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11章 就算是,那又怎么样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她话音落下之后,盯着厉憬珩的眉目里也闪过几分不耐。

    闻言的男人只是轻笑了下,薄唇吐出两个字:“是么?

    他的语调……很意味不明。

    陆轻歌不知道厉憬珩这话想表达的是什么,于是抬眼看着他,语调比平时大了几分,但还算客气:“厉先生,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安排人去海城中心医院查你的病例报告了。”

    他话落,陆轻歌整个人浑身一顿。

    心颤的同时,她看着男人那原本还算寡淡的眼神,也跟着瞬间微眯起来,连说话都平添几分紧张:“你……你为什么要查这个?”

    “我的太太进医院了,我总要找她的主治医生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才能完全放心,不是么?”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昨天说没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相信吗?”

    厉憬珩看着她,说话的语调听起来似乎很是语重心长:“歌儿,你善解人意,总是不想让别人担心,所以编出一个善意的谎言也不无可能。”

    这话现在对陆轻歌来说已经没有一点可信度了。

    她看着男人,掷地有声地落下一句话:“你就是不相信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陆轻歌像是瞬间明白过来什么一般,盯着男人的眼神更显惊讶:“包括昨天你说什么是为了确保我健康才问我去的哪个医院,都是在骗我对吧?你其实就是从我口中套取信息之后然后再去医院调查……”

    厉憬珩脸上没有丝毫的悔过之色,他看着女人,一字一句地道:“就算是,那又怎么样,我关心我太太的身体状况,有错么?”

    许是之间见识厉憬珩不要脸的次数多了——

    所以这次,陆轻歌对他强词夺理的言语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只是女人的红唇轻勾了下,有些嘲讽的意味:“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厉憬珩眉目微动,看着她薄唇张合:“厉太太,这次你也一样让我失望了,不是么?”

    他顺着她的话茬反问,话音落下后,盯着女人的黑眸暗沉的厉害。

    陆轻歌垂着眸子也没有去看他。

    她以为厉憬珩已经查出来自己怀孕的消息了,现在这副态度全是在质问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么想,她反倒平静了下来。

    红唇张合,淡淡开口:“你失望是你不相信我造成的,如果你相信我,就不会失望。”

    “厉太太,海城中心医院连你昨天去看病的记录都没有,你说,让我拿什么相信你?”

    闻言,陆轻歌眼神一滞。

    这么说的话……他是什么都没查到吗?!

    几秒钟之后,女人抬眼看向厉憬珩,心底原本升起的情绪也不知不觉地淡了下去。

    她看着他的眼神里,透着几分恍然。

    医院没有记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她给聂诗音通完电话之后,她找人处理了吗?

    她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厉憬珩睿眸眯着,看着她犹疑的神色,直接挪动步子,站在了女人的正前方。

    他低头俯视着女人白皙好看的脸蛋,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挑起之后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男人薄唇一张一合,眼神里睹然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所以,厉太太现在是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她也没有躲避他的目光。

    厉憬珩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轻笑了下:“是么?那你昨天到底去医院看病了吗?”

    她的确去了。

    可这男人似乎并不想听这样的答案。

    陆轻歌眼神从他的脸上挪开了几分,突然之间变得悠远起来。

    看着她这个样子,厉憬珩薄唇微动,循循善诱地引导道:“厉太太,你说句实话,就这么难么?”

    陆轻歌又把视线重新落在了男人脸上——

    她看着他笑了下,有些无奈地开口:“厉先生啊,你想让我怎么说呢?或者你想让我说些什么呢?我说我去了你不相信,医院现在也查不到记录,所以厉先生你是非要我撒谎说没去,你……才能满意吗?”

    厉憬珩盯着她就那么看了将近十秒。

    他突然松开了陆轻歌的下巴,转身在女人的身侧的沙发上坐下。

    男人没有扭头去看她,但是嗓音沉沉地开口了:“我相信你去医院了,但是为什么医院查不到你看诊的记录,如果这个问题你能解释的通,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陆轻歌抿唇,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但没过多久,她的声音在空气中响了起来:“医院为什么不显示我的看诊记录我也不知道,厉先生因此不相信我我也阻止不了,而且我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需要你的相信了,我没办法控制别人的思想,所以厉先生,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只是,我拜托你,假如还有下一次,请您一定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地追问我了。”

    陆轻歌话落,直接从沙发上拿过一个抱枕,放在自己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似乎是在感受它的柔软程度。

    厉憬珩看着她的动作,脑海里重放着她那句“自己并不是那么需要你的相信了”那句话,眸光复杂而高深。

    独属于男人的低沉而性感的嗓音很快响了起来,话自然是对陆轻歌说的:“歌儿,我只是想知道你昨天到底干了什么,怎么就那么难?”

    他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无奈,这让陆轻歌动作一顿。

    女人杏眸垂着,轻轻地咬了咬自己的唇。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看向了厉憬珩,红唇微动,带出几分浅淡而疏离的笑意。

    那笑容看起来明明无害,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厉先生,是您把问题变得复杂的,我能怎么样?”

    厉憬珩看着她,眼神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

    兴许是那样的眼神太过于可怕,陆轻歌很快就错开了他的视线。

    客厅里的空气就这么安静了好长时间。

    直到,厉憬珩意味不明地轻嗤,而后道:“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从一开始答应让你去陪聂诗音,我就开始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