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62章 这根本就是在耍流氓啊!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这话落下之后,陆轻歌盯着他的眉目终于动了几分。

    那一肚子的气,像是瞬间被针戳破了,瘪了下去。

    但她还是没说话。

    厉憬珩看着她,薄唇又动了:“说句话,回应我,嗯?”

    她看他的眼神中带着气恼,开口的时候声音也跟着大了几个分贝:“你让我说什么?你怎么不直接把我咬死掐死?不知道自己是个男人还是不知道男人力气大?你知道你吻我的时候我快窒息了吗?知道自己把我腰快掐断了吗?”

    陆轻歌话音落下之后,看见厉憬珩……笑了?!

    她原本是看着他的,眼神平和,但是看到他笑了之后,眼神直接变成了瞪。

    男人这会儿倒是绅士了几分,看着她的眼神温柔,薄唇张合一字一句地道:“抱歉,是我的错。”

    陆轻歌,“……”

    她不喜地看着男人:“道歉有用吗?”

    “那你说,怎么办?”

    “你错了为什么要我说怎么办?”

    “好,那我来说个解决办法,你听听看愿不愿意?”

    她撇撇嘴,勉强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说吧。”

    厉憬珩视线落到她的唇瓣处,又缓缓下移,移到她的腰际,最后薄唇噙着笑开口了:“我吻了你,掐了你的腰,不如……你如数还给我?”

    陆轻歌,“……”

    这根本就是在耍流氓啊!

    她如果敢抬手去掐他腰……指不定要发生什么事儿呢!

    “厉太太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显然不怎么样。

    她抿唇,淡淡落下两个字:“算了。”

    “算了?是什么意思?”

    陆轻歌瞥了他一眼,答的敷衍:“我困了,去睡觉了,晚安。”

    男人眯眸,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追问道:“所以……原谅我了么?”

    陆轻歌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拳,好像一拳挥过去,砸在厉先生的脸上啊。

    但是……她是在没那个胆量。

    她扯了扯唇:“不敢不原谅。”

    厉憬珩盯着她的样子,薄唇动了动,但终是没再开口说什么。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男人温柔的声音响起:“去睡吧。”

    他话音刚落下,陆轻歌没有一句话直接转了身,走到次卧门口之后她开门进去然后关门。

    再也没有看厉憬珩一眼。

    还站在走廊的男人挑了挑眉,伸出舌尖舔了下唇,又莫名其妙地抬起了自己那只按揉过女人腰际的手,唇角泛出不自知的笑意。

    ……

    年初十,君玥酒店。

    满场的宾客无一不是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高脚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而好听的响声,但笑意浮动的背后却是一场场不为人知的商业计谋。

    宴会厅里极致奢华而精心的布置昭示着这场盛大订婚宴的与众不同。

    化妆间。

    陆轻歌从聂诗音化妆开始就陪着她了,这会儿都已经都准备就绪,但因为还不到时间,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随意地聊着天。

    “歌儿,你说我把公司的那些老董事全部拿下,需要多久啊?”

    “一年?”

    聂诗音感慨了一句:“唔……听起来时间好长啊。”

    陆轻歌听着她的话,突然换了个问题问道:“如果一年之后,聂氏的董事不再受靳向阳趋势,集团也稳妥了,你还会和靳少结婚吗?”

    聂诗音脱口而出:“当然。”

    “为什么?”

    “不结婚的话,这场订婚宴算什么?我为了自己的目的,骗他吗?”

    陆轻歌反驳道:“可这是靳向阳设计的,你也是受害者。”

    聂诗音挽唇,平心静气地开口:“订婚的事情是我自己答应的,是我给自己争取的一个机会。要说受害者,算起来……靳子衍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陆轻歌没说话了。

    因为的确是这样。

    这场订婚宴,靳向阳和聂诗音怎么说都是各得其所,只有靳子衍……他的同意是因为对诗音的感情。

    哪怕这场订婚宴结束之后,聂诗音会成为他的未婚妻,但他依旧是最无辜的那个。

    至于聂诗音,她拿着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换一个守住聂氏的机会。

    心甘情也愿。

    陆轻歌并不能多说什么。

    聂诗音的声音很快又响了起来,像是随口一问:“对了歌儿,你今天是和厉总一起来的吧?”

    陆轻歌也没多想,很随意地回了聂诗音的话:“嗯,他现在应该在宴会厅。”

    聂诗音点了点头,眼睛不自觉朝外面瞥了一眼,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化妆间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儿,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聂诗音的手机。

    她拿起手机,瞥了眼来电显示,杏眸微动,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眼神犹豫。

    电话……是江承御打过来的。

    铃声还在响着——

    陆轻歌不自觉偏头提醒她:“诗音,接电话呀?”

    “嗯。”她应声,然后接起了电话,唇角故意扯出几分笑意,清丽的嗓音跟着响起:“江先生,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在哪?”

    “当然是在化妆间了。”

    电话那端的男人落下两个字:“从化妆间出来,右拐直走,有一扇门,直接通往酒店的后花园,我等你。”

    聂诗音皱了下眉头:“干什么?”

    江承御的语气倒也坦然:“订婚之前,想和你说几句话,聂小姐应该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

    聂诗音突然有些想笑,她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机会呢?!

    女人挽唇,开口说话的语气礼貌而疏离:“江先生,我要订婚了,和你一个单身男人单独会面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所以,我刚才告诉你的路线都是经过考究的,没人会发现,后花园西北角角落是监控死角,那里有个房间,我会去那等你。”

    “那江先生,你给我一个我见你的理由?”

    “你来见我,听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我尽可能不耽误你的订婚吉时;你不见我,我有的是办法让这场订婚宴进行不下去,还会让它成为海城明天的头版头条。”

    聂诗音心口瞬间窜上一团火,她冷笑:“你凭什么要挟我?”

    “就凭你是我江承御看上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