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303章 是怕我,还是太喜欢我?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看着男人的变化,有些怔愣地问他:“厉先生,你怎么了?”

    厉憬珩薄唇噙着笑意,不疾不徐地开口了:“我没记错的话,厉太太曾经说过,特别想嫁一个能让你一辈子仰望的男人,然后……刚才你又说自己只能仰望我了,这么说起来,嫁给我,你也算是愿望实现了么?”

    他的话落下之后,陆轻歌立马松开了抓着男人手臂的那只手。

    她忙着坐正了身体,然后有些紧张地抬起了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之后,转移话题道:“厉先生,那个……我们下车吧,我饿了。”

    陆轻歌没敢再去看他,因为不想在他面前暴露更多的紧张和忐忑。

    女人深知……她这种段位的人,根本不是厉憬珩的对手。

    不管是商场……还是情场。

    陆轻歌还在头脑发热脸红心跳的时候,厉憬珩已经推开驾驶座那边的车门下车了。

    下车之后,男人理所当然地走到了副驾驶旁,替陆轻歌拉开了车门。

    他看着的一双眸子里泛着星星点点似笑非笑的意味:“厉太太,下车了,嗯?”

    “哦……噢。”

    她应声,慌着从副驾驶起身,好像怕耽误了什么似的。

    但连着起了两次都没有起来,女人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懊恼。

    厉憬珩站在门外看着她,低笑两声之后,倾身靠近她——

    他一边帮她解着安全带,一边道:“歌儿,怎么说也结婚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吧?你在你丈夫面前,为什么还是这么慌里慌张紧张兮兮的,是怕我,还是太喜欢我,喜欢到连那一点点的情绪都难以自制,非要透过这种低级的错误体现出来?”

    陆轻歌,“……”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里透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得意。

    而且,除了得意,还有几分嘲笑她或者说……看她笑话的意思。

    陆轻歌咬唇,没说话。

    直到男人解开安全带之后,顺势在女人的红唇上亲了一下,离开的时候薄唇勾起,望进她漂亮而有神的杏眸里:“怎么不说话?”

    她盯着男人时刻深邃的睿眸,红唇张合:“你嘲笑我。”

    闻言,厉憬珩的笑声更加愉悦了:“对,我在嘲笑你,你能拿我怎么办?”

    一听男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承认了,陆轻歌那张脸……更加红了,她憋了半天,才懊恼地落下四个字:“我生气了!”

    厉憬珩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好,哪怕倾身的动作已经持续了有一会儿了,可他丝毫没觉得累,而是继续维持着,又在女人唇角落下一吻:“还生气么?”

    什么啊?!

    一个吻她就能不生气了?!

    陆轻歌咬着唇,没有开口回答他的话。

    她不回答,厉憬珩直接又亲了上去……

    女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厉憬珩今天好不一样啊?!

    他……这是哪里来的耐心和她专门**啊?!

    陆轻歌漂亮的眸子怔然地盯着男人,他薄唇噙着笑,正要再次吻下去的时候,陆轻歌伸手堵住了他的薄唇:“好了啊,别亲了,你这个姿势,别人还以为我们在干什么呢,我不生气就是了,去吃饭可以吗?”

    厉憬珩这会儿看着她的眼神里,透着着满意的讯息,薄唇张合:“当然,我难道不是一直在等厉太太下车吃饭?”

    她干笑两声,配合地点了点头。

    ……

    餐厅内,陆轻歌吃饭地时候,还在想着厉憬珩刚才分析的song的情况,她觉得工作上,自己真的是欠缺了好多东西。

    如果想在事业上有更大的进步,厉先生这样的敏锐度和判断力是必须具备的。

    她要加油。

    努力一点……也许会慢慢拉近和他的差距。

    就算这样的拉近差距依然改变不了他们要离婚的结果,但作为一个女人,在事业上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那也是值得骄傲的。

    她需要自给自足的生活,而不是依附于任何人。

    不管有依靠……或者没依靠的时候。

    午饭吃到一半快结束的时候,空气里响起一阵铃声,陆轻歌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是她保存了很久……但是基本很少会出现的号码。

    冯叔。

    陆轻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自觉抬眼,看了厉憬珩几秒,才接起电话,因为忐忑,连说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冯……冯叔。”

    “轻歌……你来医院一趟吧,你聂爷爷还有话想和你说,大概最后一面……。”

    陆轻歌握着手机的手指下意识一紧,连眼珠也瞬间定住了。

    厉憬珩察觉到她的变化,伸手从她手里把手机拿了过去,瞥了眼备注后,自己和冯叔对话了。

    说了没几句,电话挂断。

    他看着陆轻歌,薄唇轻轻吐出几个字:“还吃么?”

    陆轻歌看着他,出于本能地摇摇头。

    厉憬珩什么都没说,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男人身边,看着她愣然的样子,语气温柔地开口:“歌儿,我们去医院,嗯?”

    听到这话,陆轻歌很快站了起来。

    厉憬珩结了账,就带着她离开了。

    古斯特开往海城中心医院的路上,陆轻歌一脸焦急的神色,红灯路口的时候,男人会扭头看她。

    看着她面色担忧,精神恍惚的样子,本想开口劝几句,但又觉得……似乎没必要。

    聂老对陆轻歌来说,大概也是相当于亲人的存在。

    有些情绪虽然没什么用,但是生而为人,感动和悲伤常在,可以理解,没有强求的必要。

    厉憬珩没有开口安慰,但是大掌伸出去握住了女人的手,他刚碰到她的时候,她敏感地缩了一下,直到回神,扭头看了厉憬珩一眼,眼眶中的情绪瞬间更加委屈了。

    她忍不住开口和他说话,声音里是压抑着的哭腔:“厉先生,上次离开医院之后我都没有去看过聂爷爷了……如果不是今天收到冯叔的电话,我甚至今天都想不起来去……聂爷爷对我那么好,我觉得自己好对不起他啊……”

    男人温声开口宽慰:“还见得着,你别着急,也别哭,他看见了会担心,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