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63章 她清白毁了,你会开心?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下午下班后,销售部的同事还没有走完,厉憬珩就下来了。

    他进来之后,原本打算下班的同事,也不敢有大动静了。

    身为员工,在老板面前偶尔表现一下自己的敬业精神,无可厚非。

    陆轻歌为了不让大家被加班,很快就收回好了东西,瞥了男人一眼,淡声道:“走吧。”

    她话落就直接抬脚离开了,在部门门口打了卡,出了销售部。

    整个过程和男人的交流只限于那两个字——走吧。

    两个人出了销售部之后,部门内部就开始讨论了——

    “厉总在轻歌面前脾气好像很好?!”

    “对啊对啊,他肯定特别宠女人吧!”

    “看来我们厉总是典型的对所有人冷,只对自己女人热的类型啊!”

    “那你们说那个在医院躺着的植物人怎么办?”

    众人顿时默。

    ……

    陆轻歌真的是比以前安静了很多。

    她坐在驾驶座上,一句话都不说,而厉憬珩开着车,也没有主动找话题。

    在路上的三十分钟基本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车子在海湾别苑外停下,陆轻歌开门下车。

    她没等厉憬珩就进了别墅,走到厨房洗了下手时候,开始准备晚餐。

    这时候,厉憬珩才刚锁好车并进了客厅。

    男人瞥了一眼餐厅里的身影,没有直接过去,他在客厅坐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那边接通之后,厉憬珩淡声问道:“苏悦有没有跟什么可疑的人来往?”

    “回厉总,没有,苏小姐除了日常会出去买点东西,联系的人很少,就算打电话,也都是一些客服广告什么的,不过……”

    “怎么?”

    “苏小姐今天去海城中心医院了,当时被我拦下了,没进去。”

    “嗯,没有我的允许,那家医院不准她进出,如果她不幸生病了,那就让她去别的医院看病。”

    “好的厉总。”

    挂断电话后,厉憬珩的视线不自觉又瞥向了餐厅的位置。

    陆轻歌的身影看上去……似乎比之前稳重了很多。

    不知道在哪看过,说女人的改变大都来自于周身环境的压力,处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心境,原本日久而成的性格也会慢慢随之改变。

    想到这里的时候,厉憬珩竟然生出一种担忧。

    如果陆轻歌从话多还算有点趣味性的模样变成了成熟沉稳的厉太太,那是不是代表着,他这个丈夫的失职?!

    “厉先生,饭好了。”

    陆轻歌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思路。

    他抬眼看她的时候,她已经转过身,进了餐厅。

    她连说话的语调都不一样了!

    厉憬珩很快进了餐厅,晚饭很简单,面。

    男人坐下,拿起筷子随便挑了两下,看着陆轻歌开口:“怎么做了面?”

    “面不能吃吗?”

    “我今晚不想吃面。”

    陆轻歌拿起筷子,挑了挑自己面,开吃之前淡淡道:“哦,那你出去吃,或者自己做点想吃的,或者……直接饿着吧。”

    闻言,厉憬珩的眉头不自觉蹙了起来。

    她以前,可不是这种态度。

    男人盯着她吃面的动作,终于开口问了出来:“要怎么样,你才能正常点和我沟通?”

    她咽下口中的面条,回答道:“我没觉得自己和你的沟通不正常。”

    “那好,今天中午你为什么要和靳子衍出去吃饭,他什么人你不知道?”

    “富二代,公子哥。”陆轻歌敷衍地撂下六个字。

    “所以你陪他吃饭,作为富二代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陆轻歌也没想着随便扯什么假话,如实开口:“他帮我照顾我闺蜜。”

    话音落下,厉憬珩不说话了。

    陆轻歌摆弄着碗里的面,没再往口中送了,她抬眸看着厉憬珩一眼:“所以厉先生,公司出的新规定,是专门用来规定我的吗?”

    厉憬珩愣了一秒,对上她视线的眸子微眯,但并未开口。

    “不说话,你是默认了吗?”

    “规定写的很清楚,是为了防止员工中午因为饮食卫生问题影响下午的工作效率,哪一句表明是专门规定你了?”

    “哦,那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

    陆轻歌说完就继续吃面了,动作也加快了,吃好后,没管厉憬珩,直接把自己的碗筷拿去厨房放入洗碗机,就出来了。

    路经餐厅的时候,手腕突然被男人扯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轻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讨厌这男人牵制着她。

    挣了挣手腕想要挣开,但却徒劳无功。

    厉憬珩扯着她的手腕把她身体也给转了过来,然后女人的腰被抵在了餐桌边沿,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还在生气?”

    “没有呀,你从哪看出来的?”

    “不生气,你的话比现在多得多。”

    “才结婚没多久,厉先生就这么了解我了?”

    厉憬珩听到她阴阳怪气的语调,就觉得心底泛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他盯着她:“厉太太,苏悦算计你的事情,我虽然没有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你,但是我已经惩罚她了,所以,你的气可以消了吗?”

    “厉先生是怎么惩罚的?”

    闻言,厉憬珩眸光微缩,没有回答。

    她轻笑了下:“是不是也是找个酒店把她骗去,然后再找个男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地把她身上落下一身痕迹?”

    “陆轻歌!”

    “在呢,那么大声干什么?”

    厉憬珩盯着她,专注地观察着她眸子的变化,但不过一秒,陆轻歌就直接错开了视线。

    沉默了片刻,还是男人再次开口了:“她算计你,我替你教训她,这样还不够么?”

    “我没说不够,但我就是好奇,厉先生是怎么教训的?或者我来说说我的要求,我觉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最公平而且合适的处理办法,厉先生你一定不是这么做的吧?”

    男人反问:“她清白毁了,你会开心?”

    陆轻歌微笑:“那厉总,你想象一下,如果那天晚上,我身上所有的痕迹都是被男人吻出来,就算没有突破那最后一层屏障,你心底难道一点都不介意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