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96章 孩子是我和你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解释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默然。

    男人看她不说话,直接拉着她出了餐厅,往楼梯口走去。

    她就这么被他带着,直到上了楼。

    当厉憬珩准备继续带着往主卧走的时候,陆轻歌抬手扶住了栏杆,脚步停住:“我今晚不想睡主卧。”

    男人扭头,瞥了一眼她死死抓着栏杆的手,视线也没收回,直接开口道:“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不想觉得干什么都在被你安排。”

    陆轻歌话落之后,厉憬珩把落在她手上的视线转到了她脸上,然后拉着她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他看着她,眸子里让人辨不出情绪,薄唇微动:“好,你去睡次卧。”

    陆轻歌有些意外。

    因为没有想到他这么轻易地就同意了。

    但意外归意外,她毫不犹豫地转身,进了次卧。

    ……

    第二天,去厉氏的路上。

    陆轻歌在副驾驶上坐着,想起昨天慕泽说要找厉憬珩解释的事情。

    她真的很想问问,如果他知道孩子是他的之后,还会不会让她打掉了?

    一路上都在纠结,但始终没有问出口。

    直到,古斯特在厉氏的地下车库停下。

    厉憬珩解开安全带之后看向陆轻歌,用一口关心的语气道:“歌儿,孩子的事情我不想催你,但是怀孕三个月打掉对你身体的影响会缩小,如果时间长了,对你也不好。”

    陆轻歌垂着脑袋,听到男人这番话,完全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她还是问了那个问过不止一遍的问题:“厉先生,如果孩子是你的,你还会让我打掉吗?”

    “你何必非要追问一个假设性问题?”

    女人坚定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倔强:“我就想知道。”

    男人淡淡道:“我还是那四个字,没有如果。”

    他话落之后,就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走到副驾驶那边,帮陆轻歌打开了车门。

    她坐在车里,仰视着男人:“厉先生,就算我真的和别的男人睡了,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但是谁算计我的,你对她就没有一点的惩罚吗?”

    “当然会惩罚。”

    “就之前那几天的监视么?”

    “之前留着她是为了照顾苏郁,等过几天苏郁的腿恢复差不多了,我会把她送进监狱。”

    陆轻歌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喃喃道:“但我是无辜的啊,孩子也是无辜的。”

    “歌儿,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所以并不想追究你什么责任,但你肚子里怀着其他男人的种,难道还要逼着我接受他,再把他抚养成人?”

    陆轻歌不说话了。

    根源还是不相信她。

    没听到回应,厉憬珩又道:“打掉孩子这件事,我的想法不会有任何改变。”

    陆轻歌心颤,眼底蓄满了泪水,但没有流出来,她看着他:“厉憬珩,孩子是我和你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解释。”

    ……

    陆轻歌下了电梯,还没有进销售部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着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接了起来:“喂,你好。”

    “陆小姐。”

    陆轻歌狐疑,问道:“你是?”

    “苏郁。”

    她拧眉:“苏小姐会说话了?”

    那边语调温和:“嗯,刚恢复不久。”

    “恭喜,打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陆小姐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

    陆轻歌轻笑了下,问道:“我和苏小姐,有什么见面的必要吗?”

    “当然,陆小姐现在的丈夫,是我的还没有正式说分手的男朋友,我们见一面,聊聊他,不是很有必要吗?”

    她直接拒绝了:“抱歉,我要上班,没兴趣。”

    “陆小姐,我听说你和憬珩补请婚宴那晚,发生了点事情,你不想知道自己身上的痕迹是怎么留下的吗?我可以让苏悦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陆轻歌犹豫了片刻,还是同意了:“好,我去见你。”

    “我的腿还是不太方便,上次陆小姐来过我的公寓,应该还记得路,麻烦陆小姐今天再过来一趟。”

    ……

    陆轻歌去了苏悦和苏郁的公寓。

    她按下门铃的时候,苏悦过来开了门。

    陆轻歌淡淡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抬脚走了进去。

    擦身而过的瞬间,她听见苏悦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嗤,但也没搭理。

    苏郁还在轮椅上坐着,但脸色比上次看见她的时候好了很多。

    陆轻歌坐在了沙发上。

    苏郁对她笑了下,然后抬眼对着苏悦道:“悦悦,给陆小姐倒杯茶。”

    “不用了,有话直说吧。”

    苏郁还没出声,苏悦就应了声:“陆轻歌,我姐请你喝杯茶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好歹了。”

    苏郁皱眉,不赞同地看着她:“悦悦!”

    苏悦抿唇,一脸不情愿道:“我去倒茶。”

    等苏悦离开之后,陆轻歌看着苏郁道:“苏小姐,你和苏悦长得倒是一模一样,但性格和教养差的可真不是一点。”

    “如果性格一样,那不是显得很无趣?”

    陆轻歌懒得再和她讨论这个话题,直接开口道:“苏小姐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你爱憬珩吗?”

    “爱又如何,不爱又怎样?”

    苏郁面色始终维持着和善,但说起话来,却是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厉害:“如果你爱他,我祝福你们,如果不爱,站在陆小姐的立场想,你何必委屈自己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共度余生?不如……离婚。”

    陆轻歌毫不掩饰地笑了下,看着苏郁反问:“离婚?然后让苏小姐来当这个厉太太吗?”

    “我爱他,我们有过很多年的感情,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意外车祸,可能我和憬珩已经结婚了,现在也不会有陆小姐什么事。”

    “可惜,你说的都是如果。”

    “所以,陆小姐不打算离婚吗?”

    陆轻歌扯了扯唇,就算她要和厉憬珩离婚,那也是她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怎么可能在一个妄图介入他们夫妻的女人面前说出来?!

    她耸耸肩,摇头:“不打算啊。”

    苏郁看着她,了然般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那刚才的话,陆小姐当我没说。”

    陆轻歌,“……”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