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68章 还不都是你造的孽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话落之后,厉憬珩点了点头:“好,我陪你找。”

    ……

    房间里。

    聂诗音坐在沙发上,垂着头,脸色差到了极点。

    很久了,她没有再抬眸看江承御一眼,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整个人几乎就是呆若木鸡的状态。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双腿交叠,手指在下巴处摸索着,盯着她看了好久。

    许是受不了看见聂诗音一直垂头丧气的模样,江承御轻咳一声,开口了:“诗音,你不用这么担心,虽然现在被人困在这里不是我的错,但也和我也有那么几分关系,所以如果造成什么后果,我可以帮……”

    江承御的话没说完,聂诗音就打断了他:“你千万别帮我。”

    男人挑眉,眼底掠过几分意外:“怎么?”

    “我没猜错的话,靳向阳已经把客人都打发了,在这之前,他大概也说了一番不怎么好听的话,自然都是针对我的,所以聂氏的董事们也有新的判断和战队立场,你不插手帮我,我还可以支撑几天,你一旦插手,又是一次留人话柄的机会。”

    江承御皱眉:“你在意的太多了。”

    聂诗音淡淡道:“你不是我,所以理解不了我的处境和感受。”

    “诗音,你是女人,女人生来就是应该被呵护的生物,你何必非要做什么女强人,担心那么多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听到江承御这么说,聂诗音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搭理。

    一般她不说话的时候,都是不赞同对方观点但懒得搭理的时候。

    江承御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他起身,走到了聂诗音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背。

    小小的动作,像是安慰,又像是对她那份坚持的无能为力。

    聂诗音垂着脑袋:“你坐下吧,应该过不了多久,歌儿就会找到这里了。”

    江承御在她身边坐下了。

    她转脸,把视线落在男人脸上:“江先生,拜托你,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可以吗?”

    江承御笑了下:“你这是……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欺负你?”

    “我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性格,只不过有些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你确定你解决得了?”

    “那是我该操心的事情。”

    江承御,“……”

    他没说话,只是皱着眉头。

    聂诗音看着他:“你答应我,今天的事情我不会从心底埋怨你一丝一毫,你不答应而且贸然插手的话,那江先生,以后我可能连句话都不想和你说了。”

    “呵——”

    他意味不明地轻嗤一声,然后才勉强点了点头:“你可真是让人没办法啊。”

    “那就答应。”

    男人的拇指和食指有意无意地搓着,漫不经心地落下四个字:“如你所愿。”

    聂诗音挽唇:“谢谢。”

    ……

    陆轻歌带着厉憬珩找聂诗音找了好大会儿。

    花园里,男人看着四下张望,偶尔开口喊两声女人,脸色越来越不耐。

    他抬眸瞥了一眼那个西北角角落的监控死角,轻而易举地看见了一个房间。

    漠然地收回视线,盯着陆轻歌:“厉太太,别喊了。”

    她回神看着他:“怎么?”

    厉憬珩朝着西北角看了一眼,薄唇张合:“他们应该在那里。”

    陆轻歌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他也没回答,只是淡淡道:“去看看吧。”

    “好。”她应声之后,就朝着那边走了。

    厉憬珩跟上。

    陆轻歌站在门口之后,抬手敲了敲门:“诗音,你在里面吗?”

    里面很快传来了回应。

    ……

    十分钟后,房门被打开,聂诗音和江承御同时出现在了陆轻歌和厉憬珩面前。

    陆轻歌看了一眼江承御,又看向了聂诗音——

    她的唇角破了。

    被……江先生弄得吗?

    女人微微抿唇,准备开口和聂诗音说什么的时候,聂诗音先说话了:“歌儿,能不能拜托你和厉总送我回聂宅?”

    她话音刚落下,陆轻歌就注意到江承御低头看了聂诗音一眼。

    陆轻歌直接同意了:“好,诗音,我们送你回去。”

    说完之后,她才像想起来什么一般,又看向了厉憬珩:“厉先生,你可以吗?”

    “你都说了我们可以,我自然没什么意思。”

    她抿唇:“谢谢。”

    这两个字落下之后,陆轻歌直接拉着聂诗音往外走了。

    两个女人离开之后,厉憬珩看了江承御一眼:“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我以为……你故意拖着聂小姐,想破坏她的订婚宴。”

    江承御眉梢微挑,随即笑了:“看来我的确是应该自省一下,自己是怎么就给了你这种印象的。”

    厉憬珩漠然丢下两个字:“走了。”

    他脚步刚迈开,江承御就追上了:“我说,你明知道我在这里却一直没告诉陆小姐,不怕她对你有意见?”

    “还不都是你造的孽?”

    “我的确需要自省,但你的决定也掩盖不了你那颗小人之心。”

    厉憬珩默然。

    ……

    君玥酒店外。

    陆轻歌和聂诗音刚出去就被记者媒体堵住了。

    接憧而至的是一系列的问题。

    “聂小姐,请问你为什么会在订婚宴上凭空消失?”

    “据靳董所言,聂氏许多元老对你任职聂氏董事长持怀疑态度,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这场订婚宴可谓云集了海城权贵,作为女主角的你没有出现,聂小姐考虑过会造成的影响吗?”

    “……”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陆轻歌拉着聂诗音,看着她脸上写满了疲惫,心疼如斯。

    不知道那个小记者看见了从酒店走出来的厉憬珩和江承御,立马又浮现了新一波的问题。

    “聂小姐,和厉总一起出来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你在订婚宴开始之前消失的主要原因吗?”

    “我看你的嘴唇上好像有伤口,是被男人咬的吗?”

    闻言的江承御眉头随即皱了起来,几步走到陆轻歌和聂诗音身边,站在了二人面前,睨了那些记者一眼,脸色冷若寒霜,声音里也透着一股不怒自威:“话不清楚怎么说就闭嘴,省的连饭碗丢了还觉得自己挺无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