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34章 下次再敢这么和她说话,就不是一巴掌了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闻言,聂老温和地点了点头。

    ……

    病房外,聂诗音刚出去就看见了冯叔。

    他坐在长凳上,看见聂诗音的时候,开口打招呼:“小姐。”

    她走到他身边坐下:“冯叔,爷爷住院期间,麻烦你多照顾他了,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小姐,老爷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

    聂诗音点了点头。

    十分钟左右,陆轻歌从病房出来了。

    她出来,冯叔也就进去了,擦肩而过的时候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

    陆轻歌在聂诗音身边坐下:“诗音,我和厉先生的补请婚宴,在君玥酒店,这周日晚上七点到就可以。”

    聂诗音点点头。

    陆轻歌因为担心,忍不住又多说了句:“你如果心情不好,不想去的话,我也可以理解。”

    聂诗音朝她笑笑:“别说你是我的好闺蜜我必须得去了,就算代表我爷爷,我也得去啊。至于我的心情,也就只在刚刚得知爷爷生病的时候难过的不像样,但是现在想想,我应该积极地面对,然后做些能让爷爷开心的事情,而且还要鼓励他对抗病魔。我不会把自己搞得很悲观,似乎整个世界除了悲伤就是难过了。”

    听她这么说,陆轻歌脸上露出几分喜悦:“你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

    不过,聂诗音还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靠在了陆轻歌的肩头:“歌儿,你知道我的那个靳叔叔,是谁吗?”

    “刚才在病房里,我听你和爷爷说,他是聂氏的第二大股东?”

    “的确是,不过你还记不记得,我前男友姓什么?”

    “你前男友……不是靳子衍吗?”

    两个人都姓靳……想到这里,陆轻歌低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聂诗音,猜测道:“他该不会和你那个靳叔叔有什么关系吧?”

    “没关系的话,我还问你干什么?”

    聂诗音反问之后,淡淡陈述:“靳子衍的父亲,叫靳向阳,也就是我那个不支持我接管聂氏的靳叔叔。”

    “那靳子衍,会帮你劝他爸爸吗?”

    “怎么可能,他恐怕只会在背后鼓励和支持他那个爸爸吧,而且我只是她前女友,虽然他本来就属性渣,但分手的时候怎么说都是我甩的他。他不记仇就算了,怎么会帮我?况且,那个靳叔叔,早就对聂氏心怀不轨了,就算靳子衍愿意帮我,也劝不动靳向阳的。”

    陆轻歌垂头靠在了她脑袋上:“没关系,你本来就是聂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聂爷爷还在呢,那些动了心思想搞破坏的,不一定真的就能折腾出什么风浪。”

    聂诗音靠在她肩膀上,慢悠悠地点了两下头。

    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快出医院门口的时候,陆轻歌问聂诗音:“你打算去哪?”

    “先把你送回厉氏上班,我再回聂氏,看看我爷爷不在公司的时候,其他董事都什么反应。”

    “我打车就可以,不用送,你还是省下来点时间忙聂氏的事情吧。”

    聂诗音看她一眼,最后点头答应。

    等聂诗音收回视线,两个人并肩往前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不善的声音。

    “陆轻歌——”

    闻言,两个人同时顿住了脚步。

    还没转身的时候,苏悦已经冲到了她前面。

    她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还没开始和陆轻歌有任何交流,就已经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了。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有教养,公共场合大声喧哗?”

    话是聂诗音说的,带着比苏悦更不屑的气势。

    闻言,苏悦不喜:“你谁啊?”

    聂诗音心情本来就不是怎么好,正愁着每个地方发泄,这个苏悦出现的又恰好及时,她冷嗤一声:“你配知道我是谁么?”

    “你——”

    苏悦气急,但是伸手指了聂诗音之后,又想起来自己是找陆轻歌的,于是把手指向右移动,指着她:“陆轻歌,她是你朋友吧?果然和你一样都没什么素质。”

    陆轻歌不喜地看她一眼,反问:“没素质的,是站在我们面前的你吧?”

    苏悦收了手,轻嗤一声:“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虽然你嫁给了阿珩哥哥,但是他娶了你是有目的的,又不是因为喜欢你。”

    苏悦说的没错,厉憬珩娶她的确是有目的的。

    但是,关她什么事?!

    陆轻歌看着苏悦,嘴角还故意露出一抹笑:“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娶了我不是么?就这一点,你不服都不行。”

    苏悦听到陆轻歌说这话,轻嗤,颇为骄傲地反问:“是吗,可娶了你又怎样,阿珩哥哥他碰过你吗?没有吧,他连碰都不碰你,你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闻言,陆轻歌的脸色一变。

    厉憬珩他……怎么连这个也和苏悦说?!

    但是真的没碰过么,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吧!

    女人抿唇,看着苏悦:“他碰没碰过我,我比你清楚。”

    “别装了,我都知道了,阿珩哥哥根本不屑碰你,他只喜欢我姐姐,等他利用完你救了我姐姐,就一定会和你离婚的,一定!”

    闻言,陆轻歌的脸色一变。

    苏悦口中的利用是什么意思,陆轻歌其实无从得知。

    但“利用”这个字,像针一样扎进她心里,血液也好像突然顺着细小的孔蔓延,把那一颗心都侵染成一副血淋淋的画面。

    疼痛感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就那么真切地被她感受到了。

    站在陆轻歌身旁的聂诗音,看她不说话,伸手把她拉到身后,抬手就给了苏悦一巴掌,声音响得引来不少人围观。

    苏悦“啊——”地一声之后,抬手捂着脸,眼睛瞪得很大,看着聂诗音。

    后者冷笑一声:“别人夫妻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评头论足?也不想想,如果没有你那个睡不醒的姐姐,你在厉总面前,能算个东西?”

    苏悦瞳孔缩着,怒意明显:“你……你到底是谁?!”

    “刚才不是说了你不配知道,没听见吗?”

    “你——”

    聂诗音慵懒地拉着陆轻歌,往前走了一步,站得离苏悦更近:“不用你了,我警告你,下次再敢这么和她说话,就不是一巴掌了,我会直接找人……打残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