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88章 他的顾及是什么?!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电话挂断。

    陆轻歌站在书房愣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出去了。

    她没有回次卧。

    而是……想去找厉憬珩。

    这个时间点,男人应该还在书房忙着。

    她一路犹犹豫豫地站到了厉憬珩的书房外面,但是始终没有抬手敲门的勇气。

    女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两个多月了,她以一个孕妈妈的身份生活着。

    她孕吐不是太严重,但是偶尔也会有。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陆轻歌觉得她隐约能感觉到自己肚子里有一个小东西在慢慢地长大。

    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做一个好的母亲,把孩子照顾的很好。

    陪着他做作业,教育他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让他过的开心健康。

    想着想着,女人唇角竟也不自觉地泛出几分笑容。

    可那笑容里,却带着点心酸。

    陆轻歌最后也没有敲门,而是转身,朝着次卧走去。

    她打开次卧门的一瞬间,厉憬珩拉开了书房的门。

    他站在门口,看着次卧的门在一阵响声中被关上,然后恢复平静,原本淡然的眉目皱起几分,黑如曜石的眸子也跟着更加浓稠了几分。

    ……

    时间就这么到了周五。

    陆轻歌正和厉憬珩在餐厅坐着吃早餐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女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冯叔打来的。

    冯叔。

    看见这个备注的时候,她的第一个想法是,诗音出什么事了吗?

    陆轻歌有些慌,忙不迭地接起了电话:“冯叔,诗音怎么了吗?”

    “轻歌啊,大小姐生病了,已经病了好几天了,可她还是坚持每天去公司上班,也不让我告诉你,今天早上她睡醒之前,我让佣人偷偷给她量了下体温,高烧三十九度,可她还是不肯去医院,连早饭都没吃,现在还在书房忙工作。”

    闻言,陆轻歌直接从餐厅站了起来,对着电话那边问道:“找医生去聂宅看过吗?”

    那边是冯叔无奈的叹气声:“唉,大小姐不让啊,连书房的门都是锁着的,除了隐隐约约能听见她在书房里打电话,其他什么动静都没有,你现在有时间吗,能不能过来劝劝她?”

    “好,我现在就过去,你联系一下医生,也让他过去。”

    “唉,好。”

    电话挂断了,陆轻歌也没再折回餐厅,她直接上楼换了件衣服,下楼的时候径直朝玄关处走去。

    厉憬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去哪?”

    陆轻歌站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道:“诗音生病了,我去看看她。”

    “我送你?”

    她随口问了一句:“你不上班了吗?”

    “你去聂宅,不也是打算不上班了么?”

    陆轻歌,“……”

    她换好鞋子之后,看着男人道:“你想送就送吧,但是诗音今天生病了,你别再进聂宅了,把我放外面之后可以直接去厉氏,我陪着她就好。”

    “嗯。”

    男人只落下了这一个字。

    陆轻歌没想到厉憬珩这次会这么好说话。

    ……

    去聂宅的路上,起初车厢里一直很安静。

    陆轻歌双手放在身前,抠着自己的指甲,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低着头说话了:“厉先生,我能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苏悦说的那天出现在君玥酒店的男人是谁吗?”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一下,才道:“因为你认识他。”

    “我认识?”

    “嗯。”

    “是谁?”

    她这两个字问出来的时候,厉憬珩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陆轻歌闭嘴了。

    但为什么……认识就不能说?!

    他的顾及是什么?!

    ……

    古斯特在二十分钟之后停在了聂宅。

    陆轻歌下了车,站在副驾驶外面看着男人道:“谢谢你,我进去了。”

    “嗯,如果待到太晚,回去的时候给杨震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知道了。”

    这三个字落下之后,陆轻歌抬脚进了聂宅。

    冯叔找的医生也来了。

    聂诗音的书房外,陆轻歌敲了敲门:“诗音,你在里面吗?!”

    许是听到了陆轻歌的声音,书房门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了。

    陆轻歌看见聂诗音的一瞬间,愣住了。

    她的脸很红很红,嘴唇却透着一种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垂死挣扎的稻草一样,岌岌可危。

    陆轻歌毫不犹豫地抬手碰了下她的额头,那体温几乎让她瞬间就缩回了手。

    她把聂诗音从书房拉了出来,对着医生道:“她发烧了,医生,麻烦你给她看看。”

    聂诗音睁开了她的手:“歌儿,你干什么呢,我吃点退烧药就好了,怎么还把医生找来了?”

    “那退烧药你吃了吗?”

    “我……刚才在忙,忘了。”

    陆轻歌,“……”

    她没在和聂诗音说太多废话,直接拉着她去了卧室,让医生给她看病。

    有陆轻歌在,聂诗音还算听话和配合。

    又或者……她真的是撑不住了。

    医生看完后,连连叹气,说了一些什么自己身体都不当回事儿的话,然后给聂诗音开了药,有交代了几句之后,离开了聂宅。

    卧室只剩下陆轻歌和聂诗音的时候。

    聂诗音看着陆轻歌开口:“病也看了,药也吃了,你怎么看起来,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陆轻歌对上她的视线:“诗音,你是不是撑不住了?”

    “撑不住不是就该直接死掉了吗,我现在还活着啊。”

    “我说聂氏,你……是不是撑不住了?”

    聂诗音不说话了,她转过脸,不去看陆轻歌,然后闭上了眼睛。

    陆轻歌也低下了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开口了:“我想帮你,所以……我去找厉先生让他帮你吧?”

    “求他吗?”

    陆轻歌,“……”

    她还什么都没说的时候,聂诗音又开口了:“别求他,靳向阳想抢我的位置就让他抢吧,抢走之后,我照样是聂氏的大股东。”

    陆轻歌也是工作了几年的人了。

    她知道聂诗音的话,根本就是在逞强。

    靳向阳如果当上了聂氏的董事长,那下一步,自然是想法设法让聂诗音交出手里的股份。

    事情……只会每况愈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