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67章 在一竿从聂氏创立之初就陪着聂老打拼的董事中,她如何服众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聂诗音彻底无言以对。

    她没再继续站在窗边了,一脸认命的表情,抬脚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

    江承御瞥了一眼外面,眉峰微挑,紧跟着也走了过去。

    ……

    主会场。

    原本悠闲随意的宾客这会儿变成了交头接耳。

    在诸多的讨论声中,最多的无非就是对聂诗音的埋怨和质疑。

    陆轻歌和厉憬珩站在人群中某个不显眼的地方,她听着别人用不善的言语讨论着自己的朋友,一张脸上全是不喜的神色。

    女人转头看向厉憬珩:“厉先生,你知道江先生把诗音约到哪去了么?”

    闻声的男人瞥了她一眼,眸子里波澜无惊,也没说话。

    陆轻歌不知道刚才江承御和聂诗音打电话的时候,厉憬珩其实是站在他身边的,所以说的话,他自然都听得很清楚。

    去了哪?

    他知道,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开口告诉陆轻歌。

    他不说,是因为了解江承御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会乱来,到时间没出现也许只是按照他意愿在发展的事情,毕竟,他有能力替聂诗音搞定一切。

    陆轻歌看厉憬珩也没个反应,以为他不知道,就没再说什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靳子衍朝她走了过来。

    先看见他的是厉憬珩,他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前的女人,又抬眼看着站定的靳子衍,薄唇张合:“靳少。”

    闻声,陆轻歌懵了下,然后转身——

    靳子衍的脸色没有太明显的大喜大悲,只是和平时相比,少了几分笑意。

    他看着陆轻歌开口:“你是诗音最好的朋友,化妆的时候也在化妆间陪着她,所以她去哪了?你应该知道?”

    陆轻歌抿唇:“靳少,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但是你相信,诗音她没有要逃婚的意思,可能是遇上了麻烦。”

    靳子衍笑了下,似乎不怎么相信地道了一句:“你自然是要替她说话的。”

    陆轻歌抿唇,解释道:“靳少,我说的是实话,你应该也很清楚诗音为什么和你订婚。刚才在化妆间的时候,诗音还和我说在这件事情里,他觉得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也说订婚之后,不管以后怎么样,她都会按部就班地和你结婚。”

    闻言,靳子衍脸色微变,盯着陆轻歌:“她真的这么说?”

    “当然是真……”

    她最后一个“的”字还没说出口,手腕就被厉憬珩扯住了,然后整个人被拉倒了他身后。

    男人开口说话了,出声的时候是看着靳子衍的,但却喊了她的名字:“歌儿,话你已经说话了,相不相信是靳少的自由,不用解释太多。”

    陆轻歌没说什么。

    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诗音是去见江承御的,不管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出现,但对靳子衍来说,总归是一种伤害。

    她作为知情人士,说话的时候也是没什么底气的。

    几个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着,没有人再开口说话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场的站台上,响起了一个醇厚的男声:“各位——”

    这个声音落下的时候,在场的人几乎全部寻着声源看去。

    陆轻歌自然也扭头看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那里拿着话筒的靳向阳。

    她怔然,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被厉憬珩扯着的手腕都僵硬了几分。

    男人看到她的神色,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在她耳边开口:“没事的,嗯?”

    她不相信没事。

    靳向阳一直想对付诗音来着。

    这下,终于有机会了。

    靳向阳很快就继续了:“首先,很感谢各位今天来参加犬子的订婚宴,不管是看在靳家的面子上过来的,还是看在聂家的面子上,我都深表感谢。但遗憾的是,订婚吉时已经过去了,可聂老的孙女聂诗音却迟迟没有出现,这代表什么?”

    他提到聂诗音的时候,说的是聂老的孙女。

    聂老已经去世了,靳向阳还不忘再抹黑他一次,实为可恶。

    “很明显,聂小姐临时反悔,不打算和犬子订婚了,她今天消失就是在挑衅我们靳家,这样的行为,让犬子颜面何在?让靳家颜面何在?”

    靳向阳说的义愤填膺,说到这里的时候,现场又响起了一波激烈的讨论声。

    陆轻歌面色焦急地看了厉憬珩一眼,小声开口:“厉先生,诗音不是这么想的啊。”

    男人看着她,眼神真挚,但却没回应。

    陆轻歌又看向了靳子衍:“靳少,你别听你爸爸乱说,诗音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靳子衍看了她一眼,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会场。

    陆轻歌没有看懂他那笑是笑什么,只觉得……那个转身离开的背影,看起来尤为落寞。

    男人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她视线之内,而靳向阳的声音还在继续:“大家今天都看清楚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实在是有辱聂老威名,尤其,这样的一个小姑娘,还是聂氏集团的董事长,在一竿从聂氏创立之初就陪着聂老打拼的董事中,她如何服众?我靳向阳,一定要讨个说法。”

    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在场的讨论更甚。

    “说的有理啊,这要怎么服众?”

    “聂小姐到底是年轻了点,不分轻重啊。”

    “这样下去,聂氏堪忧。”

    陆轻歌,“……”

    这样的情况下,有人附和无可厚非,尤其聂氏本来有人不服聂诗音。

    可……靳向阳把自己说的还真够委屈啊!

    尤其,那么几大段话说出来顺畅的不行,给人一种早就提前排练好的感觉。

    如果不是知道聂诗音是被江承御叫走的,陆轻歌都怀疑这是靳向阳蓄谋已久的局面。

    他再开口的时候已经是一些表面客套的话了,最后直接驱散了满场宾客。

    等到会场人散的差不多的时候,陆轻歌一脸失落地看着厉憬珩:“我去找诗音。”

    男人挑眉:“你去哪找?”

    她看了他一眼,垂着一颗脑袋:“就从化妆间四周开始,看看她可能会去哪吧,一直找总会找到的,她应该就在酒店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