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57章 爬上我的床,稳固你厉太太的位置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站在原地没有动,脑子里还是对男人话语的猜测。

    聊聊?!

    聊什么,聊她怎么上了他的床?!

    男人看她愣在那里,呆滞的眼神盯着他,薄唇一动,问道:“怎么没反应?”

    “那我先去拿件要穿的衣服总是可以的吧?”

    “去洗澡,我给你拿。”

    陆轻歌彻底愣住了。

    她抿唇,怀疑地看着他:“可你又不知道我要穿什么……”

    “别说那么多废话,去洗澡。”

    她无语,最后只好换了方向,朝着浴室走去。

    陆轻歌进了浴室,听着厉憬珩出了房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没有直接脱衣服洗澡,就那么站在浴室里等着男人给她送衣服。

    虽然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但是总比什么都不穿好……

    万一待会儿他来给她送衣服,她可不想躲在浴室后面,伸出一只手去接的时候,再来个一不小心,被看光——

    那就尴尬了。

    即便睡过,但她也不愿意把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尽数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内。

    陆轻歌等了没多大会儿,就听到男人长腿迈着朝浴室这边走过来了。

    她站在浴室门后面没有动,直到厉憬珩敲门。

    女人拉开了门,视线从男人的脸上落到了手上。

    他把干净的睡衣递给了她,但视线却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

    陆轻歌接过,也没有关浴室门。

    因为……他真的是只拿了一件睡衣,连内裤都没有。

    就知道不能让他去拿,他还说不让她废话?!

    她抬眼去看他,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厉憬珩先开口了:“从我出去到现在,你就一直站在浴室?”

    陆轻歌其实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配合地扫了浴室一圈:“这里……也没有适合坐着等地方啊……”

    “不是要洗澡?还是你准备穿着睡衣洗?”

    “我就是想等你把干净的睡衣送来了再洗……”

    厉憬珩薄唇动了动:“不是睡过了,害怕我看?”

    “怕,毕竟我没有暴露癖。”

    男人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开玩笑的表情淡了下去。

    他转身准备离开,但却被陆轻歌给叫住了。

    厉憬珩转身,盯着她:“还有事?”

    “你……你洗澡的时候都不换干净的……内裤吗?”

    闻言,男人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

    陆轻歌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然后又连忙补充:“我的意思是……你只给我拿了这个,没……没有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你可真够麻烦的!”

    他说话的时候很不耐烦,烦躁的情绪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

    陆轻歌抿唇,也不敢再有其他要求了,估计还没人能使唤他两次。

    至于内裤……等他聊完自己再去穿好了。

    她看着男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事了,那……麻烦厉先生在房间等我会儿,我很快就好……”

    说完,她就关上了浴室的门,微微叹了一口气后,开始洗澡。

    二十分钟的样子,陆轻歌出来了。

    闻声的厉憬珩下意识朝浴室方向瞥了一眼——

    虽然衣服是他拿的,但是那女人的衣服都是自己买的,原本属于她自己的睡衣这会儿套在她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

    不过,女人被吹风机吹得半干的头发随意地搭在肩上,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着红,再加上……她可能是因为没穿内裤,所以双腿并得很紧,整个人身影都给人一种局促不安的感觉。

    所有的组合在一起,让她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厉憬珩滚了滚喉结,淡淡落下两个字:“过来。”

    她本来就是准备过去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扫过来的目光时,整个人就被定在了原地。

    然后他开口说了让她过去,她也就真的抬脚走了过去。

    陆轻歌站在厉憬珩面前后,停下脚步,开口问他:“厉先生,你想聊什么?”

    他靠在沙发上,她站在他身边,男人没去看她,淡淡落下一个字:“坐。”

    “你说吧,我站着就好。”她没穿内裤,不想坐,总觉得尴尬得过分。

    可偏偏,厉憬珩不知道抽的什么风,语调冰冷地道:“别让我说第二遍。”

    陆轻歌有些无语,不知道他这些情绪来自哪里。

    但她还是坐下了,局促的坐姿,轻而易举就可以看出她紧绷着一根神经。

    厉憬珩靠在沙发上,盯着女人的脸蛋上,薄唇张合:“昨晚,为什么要上来敲主卧的门?”

    “我来找你下去吃晚饭。”

    他不动声色,又道了句:“没看出来我不舒服?”

    就算她再怎么无知,但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二十多岁的人,如果连男人压制**时浑身散发可怕信号都看不出来,岂不是很愚蠢?!

    陆轻歌瞄了他一眼,如实回答:“看……看出来了……”

    他又问:“既然看出来了,你还要告诉我是上来叫我吃饭的么?”

    她没有说话,垂着眸子,手就放在自己的腿上,一下一下地抠着自己的指甲。

    默认的表现,男人自然看的出来。

    他眉眼凌厉,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怎么不说话?”

    “昨晚我下楼做饭的时候,看见玄关处的花瓶碎了,上面沾了血,所以……担心你……”

    “为什么担心我?”

    陆轻歌觉得这个问题真是扯,她瞥了他一眼,带着些许不明情绪:“反正就是很担心,没有为什么。不过我也的确是叫你下去吃饭的,想顺便看看你到底怎么回事,但没想到……”

    厉憬珩很快就接话了:“昨晚如果你不敲门,那些在我体内作乱的药效很快就会被我压下去。”

    陆轻歌抬眼去看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

    他脸色如常,只是眸光微微泛寒。

    女人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只是心口有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她想了好大一会儿才开口问他,薄唇扯着有些难看的笑:“是不是因为我前天晚上刚在酒店出事,你还没有完全相信我说的话,但昨晚又碰了我,所以你……嫌弃我?”

    “那你呢,很愿意被我睡么?还是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再爬上我的床,稳固你厉太太的位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