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61章 她误会就直接把我给甩了,说起来也真是委屈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吃痛,陆轻歌趁着男人慌神的瞬间把他推开。

    电梯门适时开了……

    陆轻歌心虚地朝外面看去——

    这是厉氏总裁的专用电梯,所以外面没有正盯着这间电梯看的人,她心底庆幸。

    虽然已经推开了他,但毕竟两个人的表情和神态都还处于一个不怎么正常的状态,如果被人看个正着,稍加猜测就会知道电梯里发生过什么。

    总归是有失体面的。

    “厉总,我去上班了。”她语气不怎么和善,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就出了电梯。

    电梯门很快自动关上了。

    陆轻歌站在原地,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抬脚我往销售部走去。

    步子刚迈出去,旁边的电梯响了——

    这个楼层都是销售部的员工,所以陆轻歌不自觉顿住了脚步,扭头看了下。

    从电梯里下来的是傅羽薇。

    那天晚上她们两个聊了很多,陆轻歌已经清楚了傅羽薇对自己的态度。

    所以这会儿只是朝她礼貌地笑了下,就抬脚要走。

    “轻歌——”

    闻声,陆轻歌脚步立刻顿住,显然是没想到傅羽薇会叫住她。

    她扭头看着傅羽薇:“怎么了?”

    “你没事吧?”

    “什……什么意思?”那天被救的时候她是昏过去的,所以不知道在场的都有谁。

    傅羽薇说道:“你和厉总婚宴那天晚上,你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

    “憬瑞送我回家的路上,收到了厉总打过来的电话,他手机被人偷了,问我和你聊天之后,你去了哪里,后来是调了监控才在酒店的房间找到了你。”

    “嗯,那天确实是被人骗了,不过我没什么事。”

    傅羽薇点点头,意味不明地补充了一句:“厉总他……很在乎你,找你的时候很着急。”

    陆轻歌看着她,不知道她话里隐含的是什么意思,一时间也没开口说出个话来。

    傅羽薇浅笑:“珍惜吧。”

    闻言,陆轻歌弧度极浅地抿了下唇,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傅羽薇说完那三个字之后,已经抬脚离开了。

    陆轻歌站在原地愣了有十几秒,才朝着销售部的门口走去。

    因为周一没有上班,陆轻歌的工作都堆积到了周二,所以一整个上午,她都在忙着工作的事情。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她看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正在猜测对方是谁的时候,又跳出来一条短信。

    他啊。

    陆轻歌在心底感叹了下,又想了想诗音现在的处境,最后给他回了个短信。

    短信刚发过去,她手机就响了,备注是三个字——厉先生。

    她大概猜出是要说中午吃饭的事情,毕竟这个男人把她的生活空间掌握的死死的,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地。

    陆轻歌直接挂了,紧接着回了他一条短信。

    手机还没放下,电话又响了起来。

    还是厉憬珩。

    她皱眉,正好打卡机的下班提示音响了,陆轻歌起身,拿着包去打了个卡之后,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了厉憬珩的电话。

    放到耳边之后,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听着。

    “你要见哪个朋友?”

    她就知道是这点事儿,淡声道:“厉先生,我的交友圈你也没有权利一一干涉吧?”

    那边顿了下,才再次开口:“好,晚上下班后你待在销售部,我过去找你一起回家。”

    他说回家——

    陆轻歌有一瞬间的失神,但也没有争论什么,直接“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

    厉氏总裁办公室。

    厉憬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集团楼下,停了一辆迈巴赫。

    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站姿慵懒地靠在车上,他戴着黑色的墨镜,看起来像是在等人。

    就在厉憬珩挂断电话没多大会儿,那个男人从车上起身,取下了墨镜,拿着墨镜的手和从集团外面走出来的人打招呼。

    厉憬珩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厉太太陆轻歌。

    他冷笑一声,抬脚离开了窗前。

    ……

    楼下,陆轻歌看着靳子衍那高调的样子,有些无语。

    他和自己打招呼,她便走了过去:“靳少,你能不能低调点,这是在厉氏外面,你这个样子别人还以为你是要干什么!”

    男人刻意反问了句:“那陆小姐倒是说说我要干什么?”

    陆轻歌,“……”

    靳子衍轻笑,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陆轻歌瞥了他一眼,拉开后座的车门,上车之前开口道:“我一点半上班,找个近一点的餐厅好了,反正我们也不是为了吃饭。”

    靳子衍颇为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

    陆轻歌上了后座的位置,靳子衍不在意地耸耸肩,关了副驾驶的车门,走到驾驶座,上车。

    靳子衍的确找了个很近的餐厅,是厉氏对面的,他只是把车停到了地下停车场就和陆轻歌一起上楼了。

    服务生上完菜后,靳子衍不等陆轻歌吃东西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我说轻歌,那个你上次说有两个男的追我们家诗音,怎么样了?”

    “诗音目前还在考虑。”

    靳子衍打了个响指,颇为自信地开口:“我就说,我们家诗音肯定还对我念念不忘,所以只把那俩男的当备胎。”

    陆轻歌笑了下:“你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靳子衍一只腿架着,整个人一副公子哥的模样,痞痞地开口:“我和诗音多少年的感情了,从大学开始到现在。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把我给忘了?”

    “是么,可没忘还不是照样和你分手了?”

    靳子衍叹了口气:“这不都是因为误会么,她误会就直接把我给甩了,说起来也真是委屈。”

    靳子衍说话的时候,听起来颇为无奈。

    陆轻歌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盯着她问道:“既然是误会,那……你怎么不找她解释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