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43章 那算什么救了他一命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话音落下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摸了摸她的脑袋:“嗯,说的不错。”

    表个白……还被表白对象撒狗粮。

    温茜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遭遇?!

    可是这个对象又是她二哥,想打架都不能的啊!

    女孩儿咬牙切齿地看着陆轻歌,连说话的声音都提了好几个分贝:“陆轻歌,你别得意了,就算现在嫁给了二哥又怎么样,等苏郁醒了,只要她开口让二哥和你离婚,他一定会和你离婚的,因为苏郁是为了救二哥才变成了植物人,他欠她一条命,而且,苏郁她优秀能干又温柔,不仅可以当二哥的贤内助,还可以在事业上助她一臂之力,你会什么?大概什么都不会吧?我等着看你们离婚的那一天!”

    温茜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大得很。

    陆轻歌原本是应该发脾气的,或者说被她的话牵动情绪,怒火中烧的。

    但是她没有。

    反而,她扯了扯唇,笑了,眸低掠过几分讽刺的意味:“温茜,你说了这么多,不都是因为你喜欢他但却得不到吗?你说了这么多,不都是要有个苏郁能醒过来得前提吗?!如果苏郁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那你该多失望?”

    闻言,厉憬珩的眉骨终于动了下。

    他看了陆轻歌一眼,晦暗的眸光传达着让人猜不透的情绪。

    温茜气急:“陆轻歌,你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我维护我的婚姻怎么就脸皮厚了,真正脸皮厚的是你吧?苏郁救了厉先生那又如何,她真的救了他吗?应该是救厉先生之前就被车撞了出的车祸吧?那算什么救了他一命?!”

    “你——”

    “我什么我?!我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场争吵,可以说是很激烈了。

    一旁的温雯厉建东,以及温鸿全被吸引了过来。

    而且,温茜和陆轻歌吵的话,他们也全部都听见了。

    温鸿的脸色很差,走过来拉着温茜就要往车旁走——

    温茜挣扎了下:“爸爸,你干什么拉我?”

    “回家,瞎闹什么?”

    “我被欺负了!”

    “住口,跟我回去!”

    温茜就这么被温鸿拽上了车,车子很快也驶了出去,厉宅外面终于安静下来。

    厉建东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温雯也站在一旁,一时间,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陆轻歌双手握拳,原本是垂着眸子的。

    刚才她和温茜吵架的时候,顺便提到了苏郁,还说了她一辈子都醒不过来的话。

    厉先生应该很生气吧?!

    女人小心翼翼地瞥了厉憬珩一眼——

    男人一只手垂在身侧,一只手放进了西裤口袋,脸上没什么看的出的变化。

    厉憬谦中午吃饭之前就回了厉宅东院,现在也没在场。

    厉憬晗看着父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调节这样的气氛,自顾开口道:“爸妈,舅舅和温茜都走了,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回去吧……”

    温雯先应了声,她看了厉建东一眼:“走吧,回去吧。”

    语罢,又看向了陆轻歌:“轻歌,回去吧。”

    她点了点头,但是没说话。

    厉建东打量了一眼厉憬珩,抬脚离开之前,有把目光落在了陆轻歌身上,终是开口了:“歌儿,茜茜年轻不懂事儿,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说了什么话也不用放在心上。”

    陆轻歌微微抿唇。

    厉建东说的话,她怕是做不到。

    而且吵架的时候……她自己说话也不怎么好听。

    不能全部怪温茜。

    因为话虽然是被人说出来的,但事实却是就那么在那里摆着的。

    温茜……说的百分之八十有可能都是事实。

    她没应声,厉建东又把目光落在了厉憬珩身上:“憬珩,你带歌儿回南院吧。”

    “好。”他沉声落下一个字。

    厉建东和温雯抬脚进了厉宅。

    厉憬晗站在原地,打量了厉憬珩和陆轻歌一番,撇撇嘴也离开了。

    陆轻歌咬着牙,没说话。

    两个人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左右,厉憬珩的声音响了起来:“走吧,回南院。”

    “哦。”她应声。

    ……

    厉宅南院。

    陆轻歌进去之后,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索性就拿出手机翻看。

    厉憬珩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玩手机的动作。

    陆轻歌随便翻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值得看的消息,她索性关了手机,扔在一边。

    抬眸的时候,不经意瞥见厉憬珩看过来的视线。

    她视而不见,直接错开。

    属于男人的声音很快在空气中响了起来:“刚才和温茜吵得时候不是挺能说,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她撇撇嘴,漫不经心地反问:“现在又不用吵架,吭声干什么?”

    厉憬珩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好,那我来问。”

    陆轻歌,“……”

    质问么?!

    她抿唇,垂着一颗脑袋,双手放在腿上,有意无意地扣着自己的指甲。

    低沉的男音很快响了起来:“你很不希望苏郁醒来么?”

    陆轻歌扣指甲的动作一顿,干脆利索地落下两个字:“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刚才和温茜吵架的时候那么冲动地说什么她一辈子不醒过来的话?”

    “你也知道那是吵架,说话的时候都不过脑子。”

    她话落之后,听见男人唇齿之间发出一声轻嗤。

    在那之后,他很快开口了:“我更知道,任何的话,只要说出来,都有真心的成分。”

    “既然都知道,还问什么,你要是觉得我不希望,那就是不希望吧。”

    “你是怕她醒过来,威胁你厉太太的地位吗?”

    陆轻歌太抬眼看向了厉憬珩,和他四目相对,掷地有声地落下一句话:“不是,我是怕她和我抢厉先生这个人,我上午的时候说过了,不想离婚,虽然你也说了那就不离,但……”

    她顿了下,才又道:“苏郁毕竟是有恩与你的人,不管你出事和她的车祸是间接关系还是直接关系,总之只要你没出事,她就不会出车祸,所以说到底,她还是为了救你,救命之恩……怎么报答都不够,就算她要你和我离婚然后娶她,也不为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