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95章 男人长腿一迈直接挡住了她

时间:2018-05-02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

    她抿唇,看着他:“你怎么又来了?”

    男人摇头,收起了自己的那一脸笑意,看着她道:“你和二哥补请婚宴那晚,我其实是去了酒店的,但后来却打电话告诉你说没去,抱歉,我骗了你。”

    陆轻歌没有责怪他,只是问道:“你怎么还去了1213那个房间?”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在1213房间里昏迷不醒,我担心,所以过去了,当时你在床上躺着,闭着眼睛,看起来睡着了,但是叫你叫不醒。”

    说道这里,慕泽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低着头道:“那天你穿的很漂亮,我站在床边看了你一会儿,起了色心,低头吻了你,但……也就一下。”

    说到这里,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还轻咳了一声。

    陆轻歌看着他追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又在酒店房间坐了一会儿,本来是在等着有人来找你,但听见房门楼道里有声音响起,又担心别人看见我们孤男寡女待在一个房间被误会,最后算是藏了起来。再后来,房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女人,我看到她走到床边叫你的时候,喊的是你的名字,推测你们应该认识,就离开了。”

    “所以,你只吻了我一下?”

    “不然呢?”

    “我醒来的时候,身上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痕迹,不知道是怎么弄得,你看清楚那个女人是谁的了吗?”

    慕泽皱眉,不过他摇了摇头:“没有,如果我能看到她的正面,她大概也会看见我了,还是要被误会。听你这么说,你身上的那些痕迹,难道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我也不清楚。”

    慕泽轻叹了一口气,又看着她问:“因为这件事,二哥不相信你么?”

    陆轻歌吹了下脑袋,失落之色溢于言表:“嗯,他不相信我。”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和他解释。”

    她看了他一眼:“他不是已经找过了你了,那时候你没有解释,为什么现在有想要解释?”

    慕泽微微挑眉,温声开口:“当时想看看他是不是会选择相信你,但现在看来没有,夫妻之间,他的不信任会给你造成困扰,可作为朋友,我不想让你有一点点的困扰。”

    果然,她猜的都是对的。

    陆轻歌抿了抿唇,温和地和他说了“谢谢”。

    “不用,明天我会去厉氏找二哥,把话说清楚。”

    陆轻歌点头。

    她抱了一丝希望,一丝厉憬珩会相信慕泽的话,并让她留下孩子的那丝希望。

    ……

    陆轻歌还慕泽聊天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厉憬珩给她发了信息。

    用的是微信。

    陆轻歌看了一眼,也真的照做了。

    厉憬珩的这条短信,无非也是因为担心她。

    等陆轻歌到了海湾别苑,开门进去的时候,厉憬珩第一时间朝着玄关处看了过去。

    他亲眼目睹了她换鞋然后朝客厅走进来的过程。

    陆轻歌朝餐厅看了一眼,又对着厉憬珩问道:“厉先生,你吃晚饭了吗?”

    “你没吃?”

    “我吃过了啊。”

    “和谁?”

    陆轻歌,“……”

    她原本还以为,他这次不会问她呢。

    看来……厉先生还真是一次都不放过啊。

    想到慕泽说了明天要去厉氏找厉憬珩,陆轻歌也没有掩饰什么,直接看着他开口:“和慕泽一起吃的,他找我。”

    她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去打量厉憬珩的神情时,就看见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盯着她,再开口的语气里透着浓稠的不悦,说话和质问无异:“去见他干什么?”

    陆轻歌直视着男人的眸子,没有一点惶恐不安,直接道:“厉先生想知道的话,明天就知道了,他明天会去公司找你。”

    她说完,又朝着餐厅看了一眼:“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去吃吧,我上楼了。”

    话落之后,女人就抬脚朝楼梯口走了。

    男人长腿一迈直接挡住了她。

    不止如此,他抬手拉住了陆轻歌的手臂:“厉太太,我才刚帮你解决了聂诗音的问题,你就翻脸不认人?”

    她不懂地看着他,不明所以地厉害,语气也有些无辜:“我没有啊。”

    “没有的话,陪我吃饭。”

    “非要陪你吃饭才能证明我没有吗?”

    男人盯着她的眼神里,毫不掩饰地透露着一股占有欲:“还有,以后不准再去见前男友,别跟我提什么朋友不朋友,他是你前男友,就只能是你前男友,要么以后见他的时候带上我,要么,永远都别再去见他。”

    陆轻歌,“……”

    陆轻歌最后还是被厉憬珩拉着去了餐厅,而且这男人让她陪着他吃饭,可是吃饭的整个过程,自己还黑着一张脸。

    像是在故意给她摆脸色一样。

    又好像她去见了慕泽,就是做了多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十五分钟后。

    陆轻歌看着吃好晚饭的男人放下餐具,然后不疾不徐地站了起来:“厉先生,你晚饭吃好了吧,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睡觉了。”

    男人落下三个字:“睡主卧。”

    陆轻歌舒了一口气,看着厉憬珩道:“厉先生,刚开始是你让我睡次卧的,现在又让我睡主卧,我难道都没有一点自主的权利,都要听你的安排吗?”

    “昨晚不是和我睡过主卧了,怎么现在又不愿意了?”

    “昨晚那是因为……”

    说到这里,陆轻歌突然顿住了,她想了几秒,才继续道:“昨晚是因为你温声细语地说了那么多,我一时心软就同意的,但是我同意的也只是昨晚。”

    “那是不是今天我再多说点,你就还会同意?”

    “不是。”她答的不假思索。

    男人追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

    厉憬珩冷嗤,断定:“因为聂诗音的问题解决了,你有恃无恐。”

    陆轻歌诧异地看着他,不知道男人是哪里来的结论,但是她直接开口否认了:“不是。”

    他看着她,唇角微微上扬几分,坚定不容置疑的语气里透着几分霸道,纠正了陆轻歌的话:“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