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50章 厉先生……好疼……

时间:2018-03-20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画面,直到画面跳转到那个把酒水撒到他身上的人。

    画面调近,大致可以看出那个侍者从他身上拿走手机的一幕。

    男人抬手按了按眉心,对自己的毫无防备生出几分懊恼。

    五分钟后,根据监控画面显示,终于找到了陆轻歌最后的去处。

    ……

    1213房间外,厉憬珩脸色阴沉地站着,服务生那房卡刷了一下,门就开了。

    厉憬珩抬脚准备进去,但又像是想起什么般瞥了一眼身旁的厉憬瑞和傅羽薇:“我进去,你们就在这儿等着。”

    话落,男人便阔步走了进去,门也紧跟着被甩上。

    1213是个大床房,布局很简单,在君玥酒店里属价位偏低的房间。

    厉憬珩只是大概扫了一眼,然后就把目标锁定在了那张床上。

    陆轻歌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脸朝着另外一侧,身上盖着酒店的薄被,室内空调温度适宜,而东南方向的那张桌子上,放着喝了一半的……酒。

    他走过去,靠的近了才发现床上的女人很乱,像是被人揉过一般,又像是经历什么激烈的事情……

    厉憬珩的眉头当即便皱了起来,然后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掀开了那床被子。

    在看到她身上破碎的衣物时,男人的瞳孔骤然一缩——

    原本精致漂亮的粉色礼服,破乱不堪地挂在女人身上,被人扯破的痕迹醒目而惊心,女人的颈间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吻痕,单是看颜色,就能轻易地判断出吻下去的时候力道有多大,这样的痕迹从颈间到手臂再到暴露在空气里的小腿上,到处都是。

    厉憬珩脸上是惊愕失色的表情,眸低更是翻滚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深刻的情绪,他骨节分明地手指狠狠握着,冷厉的模样似乎把周身原本平静的空气都染得沸腾起来了。

    他很快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拦起女人把西装披在她身上,打横抱起朝门口走去。

    离开酒店之前,经过厉憬瑞和傅羽薇的时候,男人扫了几个人一眼,眸低的厉色清晰可见:“如果查不清楚这个房间都来过些什么人,酒店也没有再开的必要了。”

    闻言的经理吓出了一身冷汗,服务员更是低着一颗头,连抬起都不敢。

    厉憬瑞看了眼他怀里抱着的女人,狐疑地喊了一声:“二哥——”

    “今天的事情,谁敢多说一个字,后果自负。”

    厉憬珩话落就抬脚离开了。

    傅羽薇看了厉憬瑞一眼,红唇微抿,脸上也是担忧的不安神色。

    ……

    陆轻歌被放在了副驾驶上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模糊之中,她看见厉憬珩正要起身离开,喊了一声:“厉先生……好疼……”

    女人的声音很低很软,听起来有气无力。

    厉憬珩眸光晦暗阴沉,心底明明窝着一团怒火,但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却异常温柔:“好了,回海湾别苑。”

    听到这话,陆轻歌就再次闭上了眼,她小脸皱着,看起来很不舒服。

    等古斯特停在海湾别苑的时候,陆轻歌已经再次睁开了眼。

    厉憬珩下了车,走到副驾驶那边开了车门,弯腰去抱她。

    陆轻歌看着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有说不上来。

    寻着自己最后去酒店房间找她的记忆,女人开口问了句:“厉先生,你说让我去酒店房间找你,可是你不在。”

    “我不在,你就睡着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在你车上了。”

    厉憬珩薄唇微抿,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进了别墅,男人一路抱着她进了次卧,放到沙发上,开口问:“去洗澡,嗯?”

    陆轻歌点了点头,她已经醒了,除了身上有些疼,也没有其他一样的感觉,起身就朝我浴室走去了。

    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着厉憬珩:“厉先生,你不去睡觉吗?”

    “就去。”

    “噢。”

    她转过身,在次卧的小型衣柜里拿了睡衣,才抬脚间进了浴室。

    直到女人站在了镜子前面,看着身上被扯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以及那密密麻麻的吻痕,她眸低瞬间涌现湿意。

    陆轻歌回想了下抱着她进别墅的男人脸上的表情,虽然怒意被他强大的自制力压了下去,可那隐忍克制的样子,她还是轻而易举地看了出来。

    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他的脾性她多少有些了解。

    种种这些,让她大概判断出自己身上的那些痕迹不是他弄得。

    不过,所幸的是,她只觉得身上有吻痕的地方比较疼,并没有觉得其他地方也有不舒服的感觉。

    陆轻歌洗了澡,换上睡衣。

    拉开浴室的门后,她看见厉憬珩还在沙发上坐着,身影看上去说不出的烦躁。

    她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厉先生,说让我去酒店房间找你的短信,是不是不是你发的?”

    女人沐浴后的香味溢入鼻尖,厉憬珩只觉更加燥郁。

    可他还是动了唇:“嗯,手机被偷了。”

    “那我身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

    闻言,厉憬珩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但很快又收了视线。

    男人靠在了沙发上,抬手按着眉心,薄唇张合:“抱歉,让你在婚宴上出这样的事情。”

    “什……什么意思?”

    “我会查清楚是谁在从中作梗,还你一个公道。”

    听到这话,陆轻歌就知道厉憬珩肯定误会了。

    但是,她自己的感受比什么外在的表象都要更清楚。

    犹豫过后,陆轻歌抬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她抓的很紧,像是在极速地传达着什么信息。

    女人的多少有些难为情,但仍然尝试着开口和他解释:“厉……厉先生,我身上确实不舒服,但是不舒服的都是有青青紫紫痕迹的地方,其……其他地方没有,可能是有人要破坏我们夫妻关系,所以制造出的假象,你……能相信我的话吗?”

    听完她的话,厉憬珩放下了按在眉心的手,一双黑如曜石的眸子,微微动容,视线最后落在了女人白皙干净的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