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21章 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吗

时间:2018-04-07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看着厉憬珩不为所动,又小心翼翼地问他:“厉先生,你在想什么?”

    男人回神,声音透着一股坚定,却循循善诱:“厉太太,苏悦现在在她的病房里守着,我觉得你不一定会想要看见她,也不想要你看见她,所以,我们回去,嗯?”

    陆轻歌眸光微动,粉色的唇瓣抿了抿,终于点了头。

    ……

    回海湾别苑的路上,陆轻歌始终有些心不在焉。

    她在副驾驶上坐着发愣,过了一会儿之后,拿起手机给聂诗音发了一条微信。

    短信发出去之后,她抬眼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脸上没什么复杂的表情,全然一副淡然的模样。

    厉憬珩开着车,有意无意地瞥她一眼,也没开口说什么。

    微信提示音很快响起。

    陆轻歌低头看手机,毫无意外是聂诗音回的短信。

    陆轻歌很快回了一个字。

    发送后,陆轻歌转头看着厉憬珩的侧脸:“厉先生,我想去聂宅,陪陪诗音,你可以送我过去吗?”

    厉憬珩没有扭头看她,但出声了:“你想在聂宅待多久?”

    “晚上就会回去的。”陆轻歌一本正经地说。

    “好,我送你过去。”

    她点头:“谢谢。”

    陆轻歌刚道完谢,厉憬珩就又说话了:“代我问一下聂小姐,我和你一起去聂宅做客,方便么?”

    她,“……”

    他去聂宅干什么?!

    陪她呢?!

    不需要的啊。

    还是……他这是在履行之前说盯着她的话?

    陆轻歌也没再问厉憬珩,而是听话地又给聂诗音发了一条微信。

    这个信息发过去之后,陆轻歌就一直盯着手机,等聂诗音回复。

    那边很快回了。

    是一个白眼的表情,加上三个字。

    看见这三个字,陆轻歌唇瓣微动。

    她一边把手机放回包里,一边开口道:“厉先生,诗音说你可以去。”

    “嗯。”他的声音里也没什么起伏。

    ……

    到了聂宅,停车之后,厉憬珩很快就下车了,而且很绅士地走到副驾驶车旁帮陆轻歌打开了车门。

    还开口提醒她:“小心点。”

    陆轻歌笑了下:“好。”

    两人一起进了聂宅,走进去之后,按了门铃。

    过来开门的是冯叔,他热络地招呼两个人进了客厅。

    聂诗音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看见陆轻歌和厉憬珩进来,她起身,等着陆轻歌走过来之后,拉住了她的手:“歌儿,我们上楼去。”

    说完之后,看向厉憬珩,要笑不笑地开口:“厉总,麻烦你在客厅里坐会儿。”

    话落,她又对着冯叔交代:“冯叔,给厉总泡杯茶。”

    “好的。”冯叔应声之后,看着厉憬珩说了句:“厉先生请坐。”

    然后就转身去泡茶了。

    陆轻歌被聂诗音拉着上了楼。

    进了二楼聂诗音的卧室,陆轻歌眼神有些担忧,看着聂诗音问道:“诗音,就把厉先生一个人放在客厅,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是他自己要过来的,我能开着门请他进来已经很牺牲了,难不成还要让他上来听我们两个人说话?”

    陆轻歌,“……”

    她没说话了。

    聂诗音拉着她坐下,说话的语气缓和了几分,关切地看着她:“歌儿,你怀孕的事情,他知道了吗?”

    陆轻歌点头:“嗯,已经知道了。”

    “他怎么说?相信你吗?”

    她挽唇:“那个……厉先生没有明确地说什么,既没有说不要这个孩子,也没有表现出多喜欢,不过,他今天陪着我去医院产检了,这是不是代表,其实他还是接受这个孩子的?”

    聂诗音有些急,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是有些埋怨地语气:“什么接受不接受,那本来就是他的孩子,如果他不接受,你就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有他后悔的时候。”

    陆轻歌垂下眼睑,她轻微地叹了一口气。

    在开口的时候,还是提厉憬珩辩解的语句:“其实,我觉得厉先生心里应该也挺难受的,他担心孩子不是自己的,想相信我,但是那件事没有查清楚,始终像是一颗定时炸弹般横在两人之间,我仅仅凭借自己的一面之词逼他相信我,也不对,可他不相信我,我又觉得失望……”

    “你怎么总是为别人着想?”

    陆轻歌看着聂诗音,笑了下:“没有,只是平心而论啊。”

    听到她这么说,聂诗音轻轻靠在陆轻歌的肩上,叹息一声:“歌儿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如果换做是我,什么苏悦苏郁,我一定亲手解决了他们。”

    她轻嗤一声,玩笑般反问:“这是法治社会,你怎么说的像是要干什么一样?”

    聂诗音更义愤填膺了:“就因为是法治社会,苏悦她做的那些事情,原本是不能一直自由自在地在这个城市待着,应该被送监狱,至少判她个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如果不是你那个老公护着她,你以为她能像现在这样?!”

    陆轻歌收了眸光,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也不再和聂诗音讨论这个问题。

    都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想让厉先生相信她和她肚子里孩子的清白。

    不管以后如何,始终感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哪怕……之后仍旧会和他离婚,但孩子仍旧是上天赐予她的一个最珍贵的礼物,她会好好爱他的。

    卧室里的空气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陆轻歌才侧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聂诗音:“诗音,你还要和靳子衍订婚吗?”

    “嗯,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吗?”她反问的时候,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什么时候?”

    聂诗音的语调平稳地没有任何起伏:“很快,最迟也就年后吧,到时候的订婚宴应该挺盛大的,算是借此昭告上流社会各界人士,聂家和靳家要联姻了,假若以后有任何一方要反悔,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会遭人诟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