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56章 第一次么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主卧内的空气侵染着因为暧昧泛滥的味道,陆轻歌的嘴里忍不住发出一些轻吟,但却克制而隐忍。

    厉憬珩虽然动作很急,但是就某方面来说,他又很有耐心。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两个人之间几乎是零距离,她早就感受到了他身上属于男性象征的那部分一点点地发生着变化,但是却因为她的紧张,没有干脆直接的占有。

    和第一次相比……他对她不一样了很多……

    哪怕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

    前戏很多很足,彼此的身体都很热……

    而整个过程,陆轻歌还是在门板上靠在,就在厉憬珩准备进行最后一步动作的时候,她伸手抵住了男人的胸膛。

    他看着她红的真的像是熟透的苹果的脸,炽热的眼神微眯,像是在询问为什么。

    她朝主卧那张床的位置看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能……能不能去床上?”

    话音刚落,她就忙不迭地错开男人的视线。

    很快,她感觉到自己身体腾空了——

    陆轻歌看着男人紧绷的下颚线条,看着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红唇忍不住抿了抿。

    那真的是极致忍耐才会生出的反应。

    刚被放到床上,厉憬珩的身子随即就压了下来,他褪去了她的衣服,摸着她手感好的让人贪恋的脸蛋,嗓音低低哑哑:“第一次么?”

    闻言,女人的大脑短路了下。

    就在她发愣的短短几秒内,男人的眸色翻涌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她回神,准备开口的时候,话语全被他吻了回去。

    这一次的吻显然比刚才……要粗暴一些……

    吻了没多久,耳边就回荡起她那些难耐的声音。

    厉憬珩挺身而入。

    这是第二次,可不知道为什么陆轻歌还是觉得疼的浑身发颤……

    厉憬珩在她身体里冲撞的速度由慢而快,原本的疼痛感也逐渐地被阵阵欢愉所取代。

    窗外,夜幕刚刚落下。

    陆轻歌的身体被进进出出不知道有多少次,那点微末的愉悦感等到尘埃落定时,也全部变成了疼。

    ……

    第二天。

    陆轻歌是被浴室里的水声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着和平日睡醒时不一样的天花板,逐渐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人是在主卧的。

    昨晚那些亲密的画面一幕幕跃入脑海,她一时没忍住红了脸蛋。

    回过神,女人朝着浴室的方向看了过去——

    水声还在继续,她突然不知道待会儿应该怎么面对那男人,紧张的心跳也忍不住加速起来。

    陆轻歌从床上坐了起来,那一瞬间,双腿间的酸痛瞬间席卷全身!

    女人忍着,一只手捂着胸口的被子,一只手去捡被男人扔在地上的衣服。

    刚刚碰到一点点布料,厉憬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在干什么?”

    她动作一顿,下意识地抬眼朝他看了过去……

    这会儿他不像昨晚那样只围了浴巾,而是穿着睡袍,胸前小麦的皮肤裸露在外,脖子的地方好像还有……吻痕。

    她……她留下的吗?

    陆轻歌看着他,想起昨晚抓着她的背时,自己也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他的背上是不是也有深深浅浅的抓痕?!

    想到这里,懊恼于羞愧顿时不受控制地充斥着她整个大脑。

    厉憬珩已经抬脚走了过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衣后,视线还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然后递给她……

    陆轻歌有些犹豫,不过几秒钟过后她还是伸过手去接了。

    但……厉憬珩却没有松手。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厉……厉先生,你怎么不松手?”

    厉憬珩的视线越过她瞥了眼灰色的床单,这会儿被子被她带过来了大半,床单上男人想看的地方也已经裸露在外。

    他原本还在庆幸,那个昨晚她没来得及说出口的答案。

    但……没有如期瞥见落红,心底不可避免地瞬间下沉几分。

    男人最后又把视线落到了她脸上——

    陆轻歌捂着胸口,但是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却清晰可见,厉憬珩知道,那是他留下的,现在月入眼睑的时候,竟然莫名让人觉得喜欢。

    想到这里,男人薄唇无意识地勾了勾。

    他盯着她看了有好一会儿,脑海里放映着昨晚两个极致缠绵的片段,心口滋味说不出的……怪异。

    他好像很喜欢她的身体。

    软的让人有种一口一口全数吃下去的欲.望。

    陆轻歌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又因为自己现在还光溜溜地坐在床上,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她错开了他的视线,盯着他握在手里的睡衣,再次喊了一声:“厉先生?!”

    男人回神,重新把视线落到了她脸上,而拿着她睡裙的手,也终于松开了。

    陆轻歌接过之后,厉憬珩就转身了。

    她以为他要出去,但是并没有,而是坐在了卧室的沙发里。

    陆轻歌,“……”

    她也没有再开口要求什么,毕竟这是主卧,是他的地盘。

    女人拿着睡裙钻到了被子里。

    厉憬珩看着她的动作,薄唇微抿。

    穿好睡衣后,陆轻歌忍痛下了床,她从床边扫到了玄关处,才发现自己的那双棉拖在门口那里躺着。

    她抬脚,准备走过去,穿上棉拖,然后回次卧。

    而且那男人是怎么回事?!

    睡了她什么都不说,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脚步刚迈开,厉憬珩就开口了:“去哪?”

    “我……去穿鞋,然后去我房间洗……洗澡。”

    他冷声道:“就在这儿洗。”

    陆轻歌皱眉,下意识地问出口:“为什么?”

    “洗完澡之后,过来坐下,聊聊。”

    “聊聊?”她重复道。

    男人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有问题?”

    她摇摇头,伸手指了指次卧所在的方向,道:“我的衣服都在次卧的衣帽间,我换好衣服后再过来和你聊,或……或者你下去,我们待会儿去客厅聊,行吗?”

    他语调漠然:“就在这里聊,现在去洗澡。”

    陆轻歌,“……”

    明明是她被他给睡了,而且还折腾的她精疲力尽!

    怎么那男人开口说话的时候,好像自己还很委屈很不愿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