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69章 我到底是哪又惹了你?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江承御的声音不大。

    但那漫不经心又意有所指的话,单是听起来都让人觉得胆寒。

    就连和他还算有点熟悉度的陆轻歌闻声之后都不自觉地看了他一眼。

    厉憬珩从停下脚步开始,视线就是落在陆轻歌身上的,这会儿看见身为厉太太的女人目光停在了江承御身上,眉头皱了下,脸色划过几分明显的不悦。

    那些记者霎时闭了嘴。

    虽然话筒还一个个地朝着聂诗音伸着,但却没了言语。

    空气安静了有几秒钟,然后有记者低声悻悻地问了句:“这位先生,你是谁?”

    江承御笑了下,抬起手,指腹刮了刮眉尾,连看都懒得去看那人,开口的时候面色很冷:“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话筒对着的每一个人,都有一句话让你们彻底消失在传媒行业的能力。”

    聂诗音——聂氏集团的董事长,就算靳向阳要在公司内部找她麻烦,但一个记者的生死,她还是操控得了的。

    江承御——对那群记者来说,他身份成谜,坐拥多少资产更是个谜,不明身份的男人最危险。

    陆轻歌——身为厉太太,随便对着自己的老公撒个娇,想毁了谁的前途不能再容易,尤其,她现在在那个男人心里的分量几乎超重。

    至于厉憬珩——

    海城首屈一指的人物,声名威望,就算是刚出校门的实习记者,对他那张脸的熟悉度也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了。

    神一般的存在。

    面前的一群记者到底是被江承御吓到了,全部识趣地闭了嘴。

    一直没说话的厉憬珩这时候开口了,视线还是直勾勾地落在陆轻歌脸上:“厉太太,不是要送聂小姐回去,还站在那干什么?”

    陆轻歌看着他应声:“哦,是的。”

    然后,她拉着聂诗音就要往停车区走,那些愣在原地的记者这会儿缓缓挪动脚步,给他们让出了路。

    聂诗音任由陆轻歌拉着,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太大的起伏。

    厉憬珩瞥了江承御一眼:“你刚才喝酒了,不能开车。”

    “难得听到你关心我一次。”

    “我是提醒你,遵纪守法。”

    江承御,“……”

    记者们看着两个大男人互动,面面相觑一句话也没敢说。

    厉憬珩很快走到了古斯特旁,上了车。

    还站在原地的江承御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的时候,动作顿了下,他瞥了一眼那些记者,似笑非笑:“怎么?各位不是应该散了么?还是……打算跟踪我?”

    记者,“……”

    他们背向相机拿着话筒很快离开了。

    江承御轻呵一声,继续打电话。

    ……

    古斯特上,陆轻歌和聂诗音坐在后座,厉憬珩开车。

    车子行驶了五分钟左右,陆轻歌转头看向聂诗音,问道:“诗音,到底怎么回事?”

    “我可能……被靳向阳算计了。”

    “是他把你锁到房间的?”

    聂诗音抬眼看着她,语调平和的开口:“只是猜测,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你是要和靳少订婚,靳少是靳向阳的儿子,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大概在靳向阳看来,我在订婚宴消失比聂靳两家联姻更容易让他达到目的吧。”

    听到聂诗音这么说,陆轻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符合着说几句靳向阳的坏话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她不自觉地想起那些刚才在酒店门外堵她们的记者,又侧过脸看着聂诗音道:“诗音,这次的麻烦对你来说很大吧?”

    “的确,不过你别瞎担心了,担心解决不了问题。”

    陆轻歌抿唇:“江先生会帮你吗?”

    “他只会越帮越忙。”

    “为什么?”

    “刚才在酒店外面,那些记者照片估计没少拍,如果被关在酒店房间是靳向阳示意的话,那我和江承御的照片传到靳向阳手中,早晚的事情。这样的情况下,再让江承御帮忙,落人口舌。”

    陆轻歌,“……”

    她抿唇,想了一会儿才道:“不管怎么样,你待会儿到家之后,还是给靳少打个电话吧。”

    聂诗音微微笑了下:“嗯,会的。”

    对话进行到这里,陆轻歌不说话了。

    厉憬珩透过后视镜瞥了两人一眼,收回视线继续开车。

    这一路上,他只是听着两个女人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

    二十分钟左右,古斯特在聂宅停下。

    聂诗音下车之后,对着厉憬珩道:“厉总,谢谢了。”

    男人温声道:“聂小姐客气。”

    聂诗音又把视线落在了陆轻歌身上:“歌儿,拜拜。”

    “拜拜。”

    聂诗音转身,进了聂宅。

    陆轻歌收回视线,才发现坐在驾驶座上的厉先生似乎没有要重新发动车子的意思。

    她其实是有点不开心的。

    从找到她闺蜜开始。

    她记得在后花园的时候,是他提醒她之后,她才找到聂诗音的。

    厉先生为什么那么清楚诗音在哪?

    既然那么清楚,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她找了半天才开口提醒她?!

    陆轻歌抿唇,语气里透着几分淡漠:“厉先生,你怎么不开车?”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的脸色,说道:“过来坐副驾驶。”

    陆轻歌,“……”

    她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直接下车,转坐到副驾驶上。

    反正……她正好有问题要问他。

    陆轻歌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

    然后古斯特驶了出去。

    陆轻歌坐在车上的时候,眼皮是垂着的,一张脸上写满了不正常,整个人看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厉憬珩开车的空档转头瞥了她一眼,薄唇张合:“你怎么了?”

    她怎么了?

    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

    陆轻歌没说话。

    男人扬了扬唇,再次开口:“既然不是心里能藏事儿的性格,就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不吭声是打算让我猜么?!”

    “没有,谁敢让你猜。”

    他轻笑一声:“呵,厉太太这语气,看起来不是一般的不高兴,说说吧,我到底是哪又惹了你?”

    她抿唇,偏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厉先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诗音和江先生在后花园的那个房间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