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35章 她一定还告诉你诗音打她了吧,你要找我算账吗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聂诗音从小衣食无忧,念的是顶尖大学,耳濡目染的都是上流社会最优质的东西,所以她自信无畏有底气。

    这会儿面对一个欺负她闺蜜的人,说话的语气狠厉而坚决,吓得苏悦只是紧紧抿唇瞪着她,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最后,她冷哼一声,也没再多看苏悦一眼,拉着陆轻歌就离开了。

    离开后,苏悦气的跺脚,摸着自己被打疼了的脸,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那边传来的是男人清冷的嗓音:“什么事?”

    苏悦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委屈:“阿珩哥哥,有人打我。”

    “怎么回事?”

    “我在医院陪姐姐,准备出去买点东西的时候,碰见了轻歌和她一个朋友,我和轻歌没说几句话,她朋友就打了我一个耳光。”

    “她去医院干什么?”

    闻言,苏悦嘴角抽搐了下,阿珩哥哥关心的不是她被打,而是……陆轻歌去医院干什么?!

    但她还是回答了他:“我不知道。”

    “挂了。”

    苏悦委屈:“可……可是她朋友打我,阿珩哥哥你要替我做主。”

    “苏悦,陆轻歌的朋友,是海城上流社会公认的第一名媛,她能动人,想必是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或者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我……”

    她的吞吞吐吐,换来的是那端男人无情的警告:“上次你在办公室外面听见的,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尤其讨厌,那些给我带来困扰和麻烦的人。”

    厉憬珩话落,苏悦还在怔愣中的时候,电话里就已经传来了被挂断的提示音。

    她收了手机放在眼前,一张脸写满了震惊。

    阿珩哥哥……再也不是会无论如何都护着她的阿珩哥哥了,而是,会用脑子去分析和评估,谁对谁错孰是孰非!

    ……

    车上,司机在前座开车。

    陆轻歌和聂诗音坐在后座。

    陆轻歌一直在发愣,脑子里被苏悦口中的利用两个字充斥着。

    她不知道,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有什么好被厉憬珩利用的?!

    可是苏悦,总不能毫无根据地说出这样的话。

    聂诗音看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于是试探道:“歌儿,厉憬珩他不会真的没有碰过你吧?”

    听到这话,陆轻歌扭头和聂时音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后者舒了一口气:“那个苏悦,可真是会妖言惑众,你别管她说的话了,她就是嫉妒你能嫁给厉总。”

    “诗音,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什么?”

    “我当初和厉憬珩结婚的时候,其实和厉叔叔约定的,婚姻有效期只有一年,除非……除非我爱上他,或者他爱上我,我们两个自愿维持这段婚姻关系,否则,厉叔叔就答应我让我离婚,离婚之后还会给我百分之五的厉氏股份,作为补偿。”

    闻言,聂诗音眸子中流露出几分不可置信的光芒。

    她微顿,才道:“那……如果厉总喜欢上你,你们不是不用离婚了吗?”

    陆轻歌有些丧气:“可他爱的是苏郁啊,别说因为苏郁昏迷不醒,他心里一直留着那份对她的感情,我根本就改变不了,就算没有苏郁,我也没有让他喜欢上我的那个信心。”

    “你别这么想,我觉得厉总现在挺在乎你的,你昨晚上没回去他给你打电话,今天一大早还不知道从哪弄了我的手机号打过来找你,说明他很在意你。”

    “也许是很在意,但是这份在意是建立在厉叔叔的威胁之上,如果他不管我,厉叔叔就会拿躺在病床上的苏郁威胁。”

    这话……让聂诗音无言以对。

    沉默了片刻后,她才道:“这个东西,还是要你自己感受,没人能保证,日久不会生情。”

    陆轻歌点头,她心里顾及的还有很多很多。

    但……不想再拿出来烦她闺蜜了。

    ……

    陆轻歌刚进了厉氏大厅,前台小姐就匆匆忙忙地朝她走了过来:“陆主管,厉总让你回来的时候,去一趟他办公室。”

    陆轻歌,“……”

    他……这是找人盯着她?

    进门就要找她啊!

    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才点头:“好的。”

    她乘电梯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楼层,经过秘书处的时候,正要打个招呼,秘书就直接朝着办公室的方向,给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路畅通,看来厉总是早就打好招呼了。

    她不免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才走了进去。

    厉憬珩坐在办公桌前,没有在工作,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从她进门的那一刻起,视线就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好像……有多想她似的。

    陆轻歌走到办公桌前,恭恭敬敬地开口:“厉总,你找我?”

    “你生病了么?”

    “生病?”陆轻歌一头雾水。

    看着她懵然的样子,男人的语气也变得轻飘飘:“不是去医院了?”

    她正要开口问“你怎么知道”,脑海里突然闪现了苏悦的身影,瞬间明白,大概就是苏悦又找他告状了。

    陆轻歌点头:“我没生病,我是陪诗音去的医院。”

    “然后碰见了苏悦,还和她起了冲突?”

    “对,她一定还告诉你诗音打她了吧,你要找我算账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明明是陆轻歌自己问出来的,可是话音落下的时候,心里头酸酸的。

    每次……苏悦找他说什么,他就要质问她。

    好像这个世界,她陆轻歌是最不可信的一样。

    厉憬珩果然,还是追问了:“聂小姐为什么会打她?”

    其实男人想的是,苏悦和聂诗音也没什么过节,但却能让堂堂聂小姐动她,想必是说了什么针对陆轻歌的话,而聂小姐为了朋友,才仗义出手。

    厉憬珩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自然要问。

    但是陆轻歌并不清楚这一点。

    她脸上是一派淡然,没有眼红的委屈,也没有不甘的怒意,更没有任何埋怨的痕迹,而是……掷地有声地开口:“因为苏悦为了找打,说了不该说的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