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60章 你就那么不满【8000】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看着他的变化,原本微沉的心睹然下落。

    这不重要么?

    敢给他厉憬珩下药的人,整个海城能找出几个?!

    所以是谁……又为了什么,怎么可能不重要?!

    陆轻歌不笨,他不说,她大概猜出是不想让她知道。

    既然如此,就算有些失落毫无预兆地窜了出来,但她仍然选择识趣地闭嘴。

    她推开了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口说话时,连声音都不自觉变得淡漠:“我去换衣服,然后下楼做饭,吃完饭就要去上班了。”

    女人说话的时候,厉憬珩一直就那么看着她。

    但陆轻歌的视线却没有再落到他身上,甚至是刻意错开了。

    她话落之后就转身离开了主卧,男人盯着她的背影,没有挽留,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只言片语。

    只是卧室门被关上后,他眉目之间渐渐衍生几分冷厉,眸光也跟着晦暗了几分。

    男人抬手按了按眉心,靠在沙发上,思索片刻之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交代了监视苏悦的事情。

    前天晚上,碰了陆轻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当晚他找她的时间段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必须一五一十地搞清楚!

    至于苏悦昨天晚上让他喝的东西……

    她的交友圈并不宽泛,活动范围几乎就是医院和住宅区的一片,毕业之后来往的朋友也很少。

    所以药是从哪里来的?

    想到这里,男人不可避免地想起前不久陆轻歌被下药的时候。

    那一次,搞鬼的是孟娇和陈婷!

    ……

    陆轻歌离开主卧后,在次卧换了衣服就下楼了。

    她昨晚做的面条还在餐厅放着,这会儿看上去已经惨不忍睹了。

    陆轻歌收拾了,然后开始做早饭。

    她身上其实还是有些不舒服,那种因为做-爱过度而绵延的酸疼感不可能下去的那么快,但是忍一忍,也不至于连个饭都做不了。

    在厨房里忙了没多大会儿,就听见客厅的楼梯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从楼上下来的,自然是厉憬珩。

    她摆弄东西的动作微顿,红唇也不自觉抿起。

    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继续做了。

    厉憬珩进了餐厅。

    他站在她身后,盯着她忙碌的身影看了一会儿,才走到她身边,大掌伸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做饭的动作。

    陆轻歌动作被制止,她就站在原地不动,盯着案板。

    厉憬珩拉着她的手把女人的身体转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你如果不舒服,可以在家休息,上班的事情不用着急。”

    她并没有去看他,垂着眸子回答:“没有多不舒服,不会耽误上班。”

    男人不说话了。

    陆轻歌挣开了他的手,转过身继续弄早饭:“快做好了,你去餐厅等着吧。”

    他后退了两步,保持着不干扰她动作的距离。

    但是人还在客厅站着,没有去餐厅。

    厉憬珩一动不动地盯着陆轻歌的动作,直到,她做好了两份早点。

    她其实知道他一直站在那里,但是除了忽视,她想不出更合适的解决办法。

    所以,等她弄好,端着两个餐盘转过身,从厉憬珩身边走过的时候,也没有抬眸看他一眼。

    只是温和地道了一句:“走吧,去餐厅吃饭。”

    男人转过身,看着她的呻吟,最终眯眸跟上。

    餐桌上,两个人还是按照老位置坐的对面。

    陆轻歌吃饭的时候,就低着头一直吃饭,饭也不和男人说一句。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吃饭的时候就不再像以前一样准备那么多问题,一个一个去问了。

    厉憬珩摆弄食物的动作优雅,但是始终没有往口中送。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了女人一会儿,突然开口:“厉太太,怎么不说话?”

    陆轻歌动作一顿,咽下口中的食物,低着头回了句:“你不是说,食不言吗?”

    男人眉峰跳了下,似乎没想到她会拿自己说过的话来堵他。

    他看着她,又道:“的确说过,可没见你怎么听过。”

    “现在听了,食不言,所以吃饭吧,不要说话了。”

    她嗓音淡淡,听起来也没什么刻意的情绪,但偏偏给人一种不愿多说的错觉。

    厉憬珩突然放下了餐具,盯着她,断定:“你不高兴。”

    她没否认:“嗯,实在高兴不起来。”

    从昨天到现在,他们之间没有交流清楚的问题,也就是今天早上她问的那个了。

    所以他猜测:“因为没有告诉你是谁给我下的药么?”

    “这是其中一点。”

    “还有什么是你不满意的,都说出来?”

    陆轻歌终于抬眼了,她对上他的视线,一字一句地陈述,态度坚决:“厉先生,我很想知道,是谁算计了我把我骗到酒店的房间,可是我问你的时候,你含糊其辞,似乎一点都不关心。”

    厉憬珩的眉头不可避免地跳动了一下。

    不过还是开口了:“我难道没有说我会调查?”

    “那有结果了吗?”

    厉憬珩眼神有略微涣散的迹象,薄唇抿着没说话。

    她不说话,陆轻歌又追问:“我记得我问你的时候,你说偌大的酒店,监控又中断,所以不好找出来。”

    他盯着她,问道:“你不相信我?”

    陆轻歌笑了下,意味不明:“我相信你啊,你说的是实话,但是这样的实话,只限于普通人,可厉先生,在海城最算不上是普通人的,就是你了吧?只要你想,怎么可能有你不好办的事儿?”

    她对他的能力很自信。

    只要他想,连这世界上唯一能管束他的厉建东不愿意让他维护的人,他都能通过娶她来保护。

    还有什么其他事是他不能的?!

    想到这里,她又道:“更何况……还只是查一个妄图陷害你合法太太的人……”

    似乎是被戳中了心思,厉憬珩眸光微微动容。

    他的反应让陆轻歌挽唇而笑。

    大概是得理不饶人,她这会儿在他面前的胆子大了几分,他敢不说话,她就敢继续追问:“所以厉先生,就连你说你会调查的话……也不过应付我的托词吧?”

    厉憬珩盯着她的脸蛋,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说着自己猜测的那些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越来越……聪明了。

    他还没说话,耳边就再次传来她的声音:“还是说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就是不想告诉我?”

    厉憬珩淡声陈述自己的观点:“相比是谁把你骗到酒店的房间,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碰你的男人是谁。”

    闻言,陆轻歌一愣,气势比刚才弱下去不少:“你……你不是说了你相信我?”

    他衿贵地点了点头:“是说了,但这并不妨碍我要知道他是谁。”

    “你还是不相信我!”她得出结论。

    男人皱眉:“没有,你不用多想。”

    陆轻歌语调沉沉:“站在你的角度上,你觉得那个男人是谁重要,你可以去查,但是站在我的角度上,厉先生,我想知道算计我的人是谁,你如果不想帮我查,我可以找别人。”

    他问:“你想找谁?”

    她想也不想就回答:“找谁?当然是找一个愿意帮我查的人了。”

    “你能找谁?”

    陆轻歌嘴巴微张着,愣住了。

    她……能找谁?!

    实际上,她也找不了谁。

    她的朋友圈子,除了聂诗音,基本为零。

    可现在聂爷爷生病,诗音忙着在聂氏树立威信,她也不会去找她。

    陆轻歌不再说话了,垂下眼睑,看着自己餐盘中的食物,也完全没有想继续吃的**了。

    不知怎么,心底睹然生出几分凄凉。

    她觉得自己当下的状况,如果要形容的话,最贴切的四个字,就是孤苦无依了。

    嗯,孤苦无依。

    所有的事情,她只能一个人面对,就算被人算计,只要身为丈夫的男人不愿帮她,她便束手无策。

    突然想给自己一个……呵呵哒。

    她舒了一口气,放下餐具,看了厉憬珩一眼:“你还吃吗,不吃的话,去公司吧?”

    他收了视线,看了眼餐盘中的食物,落下四个字:“吃完再说。”

    陆轻歌没再说话,安静地等他吃饭。

    两分钟不到,客厅里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是陆轻歌的。

    女人起身,没和厉憬珩打招呼就出了餐厅。

    兴许是因为刚才那个话题让她失了神,心情低落,所以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了。

    放到耳边,还没说话,那边就先开口了:“轻歌——”

    慕泽的声音。

    她微愣,因为惊讶眼睛也不由得睁大了几分,好像上次在那个宴会上之后,就没再见过慕泽了。

    “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

    慕泽的声音里有几分抱怨:“我姐昨天回家了,我才知道前天是你和二哥的补请婚宴,我爸妈明明收到了请帖,可却压根不提,我算是错过了一个正大光明见你的机会啊……”

    陆轻歌敛眸,不知道为什么说了句:“你也不适合去。”

    “你不会真的就那么打算和我二哥过一辈子吧?”

    陆轻歌愣了下:“为什么这么问?”

    “你说为什么?就算你不接受我,要嫁个男人,但至少也得找个爱你的吧,你嫁给我二哥?一个所有人都知道他心有所爱的男人,让我这个被分手的前男友怎么放心?”

    “……”

    陆轻歌不知道怎么接话,她抿唇:“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挂了。”

    “别……那个……宴会上没发生什么事吧?”

    听到慕泽这么问,其实陆轻歌脑海里最清晰的就是自己发生的那件事。

    但是她那样的事情,并不适合当做聊天的谈资。

    她假装不懂,问了句:“你说的是什么事?”

    “我就随便问问,有趣儿的事儿,意外的事儿,各种,有么?有意思的说来跟我分享一下,我虽然没去,但是对你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你说呢?”

    听完他的话,陆轻歌想起了慕槿,还有那天厉憬珩和她说的慕槿嫁给厉憬谦的事情。

    结合厉憬珩说的父母之命,那大概……和她当初和慕泽分手的情况差不多。

    都是慕叔叔一手操控的吧。

    其实分手之后再遇慕泽,她每一次都在躲避他,不管是在厨艺学校面对面的时候,还是在电话里的时候,都是找到机会就要离开或者挂电话。

    包括刚才。

    也许是和厉憬珩争论的那几句话真的刺激到了她吧,她这次没再想着挂电话了。

    陆轻歌开口,说了个自己以为的八卦:“慕姐姐在宴会上同时碰见了自己的前男友和前前男友。”

    “我不关心她的事儿,我说的是你。”

    闻言,陆轻歌的嗓音放低了几分,淡然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呃……那好吧,什么时候二哥能放你出来,我们见一面?”

    他约她。

    陆轻歌就又恢复了之前决然的态度,开口道:“没时间呢,我得上班。”

    “我说轻歌,你上班总有周末吧,就算你结婚了,但是还是要有自己的交友范围的,难道能整天围着二哥转,别说他心里的人不是了,就算是你,你能保证以后的几十年他都会把所有心思放在你一个人身上?”

    陆轻歌眼神幽远了几分,喃喃道:“不能。”

    “所以,我怎么着也算是你一个朋友吧?”

    “嗯。”

    “那这个周末,你来我的慕斯歌餐厅看看,顺便尝尝我做的餐点,怎么样?”

    她犹豫了片刻,又转身看了眼还在餐厅坐着吃东西的男人,放低声音问了句:“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

    “厉先生好像说过……不让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慕泽猜透了:“行吧,我也不想让他为难你,所以,不如你偷偷的来,就和他说有事儿见朋友,我也不告诉他,这样成么?”

    陆轻歌觉得好像不行。

    真的是因为心底有气,还有刚和厉憬珩吵了架的事,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也的确没有什么朋友圈,她答应了慕泽。

    “那……好吧。”

    慕泽再开口的声音里,带着意外的惊喜:“那周六还是周日,午饭还是晚饭,我过去接你还是你自己过来?!”

    听完他的话,陆轻歌的内心活动只有一个字:呃……

    缓了片刻,她才抿唇开口:“周日吧,午饭,我知道餐厅在哪里,所以自己过去。”

    慕泽掷地有声地回了她:“好,听你的。”

    她点头:“那周日见。”

    “好嘞!”

    陆轻歌挂了电话,转身朝餐厅瞥了一眼——

    厉憬珩好像已经吃好了,还主动餐盘拿到了厨房,放到了洗碗机里。

    她收了视线,从沙发上拿起自己提前准备的包,站着等他。

    男人很快出来了,看着她准备好,随时一副要去公司的架势,突然开口问了句:“你很喜欢上班么?”

    “没有呀。”

    “那怎么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陆轻歌看了男人一眼,唇角带着几分自嘲:“本来就无依无靠的呢,再不靠着上班赚取一点生活费养活自己,我往后的生活,得过的多惨不忍睹,那样,岂不是给那些本来就想算计我的人看笑话了嘛?”

    几乎是她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厉憬珩就眯了眼。

    她说话带刺儿,听得他心底特别不舒服。

    男人盯着她,薄唇张合的时候眉头蹙起:“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了?你不是有老公?”

    陆轻歌笑了下:“我老公?你呀?可你又不会帮我,我难得有事求你,需要借助你的力量调查一点事,但是你给出的回应,好像还挺让人心寒的。”

    “我说了我会调查。”

    “但是我刚才说那是你应付我的托词时,你并没有开口否认啊,不是吗?”

    厉憬珩不说话,眉眼逐渐燃起复杂的神色。

    他眸光深邃得让陆轻歌不想再和他直视,所以直接错开了视线。

    女人抬脚往玄关的方向走了两步,才转身再次看向他:“厉先生,你今天如果不想去上班的话,我可以自己去,出门坐地铁就好了。”

    厉憬珩回神,转身阔步走到她身边,抬起一只手按在了女人的肩膀上:“厉太太,好好和我说话,嗯?”

    她面无表情:“知道了。”

    “去上班。”

    “哦,好的。”

    两个人一起出了别墅。

    上车的时候,还发生了点小分歧。

    陆轻歌被男人惹得情绪不佳,所以不想靠近他坐副驾驶的位置,但是厉憬珩却不准。

    她看了时间,不怎么早了,再去坐地铁会迟到而且搞不好还会被这个男人拦着,束手无策之后还是如了厉憬珩的意,上了副驾驶。

    去厉氏的路上,陆轻歌尽最大的可能坐在贴金副驾驶车窗那边,脑袋靠在玻璃上,眼睛盯着窗外后退的风景出神。

    厉憬珩身为商界翘首,头脑何其敏锐?

    所以自然是看出了她的那些不满和情绪。

    但一时之间,他没办法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可目睹着她排斥自己的样子,心底的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流动一点点扩大着。

    直到……古斯特停到了厉氏的地下停车场。

    车刚停,陆轻歌就覆上把手准备下去。

    她心里还打着最好下车跑快点,连同一班电梯都不要和他坐。

    然而……

    咔嚓——

    这声音落下,就意味着男人把车门给锁了,陆轻歌这才勉强扭头看了他一眼:“你锁车门干什么?”

    男人也转脸对上她的视线:“不是不愿意和我说话?”

    陆轻歌嗓音淡淡:“没有。”

    “那就聊聊。”

    她觉得这男人真是搞笑,没有不愿意说话,就要聊聊吗?

    用聊聊来证明她没有不想和她说话?!

    陆轻歌叹了一口气,才极其敷衍地问他:“你又想聊什么?”

    “刚才在海湾别苑,我在餐厅吃饭,你在客厅打电话,对方是谁,男的女的,我整个吃饭的过程你们一直在聊,那么长时间都聊了什么?”

    陆轻歌,“……”

    她算是看明白了!

    但凡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要搞清楚啊!

    可是凭什么呢?

    陆轻歌看着男人,他长了一张好看的颜,身材也是让人尖叫的类型,但是极尽完美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颗比任何人掌控欲都要强的心。

    她打量他的时候,男人眉峰一挑:“怎么不说话?”

    “我和谁打电话,聊了什么,那是我的事情,我没有向任何人传达的必要。”

    他轻勾唇角,笑道:“是么?”

    “当然是!”陆轻歌语气坚定。

    闻言,厉憬珩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然后缓缓靠近陆轻歌……

    她搞不懂他这样的动作是为什么,懵然的瞬间,男人的手已经伸到了她包里,并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

    陆轻歌,“……”

    她好佩服他啊!

    女人坐在原地没有动,厉憬珩的身体也没有退开,一只手扶着副驾驶的靠背上方,一只手拿着她的手机。

    点了一下开机键之后,发现上面设有指纹密码。

    也是,她手机都被拿到他手里了,她还能安稳地坐着,不就是因为设了密码么?!

    这年头,没有人的手机不带密码的。

    陆轻歌看着他微微动容的眉目,红唇张合:“厉先生,你从小生活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怎么连点基本的礼貌都没有,随便拿别人手机这种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想象不到你能做出来。”

    他冷嗤:“是么?”

    她颇为感叹地落下两个字:“是啊。”

    男人好像丝毫不介意她的讽刺,淡淡落下四个字:“密码解开。”

    “我为什么要解开?”

    “要么解开,要么……”

    他盯着她的视线从眼睛处缓缓往下,最后落在了女人的胸前,薄唇牵出几分恶趣味的笑意,然后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就顺着目光所及的地方移了过去……

    陆轻歌一把将男人的大掌打开了。

    她瞪着他:“厉总,这是厉氏的地下停车场,你能不能维持一下身为厉氏掌舵人的风度,不要做些下流的事情?”

    他也不顾及她的话,颇为硬气地陈述道:“我要知道,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朋友。”

    “什么朋友?!”

    她气急了,脱口而出:“能帮我查到底是谁把我骗到酒店房间的朋友!”

    闻言,厉憬珩暂时把陆轻歌的手机扔到了中控上,随即便抬手捏住女人的下颚:“这么说的话,那到底是谁,我就更好奇了……”

    陆轻歌被迫对上男人的视线,看着她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想起慕泽邀请她去他的餐厅的事。

    她知道,自己如果实话实说,那肯定是要食言于慕泽,然后去不了了。

    而且,她觉得他们之间现在还有隔阂,这个男人却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只是一味地为了满足自己的掌控欲逼她。

    陆轻歌抿唇,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我的朋友圈有谁,你不清楚吗?”

    男人提高了语调,猜测道:“聂诗音?”

    “厉先生这么清楚?看来我的朋友,好像真的除了诗音,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闻言的厉憬珩放开了她。

    如果是聂诗音,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两个女人之间,聊几句话,他也没有必要全数地问出来,了解个清清楚楚。

    他虽然放开了她,但是眼神依旧锁着她的脸,眉峰微挑,问道:“你让聂诗音帮你查酒店的事情?”

    陆轻歌抿唇,转过身在副驾驶上上坐正了,没吭声。

    她没有让诗音查,但是并不想告诉厉憬珩,也不想说实话,索性就保持沉默。

    厉憬珩大概是觉得聂诗音查不到什么风浪,一没再为难她。

    车门的锁被打开了,两个人下了车。

    电梯外面,陆轻歌按了常规电梯,厉憬珩站在她身边等着。

    她有些不喜,扭头看着男人:“厉总,公司有你的专用电梯,现在又是上班高峰期,你就别在常规电梯里占位置了。”

    厉憬珩对上她的视线,好笑道:“我的公司,我想乘坐哪班电梯,还需要你来规定?”

    陆轻歌没说话了。

    她脸色不怎么好……

    酒店的事情,如果厉憬珩不查,她就只能当一个被算计过的受害者了吗?

    又会真的像男人保证的那样,不会有下次了吗?

    叮——

    电梯来了,门也一点点开了,不过……陆轻歌看见的时候就直接愣住了……

    因为是满的。

    大概都是怕电梯下了负二楼之后,人太多然后自己挤不上去又要等下一班,所以电梯下到一楼的时候,他们就直接上了。

    这会儿,电梯里的人看见厉憬珩,三三两两地打招呼:“厉总……厉总……”

    厉憬珩勉强点了点头,然后默默按了关闭键。

    陆轻歌愣愣地看着被关上的电梯门,站在原地没动。

    等到红色的提示肩头显示上的时候,她又按了下。

    心底想着,大不了等下一班。

    可厉憬珩却直接拉着她的手臂走到了另一边的专用电梯。

    她甩开了他,因为情绪压抑,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分:“你干什么?!”

    男人皱眉:“上班高峰期,你何必去挤?”

    “我又不是总裁,不想享受特别待遇!”

    “你是总裁夫人,可以享受特别待遇。”

    陆轻歌气的胸口的起伏频率都变高了,呼吸自然也跟着急了,直接陈述道:“我不想和你待在一个空间里!”

    厉憬珩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他按了下电梯,门很快就开了。

    女人被拉着走了进去。

    电梯门很快合上,陆轻歌靠在一角,盯着那些楼层数字,最后按下了销售部的那个。

    手还没落下,就又被厉憬珩握住了,她整个人被抵在了电梯一侧,小手由男人的大掌握着,被按在的脑侧。

    厉憬珩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问道:“你就那么不满?”

    她轻笑,唇角是凉薄的嘲讽之意:“你为了维护别人,不顾及我的感受,我还不能不满吗?”

    “我维护谁?”

    她冷笑了下,也不再躲避他,直接抬眸和他四目相对——

    女人说话的时候,语调里带着一股浓稠的不悦和怨气:“厉先生,你真以为我猜不到吗?就凭你厉大总裁那可怕的占有欲和掌控欲,怎么可能允许身为厉太太的女人不明不白地被人算计,你说不好查,只是因为做那件事情的人,是你想维护的吧,然而让你维护,但又最讨厌我的人,根本不用过脑就能猜出来,除了你心上人的妹妹苏悦,还会有谁?”

    闻言,厉憬珩握着她的松了下。

    看着他的动作,陆轻歌就知道,自己猜的准确无误。

    男人眉目微动:“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

    “试试啊……”

    “试什么?”

    陆轻歌笑了,杏眸里竟然不自觉泛出湿意,眼神看起来也多了几分凄凉:“试试厉先生有没有因为睡了身娇体软的我,自己药也解了人也爽了,然后就会对我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闻言,男人的瞳孔猛地一缩。

    其实那样的话,不是陆轻歌的性子说的出来的。

    但她实在是难过,张嘴的时候一时之间不受控制地口不择言。

    看着厉憬珩的反应,她收了笑容,扯唇道:“结果还是我失望了,高估了自己呢,厉先生对我并没有一点点的不一样,还是愿意为了苏小姐的妹妹骗我,甚至还间接承认了自己能力不足说什么不好查,不过呢,我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我们才认识没多久,关系又始于交易,想和厉先生心心念念的爱人相比,到底是显得不自量力了些……唔……”

    她没注意到,那些话一句一句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男人眸中的阴鸷也越来越深。

    所以在话音并未完全落下的时候,厉憬珩就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他真的只是堵住了,微凉的薄唇贴附在她娇嫩的唇瓣上,但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通过那不轻的力道,陆轻歌能清晰地感觉到来自男人……暴怒的情绪。

    可是,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该有情绪的,难道不是她吗?!

    从来……都是她才对啊。

    叮——

    电梯响了一阵到达楼层的提示音,陆轻歌眉头随即皱了起来,因为担心门打开时被人看到电梯里的话面,她情急之下抬腿,高跟鞋狠狠地踩在了男人的脚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