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24章 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可以把昨天晚上你要的,补给你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听着陆轻歌委屈的嗓音,厉憬珩原本冷冷的语气收敛了不少:“不关,你还打算去上班?”

    她想也不想地反问她:“为什么不去上班?!”

    厉憬珩原本是耐着性子和她沟通的,但是看着她这幅样子,心底的烦躁顿时又窜了出来。

    他往前走了一步,腿挨着床边,另一只没放进口袋的手伸出来按在了她的枕头边,冷着一张俊脸和她四目相对:“你在不满什么?”

    看着他那双深眸,陆轻歌就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经历了一晚上药物折磨的身体,仿佛又在蠢蠢欲动了!

    她索性偏过头,避开了男人的视线。

    然后才喃喃开口:“我昨天那么难受,你都不管我!”

    “你想让我怎么管,做你的解药?”

    陆轻歌,“……”

    她可没这么说。

    但是,总要做点什么吧?!

    可是他呢,就把她一个人仍在房间让她自生自灭!

    她没说话,厉憬珩就一直盯着她侧过去的小脸,原本放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抽了出来,捧住了她的脸,然后头一低,薄唇就直接吻在了她的脸上。

    她感受到脸颊落下了男人温热的唇,杏眸突然一缩。

    而他一边吻着,一边把她的脸摆正,然后又去捉住了她的嘴巴。

    陆轻歌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盯着男人,小嘴也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了几分。

    厉憬珩却是突然停了动作:“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可以把昨天晚上你要的,补给你。”

    她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男人说的是什么!

    一张脸突然红了起来,想也不想地开口:“我现在清醒了,不需要你了!也不想要!”

    “所以,你清醒的时候不想要,难道我要在你不清醒地时候给么?”

    男人这句话一出,陆轻歌彻底不说话了。

    厉憬珩又追问了句:“试想一下,你愿意么?”

    她愿意不愿意……重要吗?!

    反正第一次都被他睡过了,昨晚再多一次,也不会更差到哪去。

    但是这些话,她要怎么说?!

    她抿了抿唇:“再怎么说我昨晚那么难受,你就不能找点其他的解决办法吗,你知道你把我丢在房间自己出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绝望吗?”

    “其他的解决办法,用手么?!”

    陆轻歌,“……”

    她真是无言以对了。

    “当我没说,你出去吧。”

    厉憬珩没动。

    陆轻歌伸出一只手,把男人从自己上方推开了。

    她白皙细嫩的手臂暴露在空气中,厉憬珩只是瞥了一眼,脑海里就不自觉浮现这只手昨晚那么热烈地紧紧搂着他的脖子那画面。

    陆轻歌急着起床去洗澡,昨晚出了很多汗,衣服也乱七八糟的穿在身上,难受死了。

    可厉憬珩的眼睛也不知道盯着在看什么,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她不耐烦了,一脸不喜欢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这别墅是我的,你让我往哪走?”

    “你先出去啊,我要起来洗澡,身上难受死了,脏兮兮的!”

    闻言,厉憬珩收了视线,但仍然没动,而是开口问道:“昨天你到底喝了什么东西?”

    “就喝了一杯果汁,哦……不,就喝了一口果汁,那杯果汁里肯定放东西了,还有那个男的明明是陈婷的男朋友,还想要……想要占我便宜。”

    男人调整了站姿,看着她:“你确定他是陈婷的男朋友,不是陈婷找来的托?”

    她懵懵地:“什么意思?”

    “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你和那男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陈婷去了哪?”

    “她去洗手间了。”

    他轻呵:“是么?”

    听着男人的语调有些乖乖的,她有些心虚地反问:“不是吗?陈婷和我说她去洗手间了……”

    “可我怎么看见她出了酒吧,还打车直接走了。”

    陆轻歌大吃一惊,整个人好像瞬间有了力气,嗓音清亮地问道:“什么?!”

    “你不算太没脑子,昨天的防备很有必要,陈婷百分之九十是在给你下套。”

    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可……可是她昨天和我说了好多,她态度很诚恳,最后也说了跟我道歉……”

    男人蹙眉:“她不那么说,用什么理由让你喝下去加了料的东西?”

    “所以,都是假的?”

    厉憬珩嗓音冷冷地打破了她的幻想:“如果是真的,你现在应该在厉氏的销售部生龙活虎的上班,而不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躺在床上。”

    陆轻歌不说话了。

    男人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薄唇动了:“怎么,有什么想法,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讨回公道?”

    “怎么帮?”

    “陈婷离职多久了,现在突然联系你,难道你不觉得有问题?”

    经他一提醒,陆轻歌随即抬起了眼。

    一脸狐疑的神色的她看着厉憬珩:“你的意思是……有人……唆使?”

    “不然?”

    她抿唇:“我知道是谁。”

    “谁?”

    厉憬珩虽然问了,但是陆轻歌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她才再次开口:“厉先生,昨天谢谢你陪我去酒吧,还把我给救了出来。”

    他煞有介事地点头,低沉的嗓音溢出一个字:“嗯。”

    她抬头,看向他:“那能麻烦你现在出去吗,我要起来洗澡,然后去上班。”

    厉憬珩盯着她的脸,淡淡道:“去洗。”

    陆轻歌,“……”

    她抿抿唇,不喜地道:“我好像有点……衣衫不整,想等你出去了再去洗。”

    听到她这么说,厉憬珩非但没有出去,还在次卧的单身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唇角带着意味不明的轻笑:“你衣衫不整我比你清楚,昨晚已经看过了,就连你现在能躺在床上,也是我抱过去的,这会儿才想起来不好意思么?”

    陆轻歌,“……”

    尴了个尬!

    她咬唇:“可……你看没看过……那时候我又不清醒。”

    男人冷哼一声,竟还点了点头:“嗯,你的确不清醒,所以才会把我衣服都给脱了,两只手还在我腰上摸来摸去,你可真会找地方,怎么样,手感还可以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