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400章 我想和厉憬珩离婚了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睫毛动了动,但是没有开口说话。

    事到如今,最没有用的就是对不起三个字了。

    她撑着身体,想从床上坐起来,厉憬珩眼疾手快地要去扶她,女人顺势避开,冷漠地丢下三个字:“别碰我。”

    男人动作顿住,没再触犯她。

    他看着她坐了起来,然后才薄唇张合地问道:“你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想吃什么,我让云婶给你做。”

    “我不饿。”

    “身体是自己的,没必要为了和我怄气就不吃东西。”

    陆轻歌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扫视了周围一圈之后,最后把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语调淡淡:“把我的手机给我。”

    他下意识地开口问她:“你要手机干什么?”

    女人盯着他,眼珠转动了一下,但没开口。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第一,不想告诉你。

    第二,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干什么都和你报备?!

    厉憬珩拧眉,走到沙发旁,从她的包里拿出手机,再折回床边递给她。

    陆轻歌从男人手里接过手机,意味不明地问了句:“我孩子没了的事情,爸妈知道了吗?”

    他看着她:“还没有和他们说。”

    “怎么不说?”

    男人蹙眉:“你希望我说?”

    她沉默了片刻,声音冷如冰霜:“改天一起去厉宅再说吧。”

    厉憬珩没什么意见:“听你的。”

    他根本不知道陆轻歌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回应的时候也只是顺着她的心思附和。

    陆轻歌开始看手机了,她拿出手机,找到了聂诗音的电话,准备拨过去的时候,动作顿住,扭头对着厉憬珩道:“你出去吧,我不想看见你。”

    “你该吃点东西。”

    “我饿了自己会吃,又不是三岁孩子,难不成还能把自己活活饿死?”

    他看着她,一脸的歉疚和无奈。

    陆轻歌冷笑,补充了一句:“就算要饿死,也不会是为了你这种男人,我没那么蠢。”

    男人不可避免地皱起了眉。

    她又道:“我让你出去。”

    厉憬珩又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左右,最后太转身离开。

    房门被关上之后,陆轻歌给聂诗音拨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聂诗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歌儿,怎么了?”

    听到聂诗音的声音,陆轻歌只觉那些被自己强行隐藏下去的委屈,全部都窜了上来,她鼻尖一酸,又忍不住要哭。

    因为想哭……所以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那边似乎感觉到气氛不对,忙着追问:“歌儿?你……还好吗?”

    她努力调整情绪,深呼吸之后,开口了:“诗音,你今天忙吗?能不能来海湾别苑一趟,我想见你。”

    许是因为陆轻歌说话的时候鼻音太重,让聂诗音意识到了什么。

    她很快应声:“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断,陆轻歌斗大的泪珠又落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最近,把这些年没流的眼泪全部流完了。

    ……

    海湾别苑门铃响了的时候,是云婶去开的门。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厉憬珩也寻着声源看了过去。

    看见聂诗音的时候,她问她:“小姐,你找谁?”

    她还没回答云婶话的时候,厉憬珩的声音传了过来:“云婶,让聂小姐进来。”

    云婶点头,对着聂诗音道:“请进。”

    聂诗音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走到厉憬珩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站在那里,看着男人面上的一脸愁容,像是隐隐猜到了什么:“厉总,歌儿刚才打电话给我,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劲,她怎么了?”

    男人抬眼:“她身体不太舒服,在二楼主卧,你上去劝劝,最好让她吃点东西。”

    聂诗音看着厉憬珩,颇有一种要和他算账的架势:“但听声音,她不止是身体不舒服。”

    “嗯,心里大概也很难受。”

    聂诗音皱眉:“厉总,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低着头:“她流产了。”

    聂诗音大吃一惊:“什么?!”

    厉憬珩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耐心地和除了陆轻歌之外的女人解释:“歌儿背着我去见苏悦,喝了放有流产药的茶水,孩子掉了。”

    “厉总,没想到像你这样身居高位人人敬让三分的男人,居然连自己的太太都保护不了,可真够让人意外的。”

    聂诗音话里的讽刺意味十足,但厉憬珩却也没反驳。

    他站了起来,越过聂诗音走到厨房对云婶道:“云婶,把你煮的粥盛一碗,让聂小姐端上去给太太喝。”

    “哎,好。”

    一分钟后,云婶端着一碗粥走到了聂诗音面前:“聂小姐,我们太太快两天没吃东西了,刚刚从昏睡中醒过来,您上去劝劝吧。”

    聂诗音从云婶手中接过了那碗粥。

    她上楼之前,对着厉憬珩道:“就算你帮过聂氏,但只要歌儿说一句想和你离婚的话,我一定不会替你说一句好话。”

    ……

    二楼主卧。

    聂诗音敲了两下门之后,就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陆轻歌还在床头坐着,手里攥着纸巾,看见聂诗音进来,她忙着又擦了两下眼泪,然后把那纸巾丢到了垃圾桶里。

    聂诗音把肩上的包取下放在了沙发上,端着粥走到她身边坐下,她什么都没问,第一句话是:“歌儿,我听云婶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粥。”

    她也没把粥往直接递给陆轻歌,而是用勺子盛了一勺,送到了她嘴边。

    陆轻歌看着聂诗音的动作,原本要隐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张口喝下了那勺粥。

    接近着送到嘴边的是第二勺。

    就这样,陆轻歌被聂诗音喂着喝完了那碗粥。

    空碗被放下的时候,陆轻歌手里多了一张纸巾。

    她拿起擦了擦嘴,丢掉。

    聂诗音放好碗,一言不发地就给了她一个拥抱:“歌儿,孩子的事情我听说了,都过去了你别太难过,我会替你出这口恶气的。”

    陆轻歌淡淡地道:“没什么恶气好出的。”

    聂诗音松开了她。

    陆轻歌看着聂诗音:“诗音,我想和厉憬珩离婚了。”

    聂诗音沉默了一会儿,这一会儿,她一直看着陆轻歌的眼睛。

    大概一分钟左右,聂诗音唇瓣动了动:“想离就离吧。”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