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38章 他含住了她的唇瓣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的眼泪,在被男人的指腹抹去之后,就不再流了,所以此刻,她脸颊只有干涸的泪痕。

    因为这泪痕,她的妆看上去也有些花了。

    厉憬珩问完那句话后,她没有回答,而是避开了他的视线。

    这种无视让他皱眉。

    男人很快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摆正她的脸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他控制得了她的下巴,可是控制不了她的眼珠。

    而此刻,即便陆轻歌的脸被他扭了过来,但是女人的眼神却随意地落在某个方向,根本不看他。

    厉憬珩眸光深邃,如果陆轻歌此刻看了,还能看出那里面隐含着的深深不悦,他问她:“就那么不想看见我?”

    她依旧没去看他,只是嗓音寡淡地开口了:“知道你还问什么?”

    厉憬珩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动作收回的时候,男人唇角动了动,坐回沙发上的同时,也把她拉了起来。

    他摸着她的脸蛋,朝着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抬了抬下巴:“去把你的脸洗干净。”

    闻言,陆轻歌迅速就起身,朝休息室走去。

    女人步子快的好像后面有一头狼在追她。

    厉憬珩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扬起自嘲的弧度。

    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他冷眼扫过去,双眸好像结了霜,语气凉薄如斯:“进。”

    ……

    休息室的洗手间,陆轻歌洗了脸之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愣了一会儿,她转身出了洗手间。

    刚把洗手间的门关好,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她脚步一顿,差点没摔下去,还好手及时扶住了门。

    陆轻歌看着他:“你……你工作忙完了吗?”

    “完了。”

    “哦,我脸洗好了,先走了。”

    说完,她就忙着抬脚,朝休息室的门口走去,可是厉憬珩就站在那个方向,而且恰好挡住了门。

    所以当她站在他面前,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战战兢兢地看向他时,男人向她投来拭目以待的眼神。

    陆轻歌抿唇:“厉总,麻烦你让一下,我得下去工作了。”

    “十一点了,该吃午饭了。”

    “那……那我去吃午饭。”

    他霸道开口:“陪我吃。”

    陆轻歌很着急,刚才他摸她的……

    现在她还没有从尴尬的情绪里走出来,他就又要和她一起吃饭,她其实是不怎么喜欢的。

    “我……不太饿,能不陪你吃吗?”

    “不饿的话,我们做点别的事情。”

    男人说着,拉住了陆轻歌的小手,在掌心搓揉着,就一个摸手的动作,堪堪被他做出了情—色的味道。

    陆轻歌紧张的要把手抽出去,可厉憬珩却带着她的手,放到了自己腰后,然后松开,又摸向了她的脸。

    她躲了下,男人的手在空中顿了下,轻笑一声,紧接着就摸了上去,嗓音低哑:“你躲什么?”

    “脸……脸刚洗了,没擦干,怕弄湿你的手。”

    “为什么不擦干?”

    她很紧张:“没……没经过你允许,你的东西我不想随便用。”

    他薄唇微动,说话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起来,异常性感:“你可以用。”

    她推开了他的手:“那……我去擦干净。”

    说完,陆轻歌就转了身,可厉憬珩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

    她一惊。

    这样的拥抱姿势,之前从来没有在他们之间出现过。

    像是……一个人在挽留另一个人一般。

    男人的头靠在她肩上,紧张的陆轻歌不得不缩着脖子,她有些不解:“厉……厉总,你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你说离婚那些话,总是让人觉得很窝火。”

    她不敢说话了。

    准确说,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厉憬珩吻了吻她的耳朵:“你抱起来,还挺舒服。”

    舒服……这个词今天不止一次从男人口中说出,他甚至因为“她的舒服”,连婚都不想和她离了。

    正想着,厉憬珩问道:“怎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声音听起来都带着颤抖,男人看了她一眼,只看见她颤抖的睫毛,薄唇在她眼角落下一吻,随即开口:“你很怕我么?”

    “有……有点。”

    她怕他……耍流氓。

    陆轻歌正在心里这么想着,男人就开口问了:“怕我什么?”

    听着他那么有耐心地问话,她语无伦次地回答:“怕……怕你像刚才在办公室那样欺……欺负我。”

    “不是说了,就摸一摸而已?”

    陆轻歌不说话了,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厉憬珩到底是什么脾性!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

    刚才羞辱她的时候,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现在又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在她耳边说话的声音,缱绻而温柔。

    她垂着眼睑,一动不动,就那么由他抱着。

    “摸一下你都不想么?像你上次说的那样,难道我这个老公,对你除了冷嘲热讽,什么都不能做么?”

    她上次说,只要他不会掐死她,也可以不碰她,暴怒嘲讽什么的,她都还可以接受。

    陆轻歌没想到厉憬珩会记得那么清楚。

    而面对他现在的质问,她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她一直沉默,厉憬珩又没有耐性了,带着怒意开口:“说话!”

    “厉……厉先生,其实只是因为我比较听话,你才会觉得婚姻生活和我这样的人过很舒服,其他女人在面对你这样的老公时,跟我也……也是一样的。”

    闻言,他在她耳边轻笑了下,意味不明地问道:“我这样的老公?指的是我有钱有权又长了一张女人都喜欢的脸的老公么?”

    陆轻歌刚要回答,厉憬珩就把她整个人转了过来。

    她还是紧张,不敢和他对视。

    他看着她,女人脸上没擦干的水珠这时候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男人的指腹从她眉心划过,收尾的时候,大掌直接扣着她的后脑勺,朝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他含住了她的唇瓣,舔舐吸允。

    离开的时候,薄唇带着惑人心智笑意:“即便真的想你说的那样,但我从来没觉得,你是个听话的女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