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84章 所以……你动手打了她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苏郁看了苏悦一眼,语调淡淡:“醒的时候就会,只不过醒来的那一瞬间听你说了那么多关于憬珩的事情,突然不想开口了。”

    苏悦抿唇。

    她姐姐醒来那一刻,她的确把自己的苦水全部吐露了。

    苏郁昏迷不醒这段时间里,厉憬珩另娶他人移情别恋,甚至最后连去医院看她的次数都越来越少。

    所有的所有,她都告诉她了。

    收回思绪,苏悦看着苏郁,打量了一眼之后,又不懂地问道:“那姐……你怎么现在又开口了?”

    “装哑巴只是为了博取他的同情和怜悯,但现在看来没什么用。”

    苏悦抿唇,在苏郁面前蹲了下来,拉着她的手:“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按你说的办,你去医院买流产用的药,问清楚哪种药效最大,我要一次让她流掉,就算发现的及时,也无力回天的那种。”

    苏悦点头:“姐,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的。”

    “另外,我会说话的事情,暂时不要让憬珩知道。”

    “可刚才姐不是还说没用吗?”

    苏郁扯了扯唇:“谁知道呢,说不定以后会有有用的时候。”

    苏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好的,我听姐姐的就没错。”

    ……

    厉氏。

    厉憬珩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销售部。

    他知道陆轻歌还在生气,但他不想让那女人有这样的情绪,尤其还是生他的气。

    可是,当男人站在销售部门口往里面看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陆轻歌的身影。

    他皱起了眉,直接进了杨经理的办公室。

    杨经理看见厉憬珩的时候,忙着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厉总,你怎么来了?”

    “陆轻歌呢?”

    “陆主管今天请假了。”

    请假?!

    她早上明明是和他一起来的公司。

    男人看着杨经理,声音寡淡的厉害:“什么时候?”

    “半个小时之前,她说临时有点事情,需要请假一天。”

    厉憬珩轻“嗯”一声之后,抬脚离开。

    男人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刚才沙发上坐下,就拿着手机拨了陆轻歌号码。

    但……饶是拨通了,但始终无人接听。

    ……

    某咖啡厅。

    陆轻歌对面对着靳子衍。

    早上,她乘电梯上楼的时候,听见电梯里的公司同事在讨论,昨晚微博上爆了的话题。

    聂诗音靳子衍。

    海城有花花公子之称的靳少昨晚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泥,而他那个在订婚宴当场消失差点成为他未婚妻的女人出现了。

    据传,昨晚聂诗音在酒吧,几次要拉着靳子衍离开,但都被他拒绝了。

    不止如此,两个人争执过程中,靳子衍失手推了聂诗音。

    昔日的海城第一名媛直接摔到在地,狼狈至极。

    最让人惊叹的是,聂诗音从地上站起来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扇了靳子衍一记耳光。

    而男人目光凝滞之际,还是被女人拉着离开了酒吧。

    微博上很多人戏语,玩消失的名媛和情场失意的靳家大少,这一波到底是什么操作?!

    完全看不懂啊。

    ……

    此时,陆轻歌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她态度诚恳,开口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要责备的意思,反而更像一个公正的法官,在寻求事实真相:“靳少,昨晚你和诗音是怎么回事?”

    男人翘着二郎腿,低着头玩手机,一脸的漫不经心,淡淡道:“就是你听到和看到的那样。”

    陆轻歌没有对他这种不羁的表现多说什么,直接追问:“所以……你动手打了她?”

    靳子衍好像是在打游戏,听到陆轻歌这么问的时候,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他抬眼,看着陆轻歌冷笑:“陆小姐,我看起来,像是会动手打女人的男人?”

    订婚宴之前,靳子衍叫陆轻歌一声轻歌。

    可现在……称呼之间变成了“陆小姐”,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陆轻歌微微抿唇,眼神狐疑,她不解地追问:“可是诗音摔倒的照片我看见了,她从来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出过丑,更没有在哪个男人面前如此低姿态过。”

    靳子衍直接把手机扔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翘着桌面。

    他看着陆轻歌,笑的玩世不恭:“我纠正你,昨晚她摔倒,是我失手推了她,但不是动作打她,反而,你口中从来没有在哪人男人面前低姿态的女人,她动手打了我,那也是我二十多年来,挨过的第一个耳光。陆小姐也不想想,她为什么把身为名媛的低姿态暴露在了我面前,还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我?这叫……自作自受。”

    听着男人刻薄的话语,陆轻歌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重了几分:“靳子衍,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靳子衍冷嗤:“怎么,哪句话说错了么?”

    陆轻歌看着他,提醒道:“当初在酒店的时候,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她不是有意不出现的,而是因为遭人算计,被关在了酒店的房间里出不来,手机也没带,所以彻底失联了。”

    男人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紧接着,他语调漠然地道:“这话我是信的,但陆小姐,后来你的名媛闺蜜和那个叫江承御的一起出现在酒店门口,嘴上还带着被男人咬破的痕迹,那又算什么?”

    陆轻歌有些无奈。

    但今天既然主动约了靳子衍,就是为了帮诗音解释。

    所以有些话,她还是要说的。

    她看着面前一脸漠然的男人,红唇张合:“靳子衍,这件事是为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你也看见了,伤口是在诗音的嘴上不是在江先生的嘴上,江先生要咬她,他那么大的一个男人,诗音有反抗的力气吗?说她是被迫的根本不为过。再者,靳少难道不应该庆幸不是诗音在其他男人嘴上留下痕迹吧?!”

    靳子衍没说话。

    他端起面前的咖啡,搅拌之后,轻抿了一口。

    不知道男人是觉得咖啡苦还是怎么,摇了摇头。

    陆轻歌咬唇,看着他又道:“靳少,我敢和你保证,诗音她没有想过要背叛你,她是真心实意地要和你订婚。”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