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87章 你有这么急,就不能等我进去?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笑了下:“我们之间什么事,你让我拿掉孩子的事情吗?”

    男人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红唇微扬,成讽刺的弧度,反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厉憬珩沉声开口:“聂诗音的公司遇到了问题,你为了让我帮她解决可以勉强自己和我坐在同一辆车上,但现在我们之间的感情现在遇到了问题,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解决?”

    “我还没有来得及想的时候,厉先生你就已经告诉了我你的解决办法,这让我觉得不管自己有再多的想法,都没必要说了,因为……”

    言尽于此,她唇角的笑意更深,看着男人的侧脸补充道:“厉先生你并不是一个会尊重别人意见的人,你更加注重的是你自己的想法,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商场上你操控别人操控惯了,所以到私人感情上的时候,难免还是同样的习惯。”

    她话音落下之后,车厢内安静了好一会儿。

    女人的视线依旧停在男人俊逸的侧脸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过了有两分钟左右,男人突然开口了:“歌儿——”

    厉憬珩刚开口,陆轻歌就用提高音调的分贝打断了他:“别用这么缱绻温柔的声音喊我了。”

    他不解:“怎么?”

    她收回视线,垂着眸子,掩盖住自己心底那份失望透顶,淡淡道:“已经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所以厉先生你也没必要再作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即便你再怎么温柔地喊着我的名字,也改变不了你不相信作为你妻子的女人,还要劝她打掉自己孩子的事实。”

    厉憬珩果然沉默了。

    被说中了,自然就无话反驳。

    陆轻歌转头看着窗外,路灯在街边打下一道道剪影,来来往往的车辆似乎个个匆忙。

    这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

    古斯特很快停在了海湾别苑。

    下车之后,陆轻歌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走到了驾驶座那边,等着男人下车。

    他很快就下来了,锁了车之后,扭头看着站在他身侧的女人:“怎么了?”

    “我已经和你一起回来了,诗音的事情你到底什么时候解决?”

    男人朝着别墅的门抬了抬下巴:“你有这么急,就不能等我进去?”

    “有些事情,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诗音来说,慢一步,也许就无力回天。”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解决,无论时间早晚。”

    她看着他点了点头:“好,厉先生,我相信你。”

    说完之后,陆轻歌转身进了别墅。

    厉憬珩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看着女人的背影,耳边回荡的是那句她相信他。

    完完全全相信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大概从来没有过。

    在厉家,大哥厉憬谦很早就从军了,作为老二的他从小都被当成厉氏继承人培养,耳濡目染的都是厉建东处理商场上事情的那一套。

    商场上猜疑不断,人与人之间,或者说企业与企业之间,不管谈什么都是以利益为基础,就算偶尔会牵扯上信任,但也是建立在双方利益的基础上。

    所以……相信是什么东西?!

    在遇见陆轻歌之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所以,慕泽说他不相信她的时候,他没有否认。

    ……

    晚饭前。

    陆轻歌听见厉憬珩站在客厅给人打电话,大抵是在沟通工作上的事情。

    男人挂断电话就进了餐厅,他在她对面坐下之后开口了:“事情解决了,聂诗音明天就会收到消息。”

    “为什么不是现在?”

    “现在时间很晚了,你想让她一晚上都睡不着,去想为什么那个供应商会临时改变主意么?”

    她抿唇,低头拿着餐具吃饭了。

    虽然……她闺蜜今晚一样有可能因为供应商没解决的事情失眠。

    但厉憬珩说的那个可能,似乎会更大一些。

    ……

    第二天,陆轻歌打电话问聂诗音昨天供应商的事情谈的怎么样。

    聂诗音说起初谈崩了,但后来对方有改变注意了。

    陆轻歌知道事情解决了。

    她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番啊。

    厉憬珩一句话就能搞定事情,她闺蜜那么努力却都搞不定。

    权利和地位,代表的到底是什么?!

    自那天起,有三天,厉憬珩都没有再和陆轻歌提孩子的事情。

    没有提代表着,没有相信她孩子是他的。

    也代表着,还是坚持着让她打掉孩子的那个决定。

    这三天,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基本和冷战差不多。

    厉憬珩不再主动讨好她,她也不怎么乐意主动和他搭话。

    ……

    三天之后,陆轻歌收到了靳子衍的电话。

    彼时,她正在自己的那间书房里听轻音乐。

    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陆轻歌就已经隐隐猜到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她接了起来,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悻悻然:“靳少……怎么了吗?”

    “下周一就是聂氏的股东大会,刚才我听见我爸在给聂氏的股东打电话,最近他也经常外出应酬,应该是在背后做了不少动作,怎么,你有和你那老公提帮诗音的事情么?”

    陆轻歌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她沉默了有三秒钟,然后靳子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不说话?”

    “我……还没提。”

    那边有一秒钟的停顿,然后靳子衍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嗯,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就算了。这件事情虽然说厉总能做到,但怎么说也是需要费一番心力,你们有其他的打算,也不为过。”

    陆轻歌知道靳子衍可能是误会她了。

    她是全心全意想帮聂诗音的,但是厉憬珩……

    也许吧,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不是全心全意的。

    陆轻歌抿唇,再次开口:“靳少,你手里应该多多少少有点聂氏的股份吧,到时候你会支持诗音吗?”

    “当然,但我的支持对她来说起不到什么作用。”

    她最后追问了一遍:“只有厉先生能帮她了吗?”

    “目前看来,是这样。”

    “好,我知道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