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29章 厉……厉先生,你来了?(初次见面场景)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听到男人这么问,她忍不住深深看了他一眼,有些为难地开口:“这种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喜欢和爱又不像做生意可以几斤几两可以掂量着估算。况且,我说的还是‘最爱’,就算真的到了爱,距离最爱还有一截距离呢,厉先生对我,应该没有这样的耐心,我对厉先生,可能也达不到那样的高度和境界,。”

    闻言,厉憬珩眼里那种期待的光芒顿时散了,薄唇吐出两个字:“吃饭。”

    ……

    第二天一早,陆轻歌和厉憬珩收到了厉宅管家送来的几张请帖,说是周日晚上的晚宴,看两个人有没有要邀请的朋友,可以送过去。

    厉憬珩照例开车载着陆轻歌去上班。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翻看着手中的喜帖,有意无意地开口问:“厉先生,你有没有想邀请的人?”

    他随口道了两个字:“没有。”

    陆轻歌偏头看了他一眼:“真的吗?江先生和萧特助,你都不邀请的吗?”

    “你很想让他们去?”

    “没有,只不过这两个人应该都算是你的朋友,你不邀请他们,有点说不过去吧?”

    “你是觉得,只有我的朋友去了,才能从侧面反映出你这个女主角的重要性?”

    陆轻歌,“……”

    无言以对。

    她不过是觉得,厉建东说了是为了婚礼补办的宴会,所以才随口提醒厉憬珩还有这么两个朋友。

    半天没听见女人回话,男人又开口了:“你放心,只要到时候我过去,你的重要性已经足够体现了。”

    “你当然会过去。”

    “是么?你凭什么那么确定?”

    她歪着头,说着自己的理论:“如果你不想过去,那应该是婚礼的时候就缺席,或者我们被安排去领证的时候缺席,而不是等到一个补请宴会再不去。”

    说到这里,厉憬珩不免想起,他和她去民政局的那一天。

    原本约定的时间是上午九点,但是他在公司开会开到了十一点,一个电话都没有通知,会议结束,男人又去吃了午饭,紧接着是睡午觉。

    直到下午两点,他才开着车去了民政局,本来以为,她已经走了,而他也不过是勉强走一趟,到时候也算和厉建东有个交代。

    但没想到,古斯特停在民政局前面的时候,他从车窗往外看,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蹲在民政局前面女人。

    那时候,她应该是等的累了,扭头左看看右看看,但始终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又失望地垂头丧气,垂头丧气之后,把户口本拿在自己眼前,直勾勾盯着出神。

    厉建东给厉憬珩发过一张她的照片,所以当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第一次看见她,厉憬珩当时的内心里其实没有明确的厌恶感,只是还是窜起了一团因为被厉建东安排而不悦的怒火。

    后来,他犹豫之后,还是下了车,长腿迈到她前面停了下来。

    身前突然笼罩下来一片阴影,她很快就仰了头,然后看见气场强大的男人逆光站在自己面前。

    那一瞬间,她忙着就要起身。

    可偏偏,连自己脚麻了都不知道,一个趔趄就直接坐在了民政局前的阶梯上,狼狈极了。

    那时候,厉憬珩就那么盯着,扶也没扶她一下。

    然后,她慌里慌张地站了起来,看着他面色尴尬地开口:“厉……厉先生,你来了?”

    他并没有搭理她,视线从他身上收起,抬脚就进了民政局。

    整个办理结婚证的过程,除了必要地回复工作人员的话,他基本什么都没说,两个人更是全程无言。

    收回思绪,厉憬珩再次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

    她正开口说着话:“你不要总是错误地解读我话里的意思,其实我问你,只是因为他们是你朋友,虽然是补请宴会,但怎么说也是牵扯你结婚的大事,好朋友都不去的话,那不是很遗憾吗?”

    他压唇,不冷不热道:“是么?”

    “不是么?”她学着他的语气反问,只不过话一出口就朝着男人笑了下。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男人这种语气还挺酷的。

    她问完之后,厉憬珩开口了:“那就请。”

    “好的,那你请吧,我也要请一个朋友,我要请诗音。”

    陆轻歌说完,找了一支笔直接在请帖上写下了聂诗音的名字。

    写好之后,她放下了笔,盯着那张请帖,整个人忽然变得惆怅起来。

    男人感知到她的变化,薄唇溢出两个字:“怎么?”

    “厉先生,你说,现在爸这么声势浩大地邀请了那么多人,把我们的关系昭告天下,万一有一天,我们离婚了,那是不是会很丢人?”

    “昨天不是还说等爱我要死要活的时候就给我怀孩子,现在又考虑离婚的事情了?”

    “我们的关系,如果不离婚,那肯定会有孩子,所以昨天说的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但是谁能保证那种可能性一定会发生,今天说的离婚,是另一种可能性而已。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所以问问。”

    听她这么说,男人轻哼一声:“你考虑的可真是全面。”

    她抿唇:“突然想到了而已。”

    陆轻歌说的没错,的确只是两种可能性。

    如果没有和厉建东的约定,也没有苏悦的存在,那么这两种可能性都占百分之五十。

    可对陆轻歌而言,因为有了这两样的存在,她觉得离婚占了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

    她想着的时候,厉憬珩开口了:“就算真离婚了,现在的邀请宴也不是你办的,而谁会觉得你重要?如果到时候丢人,那也只会丢厉家的人。”

    陆轻歌,“……”

    关键是,她并不想让任何人丢人啊。

    厉建东对她很好,年纪也大了,如果将来真要遇见那个掉面子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那,并不是她希望的。

    想到这里,陆轻歌微微抿唇,像是自言自语般:“厉先生,爸他年纪大了,不仅操心厉氏,还操心厉家的三个孩子,你对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不要那么差,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天大的矛盾值得你用仇视的眼光去看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