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66章 实话告诉你,扯着嗓子喊了,也不会有人过来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江承御笑了下,目光落在聂诗音脸上。

    他盯着她怒意横生的样子,似笑非笑:“聂小姐是想和我相识个三生三世?”

    聂诗音,“……”

    她微微抿唇,随口应声:“你觉得是就是吧。”

    他薄唇一动:“荣幸之至。”

    聂诗音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抬脚走到房间的一处镜子前面,随手抽了一张纸,慢慢沾掉了嘴角的血液,又搭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呼吸之后,迈着步子朝玄关处走去。

    江承御盯着她做这些动作,目光里一直都是欣赏的神色。

    等女人脚步迈开的时候,他也很快跟上。

    订婚典礼么,还是可以看一下的。

    聂诗音走到门口,抬脚覆上门把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把手动不了了。

    起初她以为是江承御刚才顺便把门反锁了,所以摆弄了门上的反锁按钮,但依旧没什么用处。

    聂诗音松开门把,转身看着朝她走过来的江承御:“你做了什么手脚,门打不开?”

    男人眉头一挑:“是么?”

    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江承御,反问:“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他没有直接说不知道什么的话,而是温声落下三个字:“我看看。”

    江承御说完,就加快步伐走到了聂诗音身边。

    男人长臂一伸覆上了那门把,摆弄了几下之后,确定门是打不开了,无奈地看着她:“可能……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用猜的也知道订婚典礼现在快要开始了。

    可是现在两个人却被反锁在这个所谓监控死角的地方。

    监控死角,那就是找也很难找到的地方。

    聂诗音不免生出几分怒意,她看着男人,急而无奈的眼神里尽是怀疑:“江承御,你故意的?”

    “我还没恶劣到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被人推上众矢之的的那种程度。”

    她无力又焦急地追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江承御盯着她,薄唇张合:“你来的时候,确定没人跟着你?”

    聂诗音语气顿时泄了气,连声音都跟着低了几分:“我没看到有人跟着我,但也不排除有人跟着没被发现。”

    “你可能被人算计了。”江承御断定。

    “你确定算计我的人不是你吗?”

    江承御冷笑一声,看着面前的女人,耐心开口:“聂小姐,聂诗音,我刚才难道没有说过可以让你和靳子衍订婚的话?还是你来之前我没说过你听我说完我想说的,我可以不耽误你的订婚吉时?我都这么干脆不留余地地被你拒绝了,再这样算计你让你和我待在同一个空间有什么意思?我有那么不知好歹厚颜无耻?”

    聂诗音抿唇,没说话了。

    顷刻之间低下了头,她的手机来之前给陆轻歌保管了,是为了典礼开始走过场的时候自己可以直接过去,省的手里还多握了一部手机看起来别扭。

    可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过……

    聂诗音抬眼,看着江承御开口:“江先生,你的手机呢?拿出来给厉总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开门,或者我来打给歌儿。”

    江承御没什么意见,抬手就去摸自己的西裤口袋。

    但随意,他眉头一皱,看着聂诗音:“手机……大概落在了主会场?”

    “你——”

    他看着聂诗音脸上少有的焦急模样,好笑道:“我怎么样?”

    “江承御,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就因为我手机没带,你就判定我是故意的?”

    说到这里,江承御耸了下肩:“你的手机不是也没带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其实不想订婚,就想和我待在这里?”

    聂诗音气的直接抬脚离开了,和这男人拉开了距离。

    她走到窗户边看了看,想找人求救,可却发现窗外全是一些绿植,毫无人烟。

    这酒店的景色着实不错,可现在她并没有心情欣赏。

    聂诗音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这场订婚宴因为她的不出现而取消,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靳向阳一定回向满场宾客表示他靳家是多么的有诚意,而她聂诗音又是怎么办事的,订婚之前玩消失?!

    靳向阳是什么人,说人坏话的时候从来都不害怕别人看见他那副小人的嘴脸,只要能把你往最见不得光的地方推,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什么都不会在意的!

    难以想象……她会在靳向阳口中变成什么样的存在。

    更难以想象,在场的聂氏股东又会在心里如何判她的罪责!

    聂诗音转过身,看向江承御的方向,想找他求救,可又觉得这样的处境他能怎么救?!

    男人似乎察觉到她看过去的目光,这会儿已经迈着脚步朝女人走了过来。

    他在她身边站定:“你订婚是为了和靳家联姻,和靳家联姻是为了争取获得聂氏董事认可的机会,这对靳向阳来说是威胁,我怀疑,在你出化妆间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门被反锁,应该也是靳向阳的主意。”

    聂诗音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烦躁。

    听到江承御的话,她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江承御,“……”

    的确没什么用,但至少可以让她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和他一起被锁在房间了。

    聂诗音叹了一口气,盯着男人的眉目温和了几分,她看着他低声开口,语气里有几分示弱的意思:“江承御,不然……你站在这里喊几声,看会不会有人过来?”

    “你怎么不自己喊?”

    “我是女的,扯着嗓子喊人显得多没形象?!”

    “我是绅士,你让我大声求救,也很丢面子。”

    聂诗音,“……”

    她连声叹气,收了落在男人的视线,只觉……今天可能真的是自己的死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承御男人笑了笑,“实话告诉你,就算我如你所愿,扯着嗓子喊了,也不会有人过来。”

    “你没试,怎么知道不会有人?”

    “因为这家酒店是……我全额投资的,这个地方,也是我为了图个清静专门找人打造的,不然你觉得,哪个酒店会在监控死角弄一个这样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