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92章 你……你别碰我

时间:2018-04-04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话音落下很久,陆轻歌都没有应声。

    他等得有些不耐,侧身之后,直接抬手捏住了女人的下巴,眯眼打量着她,问道:“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这么难?”

    许是被捏的疼了,陆轻歌伸手去掰他的大掌,一边掰着,一边开口道:“我记得之前我们不是沟通过这个问题,厉先生你记性是不是不太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陆轻歌紧紧抿着唇,甚至还颇为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因为那一次,关于离婚的问题讨论过后,厉憬珩因为不满意,还耍流氓,在办公室摸了她的……胸。

    厉憬珩却是笑了,盯着她道:“经过你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不过上次好像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厉太太你的胸,手感相当不错。”

    陆轻歌,“……”

    厉憬珩那张脸,大概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要了。

    她没说话,虽然没能掰开男人的大掌,但是却的错开了视线,不去看他。

    看着她眼神不再看自己,厉憬珩也没有介意,只是视线,不自觉又朝女人的胸口看去——

    一月底的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冷的,再加上今天阳光很好。

    陆轻歌大衣里面穿的是白色的衬衫……

    厉憬珩松开了捏着她的下巴的手,缓缓下移,手指停在她衬衣扣子处的时候,竟然动作突然地解开了一颗……

    本来他松开了她的下巴之后,她还觉得终于不疼了。

    可感受到自己锁骨处突然袭入的空气,陆轻歌下意识地扭头,抬手挥开男人的大掌之后,毫不犹豫地捂住了那颗被解开的扣子。

    虽然只是锁骨的地方,距离女性特征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厉憬珩的动作,已经开始让她害怕了。

    陆轻歌一双眼睛惊恐地盯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厉憬珩勾了勾唇,眼睛也跟着眯成了危险的弧度——

    原本在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一点点起身,一点点地靠近女人。

    陆轻歌的身子一点点地往沙发里靠,可却抵不过越来越近的男性躯体。

    厉憬珩嘴角带着不符合他性格的坏笑,手掌抬起,从她肩膀滑落的时候,也顺便脱了下她的外套。

    她直接吓得倒在了沙发里,双眸睁得大大的,似乎想从男人的眸子里捕捉到点什么。

    她捂着锁骨处的手被男人移开了,然后厉憬珩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她的衬衫扣子,直到第四颗解下……

    陆轻歌眼睛瞪酸了,眨眼缓神的时候才回过神,伸手去拉自己的衣服:“你……你别碰我!”

    “再给我摸摸。”

    摸……还摸?!

    那晚他睡她的时候,还没摸够吗?!

    揉捏成各种形状,又亲又吻,别说手感,他嘴感都有了,这会儿还要摸?!

    陆轻歌看着男人,眼神坚定:“不行!”

    厉憬珩轻嗤,压根没理会她的话,直接俯身压在了女人身上,一只大掌拿开她拉着衣服的小手,固定在头顶,另一只大掌直接摸到了她的后背,弹开了女人胸衣的卡扣。

    陆轻歌吓得直接在沙发上扭了一下,这一动,原本被解开的内衣直接更加松了,好像只是盖在了她身前的部位。

    厉憬珩缓缓抬手,顺着她胸口下方摸了上去——

    就在胸衣刚被推上去一点点的时候,陆轻歌眼泪溢了出来:“你别……别这样……”

    而摸到她胸口处的男人,则是眸光猛地一缩。

    男人微微起了身,朝着她胸口的位置看去——

    重点部分还被胸衣挡着,但是起伏交界处,却有一道明显而丑陋的疤痕,那痕迹看起来……像极了枪伤。

    他的动作停了,眸光一时间晦暗复杂,脑海中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

    陆轻歌的眼泪也没再继续流了,只是泪痕还在。

    她皱眉看着男人盯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已经意识到他是看见了自己身上的疤痕。

    厉憬珩缓缓松开了陆轻歌的手,大掌收回之后,指腹落在了那处疤痕处,来回摸索。

    他就那么盯着那个伤口,也没有抬眼看她,只是嗓音沙哑地问道:“你……受过枪伤?”

    陆轻歌一把挥开男人的大掌,拉过衬衣捂在自己身上,一脸防备地看着他,眼神中还带着隐忍的怒意:“关你什么事?!”

    说完,她直接伸手推开了男人。

    但是只有一下,自然推不开……

    不过所幸的是,厉憬珩这会儿也似乎也不那么执着于牵制她了。

    她推他一下,他就动一下,整个人好像定了神。

    陆轻歌在保持自己衣服不掉落的情况下坐起来,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退到几米之外的位置后,双手伸到后面扣上了胸衣卡扣。

    放在沙发上的大衣她也不要了,抬脚就上了楼,再次经过男人的时候,还对着他留下了两个字:“流氓!”

    厉憬珩,“……”

    他看着她身影消失,眸光不自觉变得幽深起来——

    三年前,他被绑架的时候,整个人近乎昏迷,但是朦胧之中,听见了枪声,也就是在那声枪响落下之后,原本埋伏在外的警察,很快闯了进去。

    后来,他从警察口中得知,报警的是一个女孩儿,那声枪响打中的也是个女孩。

    但至于是不是同一个女孩儿,无从得知。

    当时苏郁出了车祸,厉憬珩忙着守在她的病床前,把那个中枪的女孩儿忘的一干二净。

    一周之后,苏郁精神状况稳定,厉憬珩才想起来去打听那个女孩儿的消息,但是已经什么都查不到了。

    ……

    陆轻歌摔上了次卧的门,整个人都气呼呼的。

    厉憬珩太不要脸了,如果他以后有事儿没事儿都想摸她的胸的话,像什么嘛?!

    无耻之徒。

    陆轻歌正气呼呼的时候,次卧的门被敲响了。

    她短暂回想了下,刚才好像没有锁门!

    女人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玄关处准备把门锁上的时候,房门已经由外向内推开了,厉憬珩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门把,另一只手拿着她的手机:“厉太太,你的电话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