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03章 别叫了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女人抿唇,垂着眸子淡淡道:“好,那我就把话说清楚了,首先,我会在别墅按时吃饭,但是我不想看见你,所以吃饭的时候,你要么就像刚才一样坐在客厅,要么就去书房,总之距离我视线之外越远越好;然后,这一周我不会在去上班了,周末的时候,你跟我去厉宅,告诉爸妈孩子没了的事情。下周一我会准时去公司上班,我上班的时候,你别再因为一点点工作之外的事情招惹我,下班之后我会给小杨打电话让他送我回海湾别苑,如果你能做得到,那就做到,如果你做不到……”

    说到这里,陆轻歌抬眼,对上了厉憬珩的视线,杏眸里带着几分轻蔑:“和爸说过孩子是怎么掉的之后,我提出从厉氏离职,他应该会同意。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从厉氏离职,再从海湾别苑搬出去。”

    男人认认真真地听着她的话。

    但是越往下听,眉头皱的越深,眸光越往下沉。

    她话音落下之后,他盯着她看了有将近十秒钟,薄唇才终于动了动:“我尽量。”

    陆轻歌笑了下,眼神中泛着不可思议的光:“尽量?”

    厉憬珩蹙眉,最后还是答应下来:“我做得到。”

    应声之后,男人喉结滚了滚,又厚着脸皮追问道:“但是什么时候,你能不再排斥我?”

    她看着他,眉目清冷,语调寡淡:“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大概等到孩子在我肚子里起死回生的时候吧。”

    “歌儿……”

    “别叫了,手放开,我要去休息。”

    厉憬珩手上的力道放松了点,但是没有完全松开她,好像这一松,他就再也握不到了一样。

    陆轻歌抬起另一只手,打掉了男人的大掌,转身上楼。

    站在楼梯口的男人,一脸的失望神色。

    他从来都不是愚笨的角色,所以自然猜得到,这一次陆轻歌的确是伤心失望透顶了。

    至于怎么才能博得她的原谅,他没有一点点的思路和想法。

    茫然,无措,连带着几分惶恐不安,这些很少出现的情绪,一瞬间全部侵入了男人的身体,像病毒一样地大幅度在他体内扩散蔓延着。

    最遗憾的是,他连怎么才能控制都不知道。

    ……

    陆轻歌没有霸占厉憬珩的主卧,而是回了次卧。

    进了房间之后,她没有直接到床上躺下,而是坐在了床边。

    女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碰上的一瞬间,无数心酸肆意蔓延开来。

    现在她已经不再哭了,只是脑子里心口上被一种难受的感觉侵袭着,怎样都让人难以接受和消化。

    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想到,这场和厉建东交易而生成的婚姻,会走得这么不平坦。

    她不但对那男人产生了感情,还怀了他的孩子。

    直到现在的……流产。

    原本以为,一年时间很快,很快过去,而她自己顶多就是背负一个二婚女人的名号,但谁能想得到……现实和假象之间,还隔了一个世事难料。

    到底是她低估了那个身为她丈夫的男人的魅力,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无论如此,如今的结果都怪不得别人。

    交换条件是她自己要答应的,而养父也真的得到了相对公平的审判。

    ……

    中午的时候,云婶上楼叫了陆轻歌下去吃饭。

    她下去之后,没有在客厅里看见厉憬珩,当然,餐厅也没有。

    她想着,那男人可能去公司了。

    饭后,陆轻歌上楼,准备进书房的时候,听见了另一边传来的一阵开门声,她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

    男人颀长的身影毫无预料地映入视线。

    原来……他一直在别墅。

    她什么都没说,脸转了过来,进了书房,关上门。

    女人在书房其实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只不过总不能一天都待在次卧睡觉,那样对她的身体恢复不见得会好,她从书架上随意地选了一本书,坐在书房前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那翻书的动作,看上去要多漫不经心有多漫不经心。

    但是她的动作却没有停,好像……字一个个都被看进去了。

    只不过仅仅是看到了眼里,没看到心里罢了。

    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晚饭的时候,陆轻歌照旧按时下楼吃,而厉憬珩也没有出现。

    一切都在按陆轻歌对他的要求发展着。

    ……

    两个人在同一栋别墅住着,不同的房间,不用的用餐时间,一周基本没有打过照面。

    陆轻歌甚至不知道厉憬珩是一直在别墅里待着还是去公司上班了。

    当然,她也并不关心。

    陆轻歌不知道的是,在这期间,苏郁给厉憬珩打过一个电话。

    而厉憬珩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直接就挂断了。

    但是苏郁又恬不知耻地给他发了微信消息。

    男人无意间瞥见那条微信消息提到了聂诗音三个字,就打开看了看。

    看完这条消息之后,厉憬珩脸上没有任何变化,手机一关直接扔到了桌上。

    ……

    时间很快到了周日。

    一周的时间,陆轻歌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早上她洗好澡之后,选了一身得体的衣服换上,又化了个淡妆,然后走到玄关处,打开次卧的门走了出去。

    关好卧室的门准备下楼时,主卧的门也传来一阵声响。

    她眸光微动,但是没有扭头去看,抬脚就要下楼。

    厉憬珩看着她的身影,一边往楼梯口走一边开口道:“歌儿——”

    她没有搭理。

    他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线,追着她的身影走了过去。

    到了楼下,陆轻歌还是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厉憬珩抬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那力道不大,而且,在陆轻歌脚步顿住,扭头看向他时,男人的大掌就有意识地松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