌上的纸巾,下意识就站了起来,朝着男人的额头擦去,慌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只是不知道,这眼泪是到底是因为怕他会疼,还是自己心疼。

    又或者……想起了其他什么伤心的事情。

    厉憬珩俯身看着眼泪顺着脸颊滑落的女人,心疼如斯,他大掌抬起,想用手替她抹去眼泪,可指腹刚一触到她眼角的皮肤——

    陆轻歌就后退了一步,连给她擦血的动作都停了。

    像是……下意识地慌乱之后突然清醒一般。

    女人的手缓缓收了回来,垂在身侧。

    她其实早在从海湾别苑出来之前就说了,他活该。

    可是现在,看着他流血,第一反应竟然是……担心。

    男人的嗓音这一刻沙哑极了,他目光温柔地看着陆轻歌:“歌儿,我没事,不疼。”

    她低着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已经不想去探究到底是为什么哭了,只觉得这一刻,情绪异常地复杂。

    复杂到彻底没了去理清楚头绪的想法。

    温雯看着自己的儿子流了那么多的血,忙着和厉憬晗交代让她去找个医生过来处理,又让温茜去找管家拿医药箱,应该是想要先做一些紧急处理。

    两个人都慌忙地跑开去办事了。

    地上碎裂的玻璃渣子,有的还染了血。

    由此可以推测,男人的伤口……应该很深。

    厉建东砸厉憬珩的时候就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会儿他看着自己儿子额头的血液,眸色其实动了几分。

    但是他很快掩盖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戾气:“厉憬珩,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蠢事,你看看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女人,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领了结婚证办了婚礼的,她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现在你告诉我说孩子被人害死了,你是干什么吃的,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

    言尽于此,年过半百的人抬手掩面,一脸地无可奈何。

    但话又继续说了:“我早就和你说过那个苏郁是个祸害,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现在呢,你居然还给我说是什么苏悦害的,苏悦她在厉氏工作了那么久,什么时候害人不好,偏偏等到苏郁醒了才动手,你是觉得她有那个能力还是觉得她有那个智商?”

    温雯看着自己的丈夫气成那样,叹了一口气之后劝说道:“建东,差不多行了,憬珩的头受伤了,你下手也太重了,那杯子是陶瓷做的,你到底是有多狠的心才能下得去手?万一砸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谁给你管公司?!”

    厉建东气呼呼地看了温雯一眼,又把视线转到了陆轻歌脸上:“歌儿,这件事是我们厉家对不起你。”

    听到厉建东的道歉,陆轻歌心里更沉了。

    她抬手随意地擦掉了眼角的泪痕,拿着纸巾的手慢慢攥紧,而后才看着厉建东道:“爸,您别这么说。”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厉憬晗的声音响了起来,基本上同一个时间,温茜也找到了医药箱拿着过来了。

    那医生进来之后,最先注意到的是厉憬珩额头上的伤,一眼就能判断出伤的不轻,很可能还要缝合。

    医者父母心,他也没顾及客厅里的那不正常的气氛,直接拿着医药箱对着他道:“厉二公子,你先坐下吧,我帮你清理下伤口,看看伤的怎么样,搞不好还需要缝合。”

    他说着,直接按着男人坐下了,然后开始用镊子夹了棉签沾湿之后去帮他清洗伤口。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