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70章 车震啊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知道。”

    厉憬珩直接落下了两个字。

    陆轻歌显然没想到厉憬珩会这么轻易就回答了她,反倒是愣住了。

    她看着他,杏眸微动,白皙的脸蛋上写满了不明白:“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没说话。

    只不过……此刻男人的脸色看上去与其说是不想搭理陆轻歌,不如说是沉默以对。

    事关陆轻歌闺蜜,所以她自然又追问了:“厉先生,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靳向阳那么说诗音的时候,如果你告诉我她在哪,我们就可以把她找出来,然后反驳靳向阳,让大家知道都是他在胡扯。”

    厉憬珩一直沉默。

    她原本就不怎么高兴。

    这会儿那点追问的耐心在男人数次的沉默之后终于也消耗殆尽。

    女人再开口时语气已经不怎么和善了,声音自然也冷了下来:“你怎么不说话?”

    这一次,他倒是出声了:“到了海湾别苑再说。”

    听到这话,陆轻歌收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脑袋靠在副驾驶座椅上,暗自咬牙。

    她觉得……知情不报也是导致她闺蜜被算计的原因之一。

    她倒是要好好听听厉先生怎么解释。

    ……

    二十分钟左右,古斯特停在了海湾别苑。

    车子刚停,陆轻歌就转身看向了厉憬珩,迫不及待地追问:“可以说了吧?”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连进客厅都等不到?”

    “那你呢?是在故意拖时间吗?不然在哪说有什么不一样?”

    男人的眼睛往陆轻歌身后看了眼,抬了抬下巴后道:“云婶在外面打理绿植,车都已经停在海湾别苑了,我们却不下去,你觉得她会怎么想我们?觉得我们在车上干什么?”

    陆轻歌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看见了正在给花草浇水的云婶。

    她转过脸,看着男人道:“真要干什么的话,车子肯定有动静,但我们只是坐着聊天,她不会多想,而你……根本就是在给自己胡乱找理由。”

    厉憬珩笑了,盯着女人的眼神暧昧了几分:“那厉太太告诉我,干什么车子能有动静?!”

    陆轻歌,“……”

    睿智聪明的厉先生难道不知道干什么会有动静?!

    车震啊!

    他根本就是故意逗她吧?

    厉先生永远看起来人模人样,但有时候说话的时候往往能发挥出流氓才有的特质。

    比如现在。

    陆轻歌抿唇,什么也没说,直接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云婶许是听见声音了,转过头朝停车的这边看了过来,和陆轻歌打了个招呼。

    她应声之后就抬脚往别墅里走了。

    进门之后,陆轻歌换了鞋,站在玄关处看着厉憬珩换鞋的动作。

    男人抬眼的时候恰好对上她好整以暇等待的模样,几步走到女人跟上,拦住她的腰,一边往沙发处走一边道:“厉太太怀孕了,情绪要稳定一点,不然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陆轻歌扭头,敷衍地对着他笑了下:“厉先生如果真的这么想,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就该告诉我为什么了。”

    厉憬珩眉梢微动,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薄唇张合:“抱歉,刚才是我考虑不周。”

    陆轻歌,“……”

    厉先生最近的道歉都是说来就来,而且次次都能惊讶到她。

    因为……太过猝不及防。

    不过,现在他能不能直接说事儿?!

    她盯着他,眼神里再清晰不过的意思。

    男人轻咳一声,对上陆轻歌的视线。

    他看着她的眸子微沉,似乎有一点担心的意味,但还是开口了:“歌儿,承御打电话的时候在我身边,所以我的确知道他把聂诗音找去了哪儿,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以为他是故意在和聂诗音拖时间,因为看上了聂诗音所以想破坏她的订婚宴。”

    “你……你这都是在为江先生着想,可是订婚宴是诗音的订婚宴,你有没有替她考虑过她要怎么办?”

    “承御是我兄弟,而我也和聂诗音不熟,所以我更在乎承御的想法,很难理解?”

    陆轻歌惊讶地看着他:“可诗音是我闺蜜啊,你难道不知道?”

    男人点头:“嗯,她是你闺蜜,你是我的太太,我很清楚自己跟聂诗音之间的间接关系。但对我来说,承御他直接是我兄弟。”

    她抿唇,看着他问道:“在你眼里,江先生比我重要吗?”

    厉憬珩笑了,抬手摸了摸陆轻歌的脑袋,一遍摸着一遍道:“当然不是,刚才我也说的很明白了,你没听懂的话,我再规整一遍,简单来说如果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在你和承御之间做选择,我会选你,但如果是在他和聂诗音之间选,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个逻辑关系,厉太太听得懂么?”

    陆轻歌听懂了。

    意思就是他厉憬珩做不到爱屋及乌,尤其这个及乌还需要牵扯上他的兄弟。

    她只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陆轻歌咬牙,理了一会儿思路之后才再次抬眼看着男人:“那江先生是故意要破坏诗音的订婚宴吗?”

    “不是,他们被算计了。”

    “所以……厉先生,就因为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害惨了诗音你知道吗?”

    厉憬珩,“……”

    他小人之心?!

    江承御君子之腹?!

    呵——

    男人皱眉:“歌儿,我的确因为不清楚承御他怎么想而做了错误的判断,但聂诗音被算计这件事你不能迁怒于我,嗯?”

    陆轻歌瞪着他,反问:“我迁怒了吗?这根本就是事实。”

    他抬手扶额,解释道:“你应该很清楚,算计聂诗音的是靳向阳,不是我。”

    她张口就反驳:“但是厉先生,如果你告诉我她在哪,至少诗音不会在靳向阳抹黑她的时候无力反驳,可现在呢?她一个人要面对多大的压力?!”

    厉憬珩点点头,他大概是知道不能和女人讲道理,所以直接换了个说法:“歌儿,你想,聂诗音她想嫁的人应该也不是靳子衍,所以订婚宴被破坏,虽然会有那么点麻烦,但至少,你闺蜜她没有因为商场上尔虞我诈的牺牲品,不是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