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204章 咬

时间:2018-03-11作者:素时了了

    厉憬珩听完女人带着情绪的言语,黑眸顿时暗沉了许多。

    而陆轻歌呢?!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了。

    她不想再面对厉憬珩了,也不知道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对峙,索性抬脚就往客厅走去。

    然而,厉憬珩很快起了身,并且拽住了她的手腕。

    这一次,动作较之前粗暴许多。

    陆轻歌甚至感觉到了手腕处的痛感,她挣扎两下,没用,才抬眼看着男人问道:“你干什么?”

    许是因为心底不满,连说句话都没了之前的好脾气。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前,陆轻歌一个猝不及防,直接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鼻子都撞疼了。

    她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不满地瞪着他。

    与此同时,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以为我允许你怀我的孩子,你的地位就又了多大的提升,懂么?”

    “我没觉得!”

    “那很好,我也不怕麻烦地警告你一句,你没资格和苏郁相提并论,更没有拿着她来和我提条件的本钱!”

    陆轻歌死死地咬着牙。

    她没说话,而是倔强地挣着自己的手腕,男人不但不放开,力道反而更大。

    她彻底怒了。

    一张小脸直接凑了过去,嘴巴咬在了男人的手上。

    陆轻歌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咬着男人的时候,连眼神都犀利了很多。

    她讨厌死了他在自己面前重复自己有多么不重要!

    她下嘴很重,但是男人并没有松开。

    他抬起了自己另一只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陆轻歌瞳孔微缩,咬着男人手掌的嘴巴瞬间松开了!

    紧接着,男人的遏制着她脖子的大掌缓缓移动到了他的下巴上,抬起她的脸,望进她的杏眸里:“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换个地方,咬个够。”

    陆轻歌心颤,眉头拧着,眼神里的倔强却丝毫不减。

    不过,她眸光微微下移,停在了男人的手背上,刚才他掐上她脖子的瞬间,他还以为要像那次一样,把她掐的上不来气。

    现在看看,他似乎没那个打算。

    她又重新对上他的视线:“你把我手腕捏疼了又不松开,我咬你有什么问题?”

    “疼了,可你不是哑巴,怎么不张嘴说话?”

    她轻呵一声:“说什么,求你的话吗?那怎么能有直接咬你解气呢?!”

    厉憬珩睿眸微眯,眼神睹然变得晦暗起来。

    陆轻歌趁着这个空档,两只手一起抬起,掰开了她的大掌,抬脚出了餐厅,然后转身上楼。

    没过多打会儿,厉憬珩就听见二楼卧室传来的震天响的声音。

    呵——

    这时候,就应该打雷,吓得那女人收了她自己的脾气!

    ……

    二楼次卧内,陆轻歌刚进门就直奔卧室的大床,然后把自己扔了上去。

    她爬在上面,脸埋在被子里,闭着眼睛,双手握拳。

    没过多大会儿,女人听见楼下门口传上来的声音,眼睛瞬间睁开——

    厉憬珩出去了,去找苏郁了。

    这个想法在她脑子里晕开的时候,她愤怒地对着被子锤了两下。

    锤万之后,她好像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儿?!

    侧了个身,陆轻歌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无名指上那枚精致好看的戒指跃入眼帘。

    脑海里不可避免地出现昨天晚上,她在万众瞩目上,被男人戴上戒指的画面。

    那时候,她有种被人求婚的错觉。

    虽然没有单膝下跪,没有烛光晚餐,可她深刻地感觉到了自己加速的心跳!

    那份雀跃,是二十四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可是现在呢?!

    所有的美好只因为她提了一句苏郁,瞬间幻化成泡影,她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别墅,盯着那个冰冷的金属,心也跟着一点点地下沉。

    陆轻歌把戒指取了下来,盯着发愣,愣到眼睛发酸……

    ……

    晚上七点,厉憬珩回到海湾别苑的时候,从外面看上去,别墅里一片漆黑。

    他开门进去,客厅里也黑乎乎的。

    他开了灯,才发现客厅空落落的。

    今天这个地方似乎很不一样,因为它不像往常那样,女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坐在餐厅等他吃饭。

    思及此,男人抬脚走到了餐厅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餐桌干干净净地,显然是没留他的饭。

    他走的时候,没说自己回来吃饭,可是也没说不吃,但现在女人直接不做,自然也就代表了她对他的某种态度。

    男人唇角划出淡淡的弧度。

    厉憬珩很快上了楼,进书房之前,眼神瞥了眼次卧的房门,门缝里没有外泄出来的微光。

    她可能睡了。

    男人正要收回视线时,又像想起什么一般瞥了眼右边第二个闲置的房间。

    上次那女人问他能不能做她书房——

    他突然抬了脚,边往书房的方向走,边拿出电话,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

    第二天,陆轻歌比平时起的要早。

    她做了两份早餐,吃完一份后,照常把另一份保存好,放在了餐桌上。

    离开餐厅之前,女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枚dr的女戒,放在了餐盘的旁边。

    放回去之前,她颇为留恋地看了一眼那个东西——

    平心而论,挺漂亮的,她也很喜欢。

    可再喜欢,不属于自己有什么办法呢?

    东西和人一样,不属于自己的,就是沾不得碰不得的。

    陆轻歌出门十分钟之后,厉憬珩穿戴好下楼了。

    客厅里没人,但是隐约能闻见食物的味道。

    男人抬脚进了餐厅,轻而易举地看见了一份早餐放在餐桌上。

    孤零零地一份。

    像他这个人如今的处境,孤零零。

    他给杨震拨了个电话,很快接通:“厉总。”

    男人薄唇微抿,声音漠然:“早上过来接太太去上班了么?”

    “厉总,您说今天不用,我没过去。”

    得到答案后,厉憬珩什么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他在心底冷笑,还真是有骨气!

    男人走到餐桌旁,坐下准备用餐。

    可……刚要去拿餐具的时候,眸光骤然一缩。

    陆轻歌居然摘下了他亲自给她戴上的戒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