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58章 我不该担心,担心你是我的错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男人话落的时候,陆轻歌的眼泪毫无预兆地就流了出来。

    说不清是委屈,还是难过,或者是两者都有。

    她甚至都没有意识,还是等到感觉有什么东西划过脸颊的时候,下意识抬手摸了摸,才发现……是泪水啊。

    她盯着他,泛红的眼眶看起来惹人心疼,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她身上少有的坚韧:“厉先生,你在冤枉我。”

    大概是她从来没在他面前有过这样的态度,男人盯着她的眸子更加深沉了几分。

    他薄唇微动,勾出几分意味不明的弧度:“是么?”

    “是,昨晚我上来找你是我担心你,也许是我的错,我就该放任你不管,反正一个大男人流点血又死不了人。我不该担心,担心你是我的错。”

    她的声音是控制不住的别扭和委屈。

    厉憬珩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得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心底隐隐泛出几分酸涩,夹杂着更复杂但是说不清的东西,难耐而不受控制。

    他看着她抬手抹了下脸颊的泪痕。

    然后再次开口:“但昨晚是你自己说你喝了不该喝的东西,需要女人,然后你就吻了我——”

    说到这里,她瞪了男人一眼,强调:“是你先吻得我,我还在问你话的时候你就吻我了,还说不要让我拒绝你,说什么你不好受。”

    听完她这些话,厉憬珩终于收起了视线,他微微闭上了眼,抬手按揉着太阳穴。

    陆轻歌冷笑了一声:“厉先生你该不会是在回忆吧?昨晚你身上没有酒精的味道,所以你没有喝酒,既然不是酒不是和短片了,那不管你喝的是什么下了药的东西都不应该失忆吧?”

    “我说我失忆了么?”

    “那就好,又不是喝酒,脑子还会不清醒的吗?!还是说你不仅喝了刺激情—欲的药,还喝了失忆的药,然后和第一次一样,都不记得了?!”

    闻言,厉憬珩睿眸随即眯了起来,眉头也不自觉跟着蹙起。

    男人盯着她,深眸里泛着点点不明情绪,满脸的不可置信,就连开口询问的语气,都变得耐人寻味:“你……说什么?”

    陆轻歌看着她,咬了咬唇,才路带不满地开口解释:“昨晚你不是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吗,我不是,因为第一次只有一次,早在我们结婚的那天晚上,就已经被你强行占有了!”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略带犹豫地开口追问,语调还微微拉长:“实话?!”

    他居然不相信?!

    陆轻歌嘴巴微微张着,想开口再说点什么,可是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无言以对!

    她不说话,他就权当她是在心虚,跟着追问:“还是说,因为前天晚上你出了事儿,所以你就……”

    这次,换陆轻歌不可置信了。

    她有些失控,这会儿连刚坐下时的局促不安都没有了,充斥着整颗脑袋的,只有生气两个字。

    所以开口说话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

    她冲着男人喊:“没有没有没有!”

    厉憬珩其实是希望听到否定答案的,但真的听到了,心里又生出需要的疑问和不相信。

    他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论点,来说服自己相信她说的话,毕竟他占有她第一次这件事,着实让他这个她口中的当事人吃惊。

    空气短暂沉默了几秒后,厉憬珩试探着和她沟通:“没有什么?”

    陆轻歌陈述:“我说了我没有在酒店被人睡,我没有那种感觉!是不是前天晚上我和你说没有的时候你压根就没有相信我,还是说因为你不记得自己抢占了我的第一次,所以现在想推卸责任,推卸给一个连到底是谁都不知道人?!”

    说完,她的眼眶就又蓄满了泪。

    她不想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说不出的委屈。

    平白无故遭人算计,两次**于他,可到头来,连一点点信任,都没有换来……

    陆轻歌觉得自己二十四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这么说不清过。

    厉憬珩看着她眼泪积蓄在眼眶里,随时一副要哭出来的架势,心口像是被人揪住了一样地……泛着疼。

    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了陆轻歌跟前,大掌抬起女人的下巴,逼着她和他四目相对:“厉太太,你不用这么委屈,嗯?”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女人的眼泪直接从眼眶中掉了下来。

    顺着脸颊一路往下,然后途径下巴落在男人的手掌。

    厉憬珩眸子眯得更深,他终于还是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在她身侧的沙发上坐下,拉着她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抬起手,指腹摸索着她的眼角,试图拂去她的眼泪。

    他的动作很温柔,透露着一种轻而易举就能让人感觉到的怜惜之意。

    陆轻歌哭的更狠了。

    因为,她解释不清啊,第一次的事情之前因为畏惧他一直没说,她也不打算说,说出来干什么呢?

    让他负责然后一辈子做厉太太吗?

    她不敢这样想,也知道他不会这样做。

    这些所有之前的想法,都建立在她不再打算和他发生那样的关系,可是谁又能猜到,她会遭人算计,落得一身吻痕?!

    又或者,谁能料到这个男人会被人下药,还在事后回了海湾别苑?

    她更是没想到她会因为担心,就那么撞到了枪口。

    诸如此类的想法一一浮现在陆轻歌脑海的时候,她的眼泪真的是想失了闸。

    男人的指腹来回,已经擦不干那眼泪了,这让他心生烦躁,动作一停,看着她直接道:“别哭了!”

    厉憬珩的声音不大,可是带着几分因为燥郁而起的愠怒。

    陆轻歌挥开了他的大掌,抬手自己抹了眼泪,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可她再次解释了:“如果第一次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应该记得自己当晚喝了很多酒吧?”

    男人看着她,眸光微动。

    她又道:“醉的不省人事记得吗?看见我就满腹的不满,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只有两个字,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顺着她的话茬,道:“我说了什么?”

    她扯唇,有股自嘲的意味,对上男人的视线红唇张合:“你让我……滚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