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23章 我要和你一起睡,我要你……陪我一起睡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不舒服,她就又要去拖男人的衬衫。

    小手灵巧地摸到了男人精瘦的腰,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聪明脑子直接把衬衣从他的西裤里拉了出来,然后钻了进去。

    厉憬珩吻着她的动作一顿。

    他从她的脖颈中抬起头来,感受着自己下腹前所未有的紧绷感,脸色也是差到了极点。

    陆轻歌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神无畏地盯着男人:“还要亲亲……”

    她眼眶湿湿的,说话的时候一口欲求不满的音色。

    他眼睛眯成危险的弧度,警告她:“再亲,你会后悔。”

    “不会后悔,我要亲亲——”

    她说着,手就已经又移到了男人的脸上,摸着,嘴里还夸赞道:“你好帅啊……”

    厉憬珩,“……”

    陆轻歌摸了摸他的眼睛,又摸了摸他的鼻子,最后摸到嘴巴的时候,脑袋离开了床,往男人的薄唇再次送去。

    厉憬珩稍一侧头就躲开了。

    她没亲到唇,而是亲在了他的脸上,她不开心,一扭头就又要去找他的嘴巴。

    厉憬珩忍得很难受。

    同时,也为自己能对着陆轻歌产生**而觉得不可思议。

    她胸口的柔软,身上都有的女性体香,柔软无骨的小手,像旧电影一样,一幕幕放映在他的脑海。

    男人的喉结连续滚动了两下,才又去看她——

    她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了泪,委屈又无助的样子惹人心疼。

    他此时,是想狠狠把他压在身下蹂躏一番的。

    可……他又很清楚——

    如果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这女人不会乐意自己碰她!

    他们不止一次地讨论过怀孕的事情,可是她每一次都拒绝了他,摆出的理由听起来甚至还让人觉得可以接受。

    尤其,最开始的时候,吻她一下,她就觉得自己吃了多大的亏一样。

    所以,如果今晚在陆轻歌脑子混沌的时候睡了她,那么她一旦清醒之后,是不是会更加排斥为他怀孕这件事?!

    思及此,厉憬珩心一狠直接推开了她。

    他从来不是一个受**驱使的男人。

    这世界上,更是没有什么能控制得了他。

    陆轻歌被推开之后,不假思索地又朝男人扑了过去——

    厉憬珩双脚刚着地……

    陆轻歌就一半爬在床上,一半腾空在床边,而抱着男人那双手臂的手维持着平衡的支撑点。

    他看着她,语气柔和了不少:“你脑子不清醒,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陆轻歌拼命地摇着头,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不后悔不后悔,我要和你一起睡,我要你……陪我一起睡!”

    厉憬珩,“……”

    他暗骂一声该死!

    那些人居然给她喝下了料的东西。

    她一张小脸枕在男人的手臂上,支支吾吾地胡言乱语着:“厉先生,你救救我好不好,我好热……呜呜呜……”

    他道:“热就把衣服脱干净,去洗冷水澡!”

    这是厉憬珩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他就彻底推开了她,毫不留情地转了身,出了次卧。

    厉憬珩坐在客厅,原本很久没有抽烟的他,从茶桌的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一根根地抽着。

    他那张脸是面无表情的。

    但是眸子里的寒气冷的几乎如若冰霜!

    一盒烟被抽完之后,男人靠在了沙发上,抬手按着眉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

    从陆轻歌被丢下开始,她就一直看着次卧那扇被关上的门,也不知道到底是心里难受还是身体难受,直接哭出了声音。

    哭着哭着,就开始自己脱自己的衣服,脱了之后,又在床上爬来爬去。

    不知道折腾到了多久,她累的毫无知觉,睁着空洞而无声的眼睛,干巴巴地流泪。

    ……

    凌晨三点,厉憬珩突然睁开了眼睛。

    客厅还亮着灯,他揉了揉太阳穴,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下意识地朝楼上的次卧看去。

    过了有七个小时左右,药效应该过去了吧。

    这么想着,男人起身,上了楼。

    次卧的灯也开车,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陆轻歌意识模糊更没有关。

    男人刚推开门,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陆轻歌。

    她整个人爬在地毯上,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有的地方还被自己给扯破了。

    厉憬珩走了过去,将她的身子摆正。

    然后,女人额头上的血突然映入眼帘。

    她好像磕到了……

    那伤口看起来还挺严重。

    他蹙着眉,抱起她放在了床上,又出去拿了医药箱,给她处理伤口。

    弄完这些已经差不多凌晨四点了。

    男人关了次卧的灯,走了出去。

    ……

    第二天,早上十点。

    陆轻歌睁开了眼睛的时候,最清晰的感觉是额头传来的痛感。

    她模模糊糊之中伸手摸了一下,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包着。

    收回手,女人躺在床上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心头莫名涌上一阵难过。

    昨天……见陈婷,她就喝了一口果汁,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厉憬珩及时出现救了她,把她带回了海湾别苑。

    但却让她一个人难受了整整一晚上,都没有碰她。

    正想着,次卧的门被敲响了。

    她没说话,也没往那方向看去,而是维持着原样躺在床上。

    厉憬珩也没客气,直接推开门就进来了。

    男人迈着长腿走了过来,站在床边盯着她那张脸,那脸上隐约可见几分怨气。

    他淡淡地问道:“清醒了么?”

    陆轻歌翻了个身,没说话。

    男人微微皱眉:“怎么,因为昨天我没让你的空虚感得到满足,所以现在生气了么?”

    女人拢了拢被子,依旧被说话,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厉憬珩今天似乎颇有耐性,他伸出一只手放在西裤的口袋里,瞥了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再次开口:“十点了,你还上班么?”

    闻言,陆轻歌转过了身,没看他而是看了眼闹钟,果然十点了,都快过五分了,她盯着时针,语气很是不满地问道:“你把我的闹钟关了?!”

    “没错。”

    她这才掀起眼皮,看着他,声音里是控制不住的委屈:“谁让你关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