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06章 他那么有本事,怎么不知道戴套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彻底愣住了。

    她盯着聂诗音看了好大一会儿,才不确定地开口问她:“你……你说什么?”

    “不是我说,是医生说,你……怀孕了,已经四周了。”

    陆轻歌完全不敢相信,盯着聂诗音问:“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搞错,医生还说孕妇以后不能再去玩那些刺激的游乐设备了,还责怪我带你去游乐场,说孩子……差一点就要保不住了。”

    听完聂诗音的话,陆轻歌收了视线。

    女人整个人脸上没有特别复杂的表情,甚至连开心和难过都不明确。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乱的像是一锅粥。

    她居然……怀孕了……

    之前陆轻歌就和厉憬珩说,避孕药那时候再吃,药效已经不会太好了。

    她当时,只是为了和男人争论那时候的问题,一气之下说的,并不是想好了要怀孕。

    可是现在……却真的怀上了。

    陆轻歌之前还问过厉憬珩,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

    那时候的男人说,可能……会让她打掉。

    这句话再次从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陆轻歌只觉得浑身一僵。

    她愣了好久,直到聂诗音不放心地开口喊她:“歌儿……”

    她没应声,还沉浸在自己复杂的思绪里。

    聂诗音在床边坐下,拉了拉她的手臂:“歌儿……”

    陆轻歌回神,看着聂诗音,有些无措地开口问她:“诗音,这件事你和厉憬珩说了吗?”

    “没有啊,检查结果刚出来时间不长。”

    陆轻歌忙着点头:“那你答应我,先不要告诉他,好不好?”

    “当然。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不过……你看起来很紧张,你怀孕了,作为丈夫的他难道不应该很高兴吗?”

    陆轻歌垂眸,嗓音有些无力:“我们之间的婚姻和寻常家庭不同,我不确定他知道我怀孕了会是什么反应。”

    聂诗音很不理解她这样的反应。

    她盯着陆轻歌看了两秒之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算你们的婚姻无爱,可任何一个男人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都会开心的啊?”

    她话落的时候,陆轻歌只是微微抿唇,没有一句话。

    聂诗音不免心生担心,看着她垂着眸子的模样,试探性地开口问道:“歌儿……是不是因为你担心的太多了?厉总他……让你很不放心吗?”

    陆轻歌终于抬眼看向了聂诗音,她抿唇的样子,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委屈。

    女人压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开口:“诗音,之前我出过一次事,身上被人留下了大片的痕迹,不知道是吻痕还是其他的什么,厉先生他怀疑……怀疑我被别的男人睡了,所以让我吃了避孕药,但因为是事后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吃的,所以……可能失效了,这个孩子来的太猝不及防,我不知道厉先生他会怎么想……”

    聂诗音不可置信地盯着她:“你说什么?厉憬珩让你吃避孕药?!”

    陆轻歌抿唇,无声地点了点头。

    聂诗音的火气似乎一瞬间就上来了,直接开口问道:“他那么有本事,怎么不知道戴套?”

    “我们在一起的那晚他被人下药了,意识不清……再加上因为我们在海湾别苑是分房睡得……所以别墅里根本没有准备那种东西。”

    聂诗音更加惊讶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闺蜜原来和那个结了婚的男人一直是分房而睡的!

    陆轻歌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低,低的似乎怀个孕好像她就犯了天大的错误一般。

    虽然……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明明就是厉憬珩。

    聂诗音气氛地看着她开口:“歌儿,你别担心,这件事我替你做主,我明天就去找厉憬珩说清楚。”

    “别……你千万别……”

    “那你要委屈到什么时候?”聂诗音说话的语调都跟着大了起来。

    陆轻歌抿唇:“孩子的事情,我会找合适的时间和他沟通,你如果贸然找他,结果只会往坏的方面发展,让我自己处理,好吗?”

    聂诗音坐在病床上,连连叹了好几声气,最后才答应下来。

    ……

    两个人很快就回了聂宅。

    聂诗音特意吩咐厨房,晚饭不要做得太油腻,清淡一点。

    饭后,两个人一起上楼睡觉。

    聂诗音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看见陆轻歌拿着手机不知道准备干什么。

    她走过去,一把夺过女人手中的手机:“你现在是孕妇,少碰电子产品。”

    陆轻歌笑了下:“没事的,手机辐射小。”

    “不准就是不准。”聂诗音的态度很强硬。

    “可是我有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儿?”

    陆轻歌认真地和她解释:“厉先生说,让我这三天每天都给他报一次平安,今天还没,你把手机给我,我报完平安就关机睡觉,好不好?”

    “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不会把手机给你了。”说完这句话,聂诗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前我一直说让你抓住厉总这颗救命稻草,觉得他不仅优秀还很有钱,现在看看不就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渣男!你不用那么听他的话,你以后都不准再那么听他的话了。”

    陆轻歌,“……”

    聂诗音说完之后,直接把陆轻歌的手机关机了。

    为了防止她不听话地打给他,聂诗音直接把陆轻歌的手机拿到了浴室。

    ……

    第二天。

    早上八点三十,陆轻歌和聂诗音已经坐在了聂宅的餐厅里。

    陆轻歌看着聂诗音,开口询问:“诗音啊,我的手机你还不打算给我吗?”

    “你就在聂宅住下吧,想好孩子的事情怎么和那男人说再回去吗,省的回了海湾别苑,还要被他发现,万一他逼着你做点什么事情,我也看不住。”

    陆轻歌,“……”

    这怎么行呢?

    她来的时候都答应了厉憬珩只有三天时间,现在三天时间一过,不回去的话……恐怕又有一场家庭小矛盾发生。

    陆轻歌正这么想着,聂宅的门铃响了。

    她吃饭的动作一顿。

    冯叔已经跑去开门了,聂诗音也朝玄关处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