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31章 昨晚你睡着了,我抱你进来的

时间:2018-04-28作者:素时了了

    客厅里,陆轻歌和聂诗音坐在一旁,厉憬珩和江承御坐在一旁。

    春晚的节目有精彩的,也有一般的。

    陆轻歌和聂诗音偶尔会讨论几句,但厉憬珩和江承御似乎一直都没什么话。

    晚上十点的时候,陆轻歌把视线转到了厉憬珩脸上——

    他似乎对春晚没什么兴趣,视线虽然停在电视屏幕上,但那眼神寡淡的厉害。

    她撇撇嘴,然后把视线转向了江承御,红唇张合问道:“江先生,你觉得春晚好看吗?”

    “还行。”

    “还行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呢?”

    江承御轻笑,看着她问道:“陆小姐到底想说什么?”

    “不如……我们打牌吧,一边打牌一边看春晚,也不至于那么无聊,怎么样?”

    “我没意见。”

    陆轻歌点点头,然后又看向了聂诗音:“诗音,你想打牌吗?”

    她笑了下,很赞同地点头:“我觉得可以。”

    都问完之后,陆轻歌最后才把视线落在了厉憬珩的身上,她看着他,笑意清浅:“厉先生,诗音和江先生都同意打牌,你要不要也加入我们?”

    厉憬珩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眸低泛着复杂的光,看的陆轻歌微微抿唇,然后很快收回来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因为男人那眼神似乎是再说——

    最后才问我?!

    台词还不一样!

    江承御聂诗音和她组成了女人口中的“我们”,而他厉憬珩成了被排除在外的那一个?!

    坐在厉憬珩一旁的江承御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眉峰微挑,看着男人道:“憬珩,一起打牌?”

    “可以。”厉憬珩颇为傲娇地落下两个字。

    闻言,陆轻歌朝着她笑了下:“厉先生,海湾别苑有牌吗?”

    “有扑克。”

    “那你去拿?”

    厉憬珩对上她的杏眸,没说话,但是起了身。

    男人很快拿着扑克从楼上下来了。

    四个人组好队,很快就开始了。

    起初两局,厉憬珩和江承御赢得毫无压力。

    陆轻歌扔下牌,看着聂诗音唉声叹气地道:“到底是我们牌不好,还是厉先生和江先生智商太高啊?”

    聂诗音扔了牌,耸耸肩,一脸无奈。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薄唇各自掠出几分笑意。

    接下来,陆轻歌和聂诗音要么两个人一起赢,要么换着赢。

    基本上五局,四局都是她们两个在赢。

    她们笑的合不拢嘴,收钱收到手软,一脸开心的模样。

    直到后来……收着厉憬珩和江承御递过来的钱,连数都懒得数了,直接往自己的面前一放,就继续下一句。

    算是……赢,都已经赢得麻木了。

    凌晨两点,陆轻歌和聂诗音靠着对方睡了过去。

    厉憬珩抬手按了按眉心,瞥了一眼正在活动脖子的江承御,朝着聂诗音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又对他示意了下客房的位置,放低声音道:“你抱聂小姐去客房睡。”

    江承御点点头,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动作缓慢地抱起了聂诗音,抬脚朝客房的方向走去。

    厉憬珩走到陆轻歌身边,倾身也把她抱了起来,抬脚朝着楼梯口走去。

    二楼楼梯口,男人看了一眼次卧的房门,又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眼楼下,最后抬脚朝着主卧走去。

    ……

    第二天,早上六点,陆轻歌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双眼,首先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女人瞳孔微缩,脑子瞬间清醒了几分。

    因了这清醒,她还感觉到了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一时间,陆轻歌只觉得额头冒冷汗。

    她扭头,一张俊脸毫无预料地闯入视线。

    那是……厉先生。

    陆轻歌瞬间屏住了呼吸,转过脸缓缓抬起手臂,想要把厉憬珩的大掌从自己身上移开,却在差一点碰到他的时候,男人沙哑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乱动什么?”

    她瞬间停了动作,微微侧头看和男人问道:“我……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

    厉憬珩盯着她的脸蛋看了将近三秒,才徐徐开口:“昨晚你睡着了,我抱你进来的,不记得了?”

    她一听,杏眸霎时睁大了几分。

    陆轻歌反应了有一会儿,才又看向了厉憬珩。

    她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有些不满地反问:“厉先生,你昨晚怎么不送我回自己房间?!”

    厉憬珩轻嗤一声。

    陆轻歌,“……”

    很快,男人开口了:“歌儿,昨晚这栋别墅里还有两个外人,你难道要让我们分房睡的事情,暴露在他们面前?”

    闻言,她抿唇没说话。

    厉憬珩又道:“就算你愿意,我也是丢不起这个人的。”

    陆轻歌汗颜。

    一开始,是谁大半夜把她从主卧轰出去的?!

    现在知道丢人了?!

    不过她也没和他说那么多,而是收回落在男人身上的目光,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现身上的衣服都还好好穿着,顿时舒了一口气。

    看着她这个动作的男人,却是睿眸眯起,眼底满是对她神色的打量。

    陆轻歌也没再注意他的神情。

    她在回想昨晚的画面,吃饺子,看春晚,打牌——

    诗音和江先生都在别墅。

    思及此,陆轻歌急急忙忙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脸盯着厉憬珩:“厉先生,诗音去哪了?”

    男人的语调漫不经心:“和承御在一楼客房。”

    “什么?”陆轻歌大吃一惊,盯着男人的眸子也跟着不自觉睁大了几分。

    一楼出了云婶住的那件,只剩一间客房了。

    所以……江承御和聂诗音睡在了一起?!

    她脑子活跃着这些的时候,厉憬珩不紧不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瞥她一眼:“怎么了?”

    陆轻歌顺着男人的话茬反问:“江先生为什么会和诗音在一间客房?!”

    厉憬珩轻飘飘地落下两个字:“为了睡觉。”

    他这四个字落下之后,陆轻歌没再多说,而是直接下了床,忙不迭地一路小跑着出了主卧。

    厉憬珩看着她的背影,也下了床。

    陆轻歌出来主卧之后,快步朝着楼梯口走去。

    她一路下楼,又小跑着站到在了客房的门外,抬手正要敲门的时候,动作一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