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19章 你除了会嘴上说说,还能干点其他的么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说话的时候,也不是多愤怒。

    所以陆轻歌就胆大了,她看着他,微微笑:“我会乖乖……和你商量。”

    男人几乎是要被她看起来小心翼翼,但说着忤逆他意思的话那样子逗笑了:“所以,你还是想去?”

    “不怎么想吧,但是站在客观的角度上考虑,我觉得我应该去。”

    “那就去。”

    陆轻歌点点头:“可是……之前我和陈婷毕竟算是有过节,她因为我丢了工作,所以我心里有点发虚。”

    “辞退她是我的决定,和你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和林曦起冲突,然后就不会被辞退了呀?”

    “你非要把这事情往自己身上拦,我无话可说。”

    听男人这么说,她微微抿唇。

    不过,她可没打算就此结束这个话题。

    而是抬眼看着男人,尝试着继续和他沟通:“那厉先生,看在我是厉太太的份上,你能不能陪我去?这样万一陈婷是假意跟我和好,好歹有个人陪着我,我也不用怕她。”

    “你确定要见你的那位看见我,还和你聊的下去?”

    陆轻歌摇摇头,又一脸谄媚的看着男人。

    她不紧不慢地和他陈述道:“你可以在酒吧外面,就坐车上等我,我自己进去,如果有意外发生的话,我给你打电话,你再进来就好了。”

    男人冷嗤,唇角带着淡淡的嘲讽:“你想的……可真是周全。”

    “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厉憬珩靠在沙发上,就那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陆轻歌就有些急了。

    于是偷偷瞥了男人一眼,声音软腻腻地追问:“厉先生……那你是答应陪我去了吗?”

    “嗯。”

    陆轻歌心喜,她从来没有觉得从厉憬珩嘴里说出的“嗯”听起来是那么的富有磁性,而且好听的程度可以用超级来形容。

    “你真好——”

    “你除了会嘴上说说,还能干点其他的么?”

    闻言,陆轻歌以为他又要提孩子的事情,连忙摇摇头:“暂时不能了呢。”

    男人冷哼一声。

    女人抿唇,虽然她说的挺流利的,但其实心底还是有一点小小的不好意思,毕竟求他帮了忙,可自己又没什么好回报的。

    想到这里,她脑子里又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改天,送他一个礼物,一个稍微特别的,能表达自己心意的礼物。

    ……

    到了下班的时间。

    陆轻歌整理好东西离开了办公室,刚好碰见电梯开着门,就跑了几步走过去。

    她没想到会在电梯里碰见傅羽薇。

    看着她,陆轻歌不自觉生出几分紧张。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事情都是她隐瞒在先,毕竟那时候,傅羽薇对她很坦诚。

    所以她一直觉得心里有愧。

    陆轻歌站在电梯里,也没主动和傅羽薇说话,看见她已经按了负二楼,自己也没动了。

    因为厉憬珩说在停车场等她,也是负二楼。

    可傅羽薇却是语气极淡:“一楼需要按吗?”

    陆轻歌懵了下,她很清楚这是善意的询问。

    女人抬头看着傅羽薇,唇角牵出几分礼貌而和善的笑意:“不需要,我去负二楼就好。”

    傅羽薇没说话了,整个人站成冷漠而疏离的姿势。

    陆轻歌微微抿唇,总觉得空气里弥漫的都是尴尬的味道。

    尤其……待会儿到了负二楼,傅羽薇会发现,厉憬珩在等她。

    想到这里,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很安静,陆轻歌这一口气舒完之后,看似冷静的傅羽薇眉头微微动了下,清冷的眸光也不自觉敛去。

    但陆轻歌并没看见。

    电梯很快到了负二楼,门开了。

    虽然陆轻歌是后来进去的,但是她站在傅羽薇身后,本来想着傅羽薇先出去,自己再走。

    但是傅羽薇好像帮她按住了开门键,防止电梯关门过快。

    她默默地道了句:“谢谢。”

    然后出了电梯。

    傅羽薇没说话,紧接着也走了出去,她边走边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开了锁。

    陆轻歌刻意放慢了脚步,没多大会儿傅羽薇就走在了她前面。

    很快,她听见了傅羽薇的声音:“厉总好。”

    傅羽薇果然还是看见厉憬珩了。

    从她的声音里,只能判断出她在很礼貌地和自己领导打招呼。

    而厉憬珩也是正常的语气道了句:“下班了?”

    “嗯,厉总再见。”傅羽薇说完就上了车。

    而这时候,陆轻歌也已经走到了古斯特车旁,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坐进去之后,她也没说话,就一直低着头,整个人一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姿态。

    厉憬珩拉开驾驶座的门,上车。

    准备把车倒出去的时候,男人瞥了她一眼,薄唇一动:“安全带系上。”

    陆轻歌这才迷瞪过来,忙着着手去系安全带。

    直到……车子驶出厉氏停车场,陆轻歌才抬起头,靠在座椅上,眼神有些哀怨。

    厉憬珩很警觉地发现了,瞥了她一眼,道:“怎么?”

    “我突然好生气。”她无奈道。

    “生谁的气?”

    “我为什么没有告诉羽薇和你结婚了呢,或者她说她喜欢你的时候,我多少应该说点什么,而不是就那么听着无关痛痒的。”

    “你上班是为了工作,不要被这些莫名其妙的人际关系困扰。”

    她不满他的说词,反驳道:“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冷血,羽薇喜欢的是你,你怎么就一点都不为所动呢?”

    “你想让我怎么动?”

    陆轻歌,“……”

    无话可说了。

    陆轻歌又呆呆地靠在了座椅上,望着窗外的眼睛空洞而失落,她嘴巴微抿着,思考着怎么才能,有一个和傅羽薇和好如初的机会。

    可……隔阂这种东西,怎么会是说没就没了的呢?

    红灯路口,男人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薄唇张合:“人类百分之九十九的烦恼大都来源于想得太多,而做的太少。如果一件事让你困扰,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它。”

    “怎么解决啊?”

    又是那种张口就问丝毫不动脑的语气,厉憬珩不自觉蹙起了眉,说话的语气也变了,带着凉薄的嘲讽:“怎么解决?多问几句为什么就解决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