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46章 他强了我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叫了慕槿一声之后——

    她的睫毛颤了颤,紧跟着睁开了眼睛。

    慕槿侧过身子看了陆轻歌一眼。

    陆轻歌看到慕槿原本一片淡然的眸子在对上她视线的一瞬间,霎时有了几分情绪。

    而且她的眼睛很红很红,是哭红的痕迹。

    陆轻歌有些担心地开口问她:“慕姐姐……你怎么了?”

    慕槿没说话,但是她缓缓起身,从床上做了起来,靠在了床头。

    这一坐,陆轻歌毫无预料地就看见了她身上的青青紫紫痕迹。

    她瞬间就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憬谦大哥会跑到南院找她来看慕姐姐。

    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在楼下止步,而不是跟着她上来。

    虽然之前陆轻歌听厉憬珩说过憬谦大哥和慕槿的婚姻,不算是两情相悦。

    可他们都结婚三年了,难道有些感情还没有培养出来吗?!

    慕姐姐身上的一身痕迹看上去实在太吓人了!

    她明明是提憬谦大哥上来看慕姐姐的,可是此刻,站在她面前,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陆轻歌抿着唇,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合适。

    直到慕槿突然开口:“轻歌,你坐下吧。”

    陆轻歌点了点头,在床边坐下了,看着慕槿道:“慕姐姐,你还好吗?”

    慕槿低着头,视线落在身前的被子上,脸上的失落情绪很明显。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说实话,很难过。”

    “你和憬谦大哥是吵架了吗?”

    “他强了我。”

    陆轻歌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她和慕槿的关系,怎么说呢,比厉憬晗是要好一些的,但是和聂诗音相比,却是差了一大截。

    现在她坐在慕槿身边,听着她说话,是应该开口安慰的。

    但是却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夫妻之间的事情,对错是非,外人真的不好评价。

    慕槿看了陆轻歌一眼,许是看出了她的犹豫和不自在,主动开口道:“三年前,我爸拆散你和慕泽的同时,也把我嫁到了厉家。”

    “慕姐姐,三年了,你还是不喜欢憬谦大哥吗?”

    慕槿看了陆轻歌一眼,又收回视线:“我嫁给厉憬谦之前就认识他了,说起来,我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救了他?”

    慕槿的眼神幽远了几分:“他出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那时候我还是实习军医,但因为部队最有资质治他伤势的医生被调去别的部队支援了,我主动提出帮他做手术。手术开始之前,厉憬谦问我叫什么名字,他当时受伤很重,我没多想直接告诉了他。”

    “那后来呢?”陆轻歌问。

    “告诉他我叫慕槿之后,厉憬谦说,如果我能救活他,他就娶了我。”

    陆轻歌愣了下,憬谦大哥看起来,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

    但是他既然说出来了,想必那时候,是真的喜欢慕姐姐。

    可能是……一见钟情了。

    慕槿说了很多话,但是她的脸色变化并不大:“当时我说我不需要,但他只是笑了笑,没再和我争论下去。身为医生,救人是天职,所以我不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在救治他这件事情上加入自己的想法,我要做的,除了专心救人,没有别的。”

    听慕槿说到这里,陆轻歌基本上已经了解了大概。

    她看了慕槿一眼,微微抿唇道:“慕姐姐,结婚之后,憬谦大哥他对你好吗?”

    听到陆轻歌这么问,慕槿第一次把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和他四目相对:“当初我救活了他,但是他却不顾及我的意愿,直接去找我爸,最后我被逼着嫁到了厉家,结婚当晚,我直接和他说我有喜欢的人,早在救他的时候,我就是有男朋友的人,我告诉他我想离婚……”

    慕槿越说越激动,最后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陆轻歌认识慕槿也有好几年了,她知道慕姐姐一贯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她没料到,结婚当晚,她就会对憬谦大哥说这样的话。

    而且,看着她哭的那么委屈,她抬手拉住了慕槿的手:“慕姐姐,都过去了……”

    慕槿闭了闭眼,原本是想控制一下眼泪的,但是却在听到陆轻歌的一句安慰之后,更加难以自制。

    她垂着头,抬起另一只手擦了眼泪:“那时候厉憬谦说,可以给我时间让我忘记我前男友,说只要我不愿意,他永远都不会碰我,说会对我好……当时我爸他刚好遇到了点麻烦,需要厉憬谦帮忙,所以我就没再闹了。”

    “婚后三年,我们一直相敬如宾,但是自从上次你和憬珩的补请晚宴之后,他对我就开始不一样了,持续的冷暴力和不断地警告。”

    陆轻歌愣了下。

    很快想起了之前补请晚宴的时候,江承御也去了,他还和慕姐姐说了话。

    应该是这些画面被憬谦大哥看到,所以……刺激了他。

    这些事情,她真的不好说。

    尤其,现在江先生还是她闺蜜的心上人。

    慕槿很快又继续了:“直到昨天……奶奶和妈说起孩子的事情,晚上回来之后,他就直接把我……”

    言尽于此,慕槿终于说不下去了。

    而且就算她不说,陆轻歌单是看着她身上的痕迹,也明白了。

    她看着慕槿,开口安慰:“慕姐姐,你别难过,其实你和憬谦大哥结婚三年了,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早就可以做了……但是憬谦大哥就是因为尊重你,喜欢你,照顾你的情绪,所以才没有强迫你……至于上次补请晚宴,你在宴会上遇到江先生,还和他聊天,可能……憬谦大哥看见了,觉得嫉妒吧,嫉妒为什么你三年了都对他的感情视而不见。也嫉妒江先生,三年了什么都没做,还可以被你喜欢着。”

    慕槿笑了下:“所以轻歌,你觉得就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对我强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换位思考一下,你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和他喜欢一个人得不到是同样的感觉,结婚三年憬谦大哥都没有对你怎么样,但昨天过年,他一时情绪失控……你是不是可以原谅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