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10章 看见他带了一个女孩儿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对于男人面不改色地抹黑事实,陆轻歌只是扭头瞪了他一眼,然后加快脚步,似乎是要和他拉开距离,连背影看上去都多了几分匆忙。

    男人抿唇而笑,阔步跟上。

    ……

    厉氏对面某餐厅。

    点完餐等服务生上菜的时候,陆轻歌没有主动和厉憬珩说话。

    男人靠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某个抬眸的瞬间,陆轻歌对上了他的视线,撇撇嘴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你穿的衣服,都是地摊上买来的么?”

    什么?

    地摊?

    厉大总裁还知道这种地方的存在?!

    陆轻歌不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搭——

    牛仔裤,配白色的毛衣,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衣。

    看起来还可以啊。

    而且,价格,带上鞋子算的话,花了大概小两千块呢。

    哪里是地摊上买的?!

    她抬眸,把视线落在男人身上:“你穿的衣服才是地摊上买的,我都是专卖店买的,只不过不是什么国际知名大牌。再说,以我的收入阶层,穿这个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是么?对于你来说是挺不错的,但是我看着,有失厉太太的身份。“

    陆轻歌,“……”

    她觉得自己审美还挺好的,但却没想到衣服会被这男人嫌弃,一脸的不愿意。

    厉憬珩懒洋洋地再次开口了:“改天,和聂诗音去逛街的时候,顺便给自己也添置些衣服,礼服也买个几十件,省的哪天需要了,你连选都没得选。”

    几十件?!

    有钱真是任性,可她花着,还是挺心疼的。

    她看着男人,挽唇而笑:“你嫌弃我的衣服,怎么不自己陪我去买,还把诗音拉出来,你给人家开陪你太太买衣服的工资了吗?”

    男人唇角抿出一条极浅的弧线:“怎么,很喜欢以我太太自居?”

    “是你说不符合厉太太的身份的,我只不过是用你的话反问你而已。”

    聊到这里,服务生已经走过来开始上菜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等服务生上完菜离开之后,厉憬珩再次开口:“如果你想让我陪你买衣服,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确定,能接受我的审美?”

    “你平时穿的衣服,虽然除了几件休闲服运动服,大部分都是西装什么的,但是我看上去还挺帅的,说明你的审美还不错,而且身为厉家的少爷,从小在上流社会的熏陶下,眼光这东西,能差到哪里去?”

    听到女人夸自己帅,他颇为愉悦地勾了唇。

    然后,不疾不徐地开口:“我穿的那些,都是设计师为我量身设计的,独家私人定制,并不用我花心思去搭配。至于我对女人衣服的审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不清楚具体怎么样。”

    陆轻歌,“……”

    怎么有种啪啪啪打脸的感觉?!

    “算了,我压根没指望你陪我去买。”

    “或者,我可以安排设计师专门给你设计。”

    陆轻歌连连摇头:“千万别,我不习惯,也消受不起。”

    聊天到此,女人低头,拿起餐具准备吃饭。

    看着面前摆放精美,工艺独特的食物,她忍不住又抬眼看了厉憬珩一眼。

    以她的收入水平,要天天这么吃,早晚饿死。

    ……

    下午,陆轻歌上班到一半,突然肚子疼。

    她起身,一边往洗手间走去,一边想着该不会吃点贵的东西就把肚子给吃坏了吧?

    女人推开了洗手间的门,里面站在两个人,一边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头发,一边聊着天。

    似乎是听到声音,那两人扭头看了她一眼。

    不可避免的对上他们的视线,陆轻歌用的是一个友好的眼神,然后转身,进了其中一个洗手隔间。

    外面传进来两个女人的讨论声。

    “刚才那个是不是最近被曝光的厉总的太太?”

    “好像是吧,看起来怎么蠢蠢的?”

    “不知道,穿的衣服看起来也是真土。”

    “就是,也不知道厉总怎么看上她的?”

    “唉,豪门里的婚姻,哪有什么看上看不上的,说不定这位厉太太,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那能逼厉总娶了她,手段也必定是过人的。”

    ……

    上完洗手间,陆轻歌走了出来。

    刚才讨论的两个女的已经不见了。

    她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想起那两个人女人的评论。

    蠢?土?手段?

    蠢?

    往好了点想也许就是简单单纯吧,这是优点。

    土?

    这衣服就那么难看,难看到得到厉憬珩和八卦女的一直差评?

    至于手段?

    这东西她真没有,就算是那男人和八卦女都说过,但没有就是没有。

    介于她唯一怀疑的是“土”。

    所以,立刻拿出手机给聂诗音打了个电话。

    “你不上班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她很自然地问道:“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吃完饭再找个商场逛街,我没衣服穿了。”

    “你要买衣服?”那边是聂诗音狐疑的语调。

    她皱眉:“怎么,有问题?”

    “你平时不是都不怎么买的吗,而且你买衣服,从来没有找过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去的。”

    陆轻歌,“……”

    为什么偷偷去,还不是她每次都嫌弃她买的便宜,嫌弃便宜吧,还非要替她付钱。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又问:“你就说去不去吧?”

    “去,正好有人约我吃饭,我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回绝呢,这下好了,他们怎么都重要不过你,所以……”

    陆轻歌的好奇心瞬间来了:“江先生约你还是萧公子约你呀?”

    “怎么那么八卦?”

    她否认:“关心你,不是八卦。”

    “是江承御,前几天我陪爷爷去打高尔夫的时候,看见了他带着一个女孩儿,还很有耐心地教那女孩儿打球,小姑娘欢喜的不得了,抱着江先生的手臂甩得那叫一个开心,所以,现在又约我吃饭,我为什么要答应?”

    聂诗音的声音听起来,满满地都是百年陈醋的酸味。

    陆轻歌轻咳一声:“那……那萧硕呢,你不考虑吗?他是不是更洁身自好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