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95章 江先生,你就那么喜欢我?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聂诗音这么一说,陆轻歌才瞬间恍然大悟了。

    原来厉憬珩是为了旁敲侧击地提醒靳向阳,刚刚……是她错怪他了。

    陆轻歌忍不住看了厉憬珩一眼。

    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她投过来的目光,转脸瞥了她一眼,薄唇轻勾。

    随后,他又看向了聂诗音:“如果聂小姐不是歌儿的朋友,我断然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闻言,聂诗音脸上也没有什么什么尴尬的表情,她只是看向了陆轻歌,语调温淡:“歌儿,你和厉总回去吧。”

    “那好吧,你记得有事情及时联系我。”

    “放心,会的。”

    陆轻歌说完话之后,还是满脸担忧的神色,而且脚步完全没有要迈开的意思。

    厉憬珩见状,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瞥了眼聂诗音:“聂小姐,看在歌儿的份上,我就多嘴一句,你找承御或者萧硕,他们的确可以解决你现有或者以后的麻烦,远比自己苦思冥想却找不到解决办法要好得多。”

    聂诗音抬眼,对上厉憬珩寡淡地看不出多余情绪的眼睛,压唇道:“多谢厉总提醒,但……我和江先生以及萧公子的关系,还没有到那样的地步,既然没有可以支撑他们帮我的交情,那我也是不会找的,而且我一贯坚信一个道理,求人不如求己。”

    “当然,我只是提醒,还是要聂小姐自己决定。”

    聂诗音朝着他点了下头。

    厉憬珩重新把视线落回陆轻歌身上:“厉太太,我们走吧?”

    她抿唇,没说完。

    男人看了她两秒,拉着她的手腕往病房外面走去,陆轻歌没有抗拒,但还是扭头看向聂诗音。

    她朝着她透出一个笑容,示意她放心的笑容。

    直到病房的门被关上,聂诗音脸上的笑意才彻底消失。

    刚才医生的确告诉她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还说癌细胞扩散很快,爷爷恐怕熬不了几天了。

    聂诗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眼泪蓦地就流了下来。

    这几天内,她不仅要应付公司里的靳向阳,以及其他董事,还要担心爷爷……还有之后更多更复杂的事情都等着她去面对。

    所以,现在的她连悲伤或者听朋友安慰的时间都没有。

    冯叔很快就过来了,聂诗音交代了他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医院门口,聂诗音瞥了眼停车区,抬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女人缓了一下,才抬眼去看面前的男人。

    是江承御。

    儒雅俊美的男人眼底带着薄薄的笑意,看着她的眼神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看穿。

    聂诗音没什么情绪地开口:“江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你。”他干脆利索地落下两个字。

    聂诗音看着他,淡声问了句:“有事吗?”

    江承御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又把视线落回女人的脸上:“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吃晚饭,顺便聊聊。”

    “时间是不早了,但是江先生,晚饭我可以自己吃,聊的话,你也看见了,我爷爷现在昏迷不醒,我自己还有很多公司的事情要忙,没时间和你聊。”

    江承御看着面前眉眼寡淡的女人,轻笑着叫了她一声:“诗音——”

    聂诗音皱眉,提醒道:“江先生对我的称呼似乎亲昵了一点?”

    男人不答反问:“好,那聂小姐,我简单直接地问一句,自从上次憬珩和陆小姐的补请晚宴后,你对我的态度似乎一直不怎么好?”

    “所以?”

    男人很有耐性,轻笑着吐出两个字:“原因?”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我已经说清楚了,我们三观不合。”

    他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好,那现在……我请你做我女朋友,我们慢慢开始,怎么样?”

    聂诗音突然就笑了,是那种嘴角实实在在地勾出了弧度,但是却不达眼底的笑意:“江先生,你就那么喜欢我么?”

    “喜欢。”

    聂诗音点点头,对上他的视线:“那江先生你是喜欢我这个人,还是喜欢我身上某些特点?”

    江承御眯眸盯着面前的女人,她眸子分明澄澈,但又夹杂了几分让他分辨不出情绪的复杂神色。

    男人开口,一字一句地回答她:“喜欢你身上的特点,因为你身上有那些特点,所以连带着喜欢你这个人,不可以么?”

    聂诗音轻笑了下,眸低依旧不动声色:“那江先生说说,你喜欢我身上的哪些特点?”

    “聂小姐生于名门,性格很好,又长的漂亮,是标准的名媛,很符合我的审美,所以喜欢。”

    江承御的语速不快不慢,说这些的时候,似乎是顺理成章地就从嘴里溢出,没有经过一点点的犹豫。

    聂诗音笑了。

    也就三秒钟,她再次抬眼,对上男人的视线:“江先生似乎把最重要的一点落下了。”

    江承御挑眉:“有么?”

    “你喜欢我,是因为觉得我和慕小姐一样,是从小长在豪门里的贵小姐,江先生可能还觉得我身上有和她一样的坚韧和不屈。”

    闻言,江承御原本舒展的眉头随即蹙了起来,眸光里闪烁着几分不明地晦暗情绪。

    聂诗音还是笑:“你三番五次地对我示好,甚至直接提出结婚这样的要求,只是想得到我,然后拿我当替代品,以此来平复……你因为被慕小姐抛弃……而生出的挫败感。”

    聂诗音笑的有些凄凉。

    放在以前,她大概只会简单干脆地拒绝江承御,或者随便找个理由离开。

    但是今天,许是因为爷爷还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自己的情绪原本已经压抑积蓄了好久了,这会儿江承御又恰好出现,戳到了她的点。

    所以,聂诗音才把这些早在上次就看透但始终没有说破的话全部抖了出来。

    等她话语落定的时候,江承御只觉得无言以对。

    男人怔愣的表情,全数落在聂诗音眼底。

    她收了笑容,又道:“江先生,说实话,你这个人挺自私的,单是和萧公子相比,他就比你要绅士和风雅很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