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99章 原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那个孩子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厉憬珩打断了:“苏悦。”

    “阿珩哥哥……”

    “有些蠢事做过一次就够了,你却一而再再而三,之前我容忍你是因为苏郁还没醒,觉得愧对于她,现在她醒了,你还是这么不知悔改,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可以三番五次地在我眼皮底下造次?”

    苏悦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慌乱:“我没有啊阿珩哥哥,你可以去我们家看看,根本就没有堕胎药,陆轻歌她喝茶的那个杯子还在茶几上放着,茶水还有一半,你可以让人拿到医院化验的,真的什么都没有。”

    厉憬珩抬手扶额,语气淡漠肃杀:“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

    苏悦双手握拳,看着他道:“阿珩哥哥,你不相信我……可你总要相信我姐姐吧,你问我姐,她都看着,陆轻歌从公寓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也许她就是为了嫁祸我们自己喝了打胎药,也许她根本就不想要那个孩子啊。”

    苏悦这番话落之后,厉憬珩真的看向了苏郁。

    陆轻歌躺在病床上,看着他看向苏悦,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男人对着苏郁道:“苏郁,她做的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么?”

    苏郁看了一眼苏悦,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放在轮椅侧边的写字板,开始在上面写字。

    看到这一幕,陆轻歌连看都懒得继续看了。

    她收了目光,闭上眼睛。

    苏郁写好之后,把写字板翻了过来,展示给厉憬珩看。

    苏悦自然也看到了上面的字。

    看到这些的时候,苏悦咬了唇。

    厉憬珩的脸色没有一丝缓和,直接道:“苏郁,你是你,苏悦是苏悦,她做了错事就该付出代价。”

    说完之后,男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把苏悦送到警察局,关一年,不,三年,这三年期间,不准任何人探视。”

    听到这里,陆轻歌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算苏悦得到的惩罚已经不算轻了,但是那根本不值得她孩子的一条命。

    想到这里,女人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又涌了上来。

    而苏悦听到自己的惩罚,直接跪在了厉憬珩面前:“阿珩哥哥,你冤枉我了,我真的没有给陆轻歌喝堕胎药啊。”

    她说完之后看着男人不为所动,又转过身看着苏郁,委屈又慌张,也开始不停地哭:“姐,你帮我求求阿珩哥哥,在牢里关三年,时间好长啊,我害怕……而且三年,出来的时候,我这辈子就毁了,姐……”

    苏郁看着厉憬珩,杏眸里泛着心疼的光芒,她的嘴巴张张合合,看起来努力地想要说话,最后也真的艰难地说出了那么几个字:“憬……憬珩……”

    苏悦毫不掩饰自己听见苏郁说话时那脸上的诧异神色,她看着苏郁:“姐,你会说话了?”

    苏郁装模作样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眸中跟着浮现欣喜之色。

    苏悦又看向了厉憬珩:“阿珩哥哥,在美国的时候,威尔医生说姐姐可能会说话的一种情况就是受到刺激的时候,她现在都会开口喊你的名字了……”

    厉憬珩终是瞥了苏郁一眼。

    后者又道:“悦……悦悦她……不懂事,别……别罚她……”

    陆轻歌在病床上躺着,讽刺地冷嗤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淡淡道:“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字都不想再听下去了。”

    慕泽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眸中尽是不屑。

    厉憬珩没有发号施令让任何人出去。

    而且很快,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杨震带着两个警察过来了——

    苏悦看到警察,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死死地拉住了苏郁的手:“姐……”

    苏郁看着厉憬珩,朝他摇了摇头:“不要。”

    男人视线漠然地扫过她,最后落在了杨震身上:“该干什么干什么。”

    苏悦很快就被两个警察扣住了。

    大概是知道这一切都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她咬唇,看着厉憬珩:“我去警察局,但是去之前我有话要说。”

    男人没理她,抬脚走到了陆轻歌旁边:“我太太说想静静,你们都出去。”

    “阿珩哥哥——”

    苏悦这一声喊的很大,话音落下之后,很快又开口了,语气迫切而焦急:“当初你让陆轻歌怀孕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给我姐姐一个出国治疗的机会,是为了我姐姐,不是真的想要和她有个孩子,现在她孩子掉了,就算是我害死的,那又怎么样?!我姐姐醒了,阿珩哥哥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你现在应该好好对我姐姐,而不是什么都按照陆轻歌的想法来。”

    这样的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慕泽,杨震,苏郁。

    以及……陆轻歌。

    她眼睛缓缓睁开了,哭红的眼睛里不知道怎么还是,又开始流泪,无声而隐忍。

    怪不得,厉憬珩他从来不回答她那个假设性问题。

    原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那个孩子!

    许是因为情绪到达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女人直接晕了过去。

    ……

    苏悦最后还是被送到了警察局。

    厉憬珩给苏郁找了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家政,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陆轻歌昏睡了一天一夜。

    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海湾别苑了。

    女人睁开眼睛的时候,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家具摆设,发现自己躺在海湾别苑主卧的床上。

    莫名的心酸泛了上来。

    卧室门很快被推开了。

    她顺着声源看了过去,厉憬珩的身影出现了在她的视线之内。

    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之后,她漠然地收了视线。

    厉憬珩走到床边,握住了陆轻歌的手。

    男人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被她挣开了。

    他大掌落空,盯着床上那张虚弱的脸蛋,眸子里泛着深情如斯的光芒:“歌儿,对不起。”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