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13章 如果求他……应该也是有可能的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聂诗音说这话的时候,正坐在办公座椅上,她的目光落在陆轻歌的脸上,唇齿张合之间,脸颊上泛着点点零星而肤浅的笑意。

    一点都不由衷。

    陆轻歌走了过去,在她面前站定:“怎么这么突然?”

    聂诗音没有直视陆轻歌,垂着眸低有意无意地点头:“嗯,现在和靳子衍订婚是最好的时机,对我也是,对聂氏也是。”

    这样的表现和反应,以及并不激动或兴奋的语气,轻而易举地就让人判断出和靳子衍订婚并不是让聂诗音高兴的一件事。

    陆轻歌走到了距离她更近的位置:“诗音,订婚是关于你人生的大事,怎么能看时机呢?要看的是你的感情啊,你喜欢靳子衍吗?”

    闻言,聂诗音眸光微动了下,才道:“他毕竟是我谈了几年恋爱的男人,现在又对我这么好,为了我不惜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作对,嫁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这话说的不慢,但却巧妙地避开了陆轻歌口中关于“喜欢”的这个问题。

    陆轻歌没打算就这么让她避开,而是开口强调道:“所以,和靳子衍订婚是不错的选择,但不是最好的选择。”

    “歌儿,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了,我是聂氏集团的继承人,可以说,现在已经继承聂氏集团了,比起我的私人感情,聂氏对我来说更为重要,因为它是爷爷一辈子的心血。”

    她话落的时候,陆轻歌脑海里瞬间浮现之前在医院,厉憬珩说的那番话。

    她眼底泛着希望的光芒,看着聂诗音提醒道:“但上次厉先生说了,江先生和萧公子都可以帮你的啊,为什么偏偏是靳子衍?”

    聂诗音看着她,脸上是坦荡的笑容:“因为靳子衍他喜欢我。”

    陆轻歌皱眉,关切的眼神落在女人脸上:“那……你喜欢的到底是谁?”

    聂诗音抿唇,脸上牵出几分释然的笑弧:“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江先生他现在并没有放下慕小姐,就算她结了婚;而萧公子,虽然对慕小姐的感情已经没有那么深了,但同样的,我对他而言,也只是有一点点好感的存在,萧公子绅士,所以很少死缠烂打,但这并不代表,他是比靳子衍更好的选择。”

    她说这话的时候,陆轻歌一直努力在其中搜寻聂诗音喜欢的到底是谁这个答案。

    她话落之后,陆轻歌觉得她闺蜜最有可能喜欢的就是……江先生了。

    但聂诗音从来都是个骄傲的人。

    她不会愿意和一个心有所爱的男人在一起,就像当初和靳子衍分手,是因为她怀疑他和别的女人有染。

    聂诗音要的,从来都是纯粹的一尘不染的感情。

    陆轻歌看着她好看的眉目,红唇张合:“诗音,那如果江先生放下慕姐姐了呢?”

    聂诗音笑了下:“歌儿,爱一个人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当初慕小姐是江先生从萧硕手里抢过来的,可想而知,那时候的他是有多么喜欢慕小姐,才不惜和自己的兄弟抢女人,既然是那么深刻的喜欢,想要轻而易举的放下,也是不可能的。”

    她这话落下的时候,陆轻歌没再说话了。

    聂诗音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犹疑,红唇微动:“于公于私,靳子衍都是最合适的选择,靳向阳答应过我,只要和靳家联姻,他就愿意只做聂氏的董事;而靳子衍喜欢我,能嫁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至少不用担心会受什么委屈。”

    陆轻歌原本是无言以对的。

    但聂诗音这番外落下的时候,她很快就又了反驳的词句:“不是这样的诗音,你对感情的要求,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你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不是将就。”

    聂诗音看着她笑了下:“没有将就,你难道忘了,我之前,还暗恋过靳子衍呢?所以对他也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

    陆轻歌还是叹了一口气。

    聂诗音抿唇,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朝着沙发出看了眼,示意陆轻歌去那边坐。

    两个人很快坐下了,聂诗音这才想起来问她:“你不是上午刚跟着厉总回去了吗?怎么现在又跑到这里来了?”

    “我担心你。”陆轻歌毫不避讳地了这四个字。

    “没什么好担心的,公司那群老董事,再怎么闹不满,也不能直接把我吃了,我只需要慢慢地解决问题就好了。”

    “可和靳子衍订婚,会是长期的解决办法么?”

    聂诗音摇摇头:“不会,靳向阳虽然答应了只做董事,但是他会暗中操控聂氏的发展动向。”

    陆轻歌听着,只觉胆寒。

    聂诗音的话说明,靳向阳的狼子野心根本不会因为联姻这件事就彻底收起。

    聂氏还是有危险。

    她很有可能被架空,只做一个表面上的总裁。

    聂诗音大概是看出了陆轻歌的担心,唇角微微一动,开口宽慰她:“你放心,靳向阳想要完全掌控聂氏,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稳住那些老古董。”

    说到这里,聂诗音垂下了眸子:“其实从靳子衍来聂氏上班之后,有些老董事已经有些动容了,但就是爷爷去世的消息突然爆出来之后,他们的心又不稳了,没有人会觉得,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可以斗过一个叱咤商场几十年的老狐狸。”

    陆轻歌不说话了。

    她不说话……聂诗音就把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试探性地开口喊她:“歌儿?”

    “嗯。”她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

    “你想什么呢?”

    她喃喃道:“我在想,实在不行的话,我找厉先生帮帮你吧?”

    提到厉憬珩,聂诗音现在是没有一点好感了。

    她轻嗤一声,直接道:“他那么渣,你别去找他,我也不需要。”

    陆轻歌垂着眸子,低声道:“可是之前厉先生说了,如果求他……应该也是有可能的,我怕你在聂氏太辛苦了,你才二十多岁,不应该每天被商场上的明争暗斗包围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